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浅析贩卖毒品罪既遂标准问题

如何界定贩卖毒品的既遂与未遂标准,是我国司法实务中长期以来面临的一大问题。在"重刑"、"严打"的毒品犯罪刑事政策的影响下,贩卖毒品既遂与未遂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广东财经大学
广东财经大学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既遂形态研究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是行为犯,存在既遂形态和未遂形态。在现有法律及司法解释对其既未遂规定空白的情况下,基于“重刑治毒”刑事政策的影响对本罪的处理通常一律按既遂论处,而忽略未遂形态存在的情况,影响正确的定性和与合理的量刑。因此需对本罪的既遂标准作进一步的分析,从而解决司法实践中有关本罪既遂形态与未遂形态的认定问题。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是选择性罪名,理应在一个统一的既遂标准前提下分别讨论各个行为的既遂形态,以解决未遂的认定问题。而这个统一的标准应当建立在构成要件齐备的基础上,考虑本罪所产生的抽象危险。本文将从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既遂的基本标准出发,分析本罪的相关构成要件要素,探讨本罪法益侵害的危险类型,再结合拟定的标准分别对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四种行为的既遂形态进行认定,以此反推本罪存在未遂的情形,以明确区分界限。此外,本文也将深入研究本罪在控制下交付和不能犯情形下的未遂认定及处理,解决在特殊情况下区分...  (本文共4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科技大学
西南科技大学

贩卖毒品罪既遂形态研究

由于鸦片战争这一独特历史原因,以及改革开放后毒品在我国的泛滥,民众对毒品一向持以深恶痛绝的态度,再加之贩卖毒品罪是毒品犯罪的最重要环节,我国对贩卖毒品罪一向采取“严打”这一刑事政策,在对贩卖毒品罪既遂标准进行认定的时候,因为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并未对贩卖毒品罪的既遂标准进行明确,因此司法实践中认定的贩卖毒品标准过于宽泛,将许多本只属于犯罪预备或者犯罪未遂的行为通通认定为了贩卖毒品罪的既遂。在本文,笔者通过研究,否定了司法实践中常见的诸如“购入”或“转让”毒品说、买卖契约达成说、进入交易环节说、持有既遂说等学说观点,同时就实践操作中因“严打”毒品犯罪刑事政策的适用而造成打击贩卖毒品罪扩大化的情况进行了驳斥,认为判断贩卖毒品罪的既遂标准应当从刑法的一般理论出发,结合犯罪客体侵害说的犯罪既遂理论和贩卖毒品罪是以公众健康为保护法益的抽象危险犯的本质,提出应当以毒品的实际交付作为认定既遂的标准。最后,笔者对实践中不同情形下贩卖毒品罪的既遂标...  (本文共4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论贩卖毒品罪认定及量刑适用

在毒品犯罪日益猖獗的今天,贩卖毒品罪亦司空见惯,成为毒品犯罪中最为常见的犯罪。毒贩分子难以抵制从事毒品犯罪带来巨额利润的诱惑进行贩卖毒品。毒品犯罪严重危害了人们的身体健康、腐蚀人的心灵,严重破坏社会治安秩序,同时强烈冲击着社会的道德体系,对个人、家庭及社会造成严重损害,其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已被世界各国重视,并不断加大打击力度,试图控制毒害的发展和蔓延。然而,由于贩卖毒品犯罪不断出现新的形式,现行的有关惩治贩卖毒品犯罪的刑事法律体系却日益臻显出不完善之处,法律规定的不尽完善,导致相同情形的司法认定标准不同,各地司法机关,甚至同一法院不同法官在处理贩卖毒品案件适用法律、认定标准、量刑幅度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如此一来,一方面产生量刑不公的问题,有损司法公正;另一方面有违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刑法原则,有损一些被告人权益的保护,同时因适用法律、认定标准、量刑幅度掌握不一,导致上诉的案件占很大比重,浪费很多司法资源。本篇论文分为五个部分,分别为贩...  (本文共3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商》2016年11期

论诈骗罪的既遂认定

理论界与实务界对于诈骗罪的既遂认定问题一直争议不断,现存有:"占有"、"控制"、"失控"、"损失"、"失控加控制"、"控制加数额较大"等诸多学说;司法实践中目前采占有说。然而,司法实践中所采的占有说显示出越来越多的局限性,各种新型诈骗类犯罪的既遂仍需要具体...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商》2016年11期
《法制博览》2016年15期
法制博览

论抢劫罪的既遂标准

本文主要是依据百度可查的"吴某抢劫案"和"何某抢劫案",由对案件的深度解读,从实践的角度窥视法学理论,比较分析各家学说,最终得出对抢劫罪既遂与未遂做出有利于司法实践的一点建议。抢劫罪,《刑法》中规定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研究生学报》2008年03期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研究生学报

共同正犯整体既遂之部分未遂形态研究

在既遂的共同正犯中存在个别未遂的场合的处罚上,我国刑法理论上一般采取的是"整体既遂说",即一人既遂全体既遂。但该原则在处罚诸如轮奸、共同...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