分享到:

她属于美洲——米斯特拉尔诗歌创作初探

引  言加夫列拉·米斯特拉尔 ( 1 898-1 95 7) ,原名卢西拉·阿尔卡亚迦 ,智利女诗人 ,拉丁美洲第一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1 94 5年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火刚刚熄灭 ,瑞典皇家学院将举世瞩目的诺贝尔文学奖授予美洲大地的米斯特拉尔。获奖的理由是 :“由于她——拉美文学的皇后 ,伟大的悲剧女诗人 ,《绝望》的作者 ,那慈母般的手为我们酿制了饮料 ,使我们尝到了泥土的芬芳 ,使我们的心灵不再感到饥渴。”米斯特拉尔是当之无愧的。多少年过去了 ,她那富于童话色彩和纯粹美好的诗作 ,她那对大地的爱和对人类的善 ,仍然是人类精神的一部分。她留给我们的主要著作是《绝望》、《柔情》、《塔拉》、《葡萄压榨机》和一些散文诗作。如果说《绝望》和《柔情》主要是用田园牧歌式的笔调抒写个体生命对美好人性的赞美和憧憬 ,那么《塔垃》、《葡萄压榨机》和散文诗集则是运用激情和技巧表达了自己对自然、人类的情感和看法。有些人认为米斯特拉尔前期的作...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诗探索》1985年01期
诗探索

拉美抒情诗人中的女皇——米斯特拉尔

加夫列拉·米斯特拉尔(Galiviela Mistvalla89一1957)在拉丁美洲文学史中占有特殊的重要地位。许多人认为在这块大陆上,只有她才是抒情诗的开创者。这位智利的女诗人还造就了拉丁美洲一代诗歌巨星,可以说没有她就没有聂鲁达,更没有新诗,没有拉丁美洲的诗歌繁荣。正由于她对拉丁美洲以至世界诗坛的贡献,1945年获诺贝尔文学奖金,授奖是“因为她那富于强烈感情的抒情诗歌,使她的名字成为整个拉丁美洲的理想的象征”。她是拉丁美洲的第一位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也是世界上第一位获得这个奖金的女诗人。 说来奇怪,这么一位具有世界影响的诗才竟从未进过学校的大门。她前半生的经历不仅贫穷、坎坷而且充满了孤寂。如果说诗为心之声,那么她的诗句字字淋漓着血和泪,是内心感情真实的进发,是少女对厄运的控诉,中年妇女对社会的哀怨,也是老年妇女对人类未来的憧憧。诗如其人,为什么像米斯特拉尔这样一位乡村姑娘能够成长为世界著名的诗人?归根结底是生活,我们从她...  (本文共18页) 阅读全文>>

《国外文学》2005年01期
国外文学

冰与火的世界——解读米斯特拉尔的爱和诗

我的爱是吻的内涵 ,而不是嘴唇 ;它能冲破喉咙 ,而并不是心胸 :它能穿透我的肌体 ,是一股翱翔的神圣之风 !———米斯特拉尔《心声》①加夫列拉·米斯特拉尔 (1 889— 1 957)是拉丁美洲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智利女诗人。她那蕴含强烈感情的抒情诗歌使她的名字成为整个拉丁美洲理想的象征。她的第一本诗集《绝望》竟是最先在纽约出版的 ,获得强烈反响后 ,智利出版界才惭愧而又迅速地在圣地亚哥出版了该书 ,拉美评论界也纷纷活跃起来 ,好象是美国爆发的火山照亮了智利的天空 ,从此女诗人名声大振。序言作者胡里奥·萨阿维德拉强调道 :“她的诗歌的抒情性扎根于她经历过的悲剧和由此产生的感情之中。这不是用来为一种幸福的感觉服务而想象出来的产物。……它是诗 ,而不是人为加工的艺术。”美国诗人瓦尔特·惠特曼的评论更为确切 :“我不是在念一本书 ,而是在触摸一个人。”② 的确 ,每细读米斯特拉尔的诗句总好象随着诗人进入了一个冰与火的世界。痛苦与...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散文诗》2016年13期
散文诗

体验与写作

没有体验,特别是亲身体验,就不可能有成功的写作。从智利女诗人米斯特拉尔《母亲的诗》中,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原作共丨7章(或称】7首),全面、生动、传神地描写了一个母亲从怀孕到分娩的过程,其感觉之细、体验之深、把握之准都是惊人的,这里仅选出其中的三章。《被吻》细到“我的呼吸中有一丝花香:这都是因为那个像草叶上的露珠一样轻柔地躺在我身体里的小东两的缘故!”《为了他》深到“我前额...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吕梁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1年02期
吕梁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爱的诉说 爱的延伸——简论米斯特拉尔的诗歌创作

加夫列娜·米斯特拉尔 (1889- 195 7)是智利著名的女诗人 ,拉美地区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 ,原名卢戈多伊·阿尔卡亚加 ,生于比库尼亚镇一个小学教员家庭 ,家境贫寒 ,幼年丧父 ,在姐姐埃梅丽娜的悉心抚养下 ,自学成才 ,她自幼聪慧 ,九岁即能作诗 ,十四岁便发表诗作。在 1914年圣地亚哥花节的诗歌比赛中 ,她以一首感情真挚 ,情调悲哀的《死的十四行诗》一举夺魁而名震文坛。 192 2年发表了第一本诗集《绝望》。同年 ,米斯特拉尔接受墨西哥政府的邀请到该国进行教育改革。 192 4年应邀赴美国讲学 ,诗集《柔情》在西班牙出版。 1932年米斯特拉尔转入外交界 ,先后在拉美和欧州一些国家任领事。 1938年发表诗集《有刺的树》 ,晚年担任智利驻联合国特使。 195 5年发表诗集《葡萄压榨机》 ,195 7年因病在纽约去世。“因为她那富于强烈感情的抒情诗歌 ,使她的名字成为整个拉丁美州理想的象征”[1] ,所以瑞典...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红豆》2006年19期
红豆

绝望与柔情

“起初,神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提笔写米斯特拉尔,先涌出内心的是《圣经》的开篇。是由于她的启蒙读物是《圣经》?还是她一部分诗歌隐含的宗教情结?或者她的一生乃是光与暗的神秘契合?繁复、离奇的女诗人的命运,比她的诗歌,还让我们女性不断地探寻问津——在一帧米斯特拉尔的照片上凝视,我看见略有男性特征的一种刚毅停留在她的额头、眉宇间。是啊,爱情的失落没有使她凋谢;浪迹异国他乡,反而使她坚强;个人的痛苦转为对人类的痛苦……还有哪个女性诗人,如同米斯特拉尔,那样死灰复燃,那样激情升腾,那样把内心的失落溶解为慈光圣洁?她六十多年的生命,波浪般诉说:我们英勇地完成此生,以爱奔往终点!阅读米斯特拉尔的诗歌,不能仅仅读一首或者一组,请不要用一首诗或一组诗误解她。读她的《绝望》,读她的《柔情》,还要读她的《塔拉》、读她的《葡萄压榨机》,包括那些写给母亲和孩子的散...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红豆》2006年1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