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近代两幕立宪活动的闹剧

一、维护班权的.报备立宪”庚子国变以后,《辛丑条约》完全把以慈禧太后为核心的清王朝沦为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工具、奴仆和走狗,慈禧太后琦仗帝国主义列强维持着摇摇欲坠的清王朝,面对帝国主义变本加厉地浸略,清王朝除了拿中国人民的利益、国家主权向帝国主义献婿、妥协和退让外,就是更加残酷地剥削、压榨中国人民,清王朝把中华民族送上了亡国之路。面对国家的危亡,在海内外又一次掀起了立宪救亡强国的高潮,同时,帝国主义列强也要求清政府实行改革,为了保存本邦,以免民众惊恐,挺而走险,危及宗室,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朝廷里的后党高官和社会上层一改过去反对立宪变法的态度,转而开始考虑用变法立宪来挽救摇摇欲坠的清王朝。1的1年1月29日,慈禧太后在西安下了一道预约变法“上谕”,称:“世有万古不易之常经,无一成不变之治法……盖不易者三纲五常,昭然如日星之照世而可编者变者令甲令乙,不妨如琴瑟之改弦”。既然老佛爷下谕准许变法,自然弓}起逃亡的维新派和朝野中那些曾经极...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山东省农业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7年02期
山东省农业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清帝退位与袁世凯取消帝制的相似性

清帝退位和袁世凯复辟帝制是晚清政治史上两个重大的历史事件,研究两者的文章出版的很多,但是对两者进行系统比较的文章还不是很多,笔者想从这两大事件的相似点出发,结合客观事实,逐一细致地加以对比分析,从中我们能够更加深刻地了解这段复杂多变的历史。一、两者面临相似的杜会舆论1、社会舆论对于清室的看法(l)一般的民众。因为兴办新政,练兵、办学、派遣留学生、兴办各项实业都需要大量的经费,清政府不得不经常大力向下派款。而地方上的钱款主要靠提高部分商品价格、增加捐税等手段来筹集。这就使得广大劳动群众的生活更加困苦,各地的抗捐抗税斗争此起彼伏,严重地打击了清政府。(2)社会精英。社会精英包括资产阶级改良派(即后来的立宪派)、以青年为主体的新型知识分子、开明的地方士绅和部分新式军人集团。立宪派。作为国内一支重要政治力量的立宪派,曾对清廷宣布预备立宪报有很大的希望。但是,满清王朝一味坚持君主专制与皇族集权,使立宪派对清廷由支持转而失望。而清政府对国会...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咬文嚼字》2007年08期
咬文嚼字

袁世凯不会“为了欲盖弥彰”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的《京华名士袁寒云)第7页有段话说:袁世凯去朝鲜监理国政。’到达汉城后,朝鲜国王送了三名贵族女子给袁作妾。袁照单全收。(按清廷规定,外官在国外娶妻纳妾者犯杀头之罪。)袁世凯“为了欲盖弥彰,将沈氏(袁在上海所纳的第一个小妾)接到汉城,进行掩护……”“欲盖弥彰”的意思是指某人企图掩盖过失或坏事的真相,结果却反将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四川戏剧》2007年04期
四川戏剧

袁世凯与戏曲

袁世凯,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纯粹的封建时代的官僚权贵,他嗜好戏曲,尤其是京剧与河南梆子。他宠幸男旦,并娶唱髦儿戏的演员为妾。袁世凯无论寿辰、节令或其它重大的庆祝活动,均以演戏为娱。为过戏瘾,袁世凯专门设了一个“戏管家”———符殿青,专管传戏;同时,在与维新派和革命派的明争暗斗中,他也感应到了时代的气息,深知戏曲启蒙民众和宣传主张的重大社会作用。所以,袁世凯以戏曲作为舆论宣传的工具,反对革命党人,为其政治阴谋———贿选总统、复辟帝制大造声势,锣鼓喧天的背后是一幕幕肮脏的政权交易和政治丑剧。戏曲活动伴随了袁世凯的一生,概而言之,戏曲演奏了他人生的三步曲。第一步:狂想曲:《陈桥兵变》引出的帝王之梦。袁世凯,字慰庭(或慰廷,慰亭),号容庵。1859年9月16日(清咸丰九年八月二十日)出生于河南省陈州府项城县“汝南巨族”中的一个官僚地主家庭。其叔祖父袁甲三、父亲袁保中、胞叔袁保庆等先后在河南、安徽、苏北一带残酷镇压捻军和太平军起义,屠杀义...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史林》2007年06期
史林

袁世凯幕府与清末新政

1901年1月29日,仓皇“西狩”、饱尝颠沛流离之苦的慈禧太后在西安以光绪皇帝的名义颁布了“预约变法”的上谕,决定实行新政。4月21日,又设立督办政务处,作为新政的统筹和领导机构,由此拉开了清末十年改革的帷幕。在此期间,历任山东巡抚、直隶总督的袁世凯厉行新政,诘戎兵、兴教育、设巡警、倡工艺、行宪政,①造端宏大,令人瞩目。而他之所以能够大出风头、处处领先,与其幕府的倾心佐助是分不开的。一从练兵到参与新政———袁世凯幕府职能的演变袁世凯虽然自己不喜欢读书,也不善于读书,但他并不排斥读书人,相反的,还喜欢结交读书人,与读书人为伍。还在其弱冠之年,就曾在家乡招集儒生,发起组织丽泽山房和勿欺山房两个文社,“捐资供给食用”。②而且他敬贤赏才,礼贤下士。当时徐世昌尚是个靠佐幕糊口的穷酸秀才,听说袁世凯组织文社的消息,便前来拜访,但家道丰厚、衣食无忧的袁世凯并不嫌弃,与之一见如故,结为金兰兄弟。③正因为袁世凯知人识人,所以尽管他读书不成,但仍能...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史林》2007年06期
《文史精华》2007年05期
文史精华

关于袁世凯的一些忆述

袁克桓谈其父袁世凯鹭覆豫蒸罄翼缪珊嫩觑一我那已是毫差之年的老父亲,记忆力明显衰退;我儿子在北京理工大学读书,告诉他多少遍,再问,他总是说“我孙子在北京大学”。然而他奶奶—也就是我曾祖奶奶—给他讲的往事他却如数家珍,娓娓道来。我记得最清的一句话是,“袁世凯‘对咱们老彰家有恩。”我奶奶的父亲关祥凯,姨父刘梦赓,与袁世凯的六子袁克桓一起就读天津新学院。关、刘岁数与袁世凯次子袁克文相当,袁克桓当时仅有10岁,便称关、刘为大哥、二哥,3个人很要好,放假常步行去上蒲口玩儿,沿着永定河溜达。河滩极大,平展展地伸向天边。河滩的边缘处,漫布着草丛和灌木丛,长得野气蓬勃。细流在一漩一漩的软沙地上被分割,合并变粗后顺势而下。克桓累了,关、张二人便倒换着背他。许多关于袁府的家事,是这个时候从袁克桓口中说出的。袁克桓讲他母亲杨氏,天津杨柳青人,家里除有土地,还有一货栈,山东、北京、天津都有分号,主要经营瓷器,帽筒、掸瓶、鱼缸、餐具什么的。袁世凯做山东巡抚...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