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鏨金鑲玉九龍壁

月七京城习匕;每公二内的九。;壁蜚,海外,名遐天下。 道九能壁建加清乾隆二十一年(公元1756年),壁高五米(sm)、畏二十七米(27m)、厚一黔二米(1 .2m),用七彩琉璃瓦砌成,壁二面各有九倏姿熊生勤、呼之欲出的蛟能,伴之水波山石,祥雪撩模,和藉吉祥,以分瑰雕塑烧裂、整壁拼嵌之方法屹立龄北海。 其不谨以精妙艳偏的傅毓工罄舆精湛的傅毓建桑稍著,更有它神奇的内涵撼人心扉。 明永梁元年(公元1403年)决定升北平焉都城,桶北京,明永梁四年(公元1406年)勤工,循“天圆地方”擎貌,在元大都的基提上搞建城廊。整艘布局焉中朝勤相之矩形,胃穿檐制思想,一氟呵成,氛势磅礴,威威摹麓,可谓登篷造拯。但是,正雁那“天不满西北,地不满束南”之天象,都城西北角精水,留有天朋。 不知焉甚,明自南京遭都北京俊,北京城榷不太平,不是地震就是起火。法既谓之有二能焉患,建亲裂振物龄北海,以捕天阴。 巍来也怪,自乾隆掣“九能壁”镇浦天阴俊,果然出现史册桶著...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档案天地》2009年11期
档案天地

元大都和我的缘分

北京城北的土城,历史记载它本是元朝的开国都城,随着时间的流逝,北京人大都把它忘却了,但是我却对它记忆犹深。之所以如此,因为那儿是我噩梦链环中之一环……1960年的冬天,在忽必烈建成元大都的一角,曾经作为罪犯收容所使用,女囚被关押于一排排红砖房里,男囚则比女囚命运更为淒苦,被收容在几排搭建起的蒙古包里过冬。因而,我对元大都的记忆,可谓潜入到骨髓血液。至于当时为什么不用棉帐篷,而选用了蒙古包收容的罪犯?至今不得而知,这也算是歪打正着吧,他让我永远记住了元大都的名字,并曾几次到那儿,寻找当年苦难的记忆。本世纪之初的一个秋天,我再次与友人王毅去无大都遗址觅故时,沿着元代建瘫塌了土城墙,走了很远的路,可惜,没能寻觅到四十多年前那段故址。我曾询问56在柳荫下下棋的老者:你老可知道,这儿曾经有个罪犯收容所吗,他的标志是耸立于红砖墙之上的岗楼!那些下棋的老者,不知是沉迷于“楚河汉界”争杀之乐,抑或是忘却了已然忘却了多年前的往事,竟没有一个为我指...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北京社会科学》2009年06期
北京社会科学

元大都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述评

元大都研究是元史研究、中国古都学研究和北京史研究等领域的重要课题,具有重大的学术意义和国际影响。为推动元史研究进一步走向深入,2009年7月29日~30日,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发起并联合中国元史研究会、中国古都学会、北京市文史研究馆、北京史研究会,在北京共同举办了元大都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台湾地区以及日本、韩国等地的百余名专家学者参加了会议。会议提交论文70余篇,所涉题材广泛而新颖,涵盖了多个方面。在会议的开幕式和大会学术报告中,著名元史研究专家蔡美彪、陈高华两位先生做了致词和精彩的学术报告。本文以摘编方式对此次会议做一简要评述。一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历史所所长王岗《对元大都成为全国政治中心的几点思考》一文从政治影响的唯一性、文化影响的权威性、都城建设的规模化,以及大都(今北京)与上都(今内蒙正蓝旗境内)的关系等角度,阐述了元大都成为全国政治中心的重要意义。关于元大都的城市建设,诸如城门、宫殿、城市规划等问题引起了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台声》2009年04期
台声

寻找消失的元大都

玉瓮与大都皇城 北海公园的团城中一只硕大的玉瓮吸引着游人的眼球周身浮雕的狂澜与海兽暗示着它最初使用者的威严这便是元朝遗物—雕琢于公元1265年的‘读山大玉海,它是当年元世祖忽必烈在广寒殿内大宴群臣时的盛酒之物。站在团城上北望一眼便看见清朝初年建的白塔.很多游客都是为看它而来北海的.或许没有多少人知道在这琼华岛广寒殿内元世祖忽必烈曾经把酒运筹天下铝业也是在这里.接受南宋请降后的庆功盛筵曾连摆数日.在今天的北海.大概只有团城内的那只读山大玉海可以见证70D多年前琼华岛上献筹交错的盛况了围绕着琼华岛和太液池(今北海和中海).元大都诞生了. 公元1267年大都开始兴建刘秉忠首先主持营建皇城和宫殿.皇城以太液池中的琼华岛为中心太液池的西岸南为隆福宫北为兴圣宫作为太子.太后及缤妃的住所.太液池的东岸便是宫城大内卜大内南部是以大明殿为中心的外朝区.大元的典礼朝会在此举行它位于今天故宫乾清宫的附近;北部是以延春阁为中心的内廷区.它位于今天景山公...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台声》2009年04期
《书屋》2004年09期
书屋

马可·波罗与元大都

元大都是一座消失了的城市。它经历了时间与空间双重意义上的消失:自从洪武元年(1368年)明北伐军将元顺帝驱逐出祖传的都城,元朝就灭亡了,元大都自然也无法抗拒被废黝的命运。而北京城是在元大都的基础上重建的、取而代之的,为明、清两朝作为首都所沿用…… 元大都更像是业已终结了的时间概念。因为其物质形式几乎全部被摧毁或修改:皇宫、御苑、圣殿、寺庙、钟鼓楼、观象台……惟一不曾移作他用而保存下来的,是北郊约三公里处一溜长长的土城—这千疮百孔的元大都北城墙,固执地证明着一个华丽王朝的存在。 除此之外,元大都已变成了幻影,变成了传说,变成了令人将信将疑的神话。毕竟,留存的文物太少了,古建筑太少了,史料太少了。由草原游牧的蒙古人统治的元朝,是中国历史上文化氛围较薄弱的一个朝代。加上其后的明清,皆以大兴土木、拆迁改建为能事,努力抹杀前朝的业绩与痕迹,于是,以元大都为前身的北京城,仿佛患了失J忆症,变得很健忘了—由这个角度来说,元大都首先是从中国人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书屋》2004年09期
《中学生阅读(初中版)》2017年01期
中学生阅读(初中版)

《重回土城公园》阅读

门口变得很窄。迎面原来是一片地柏,现在已经没有了。右手一侧的土高坡还在,那就是元大都的城墙,土城因此得名。三十二年前,我家住在土城旁边,走路两分钟就到。这一道土城上面只有稀疏零落的树木和荆棘,风一刮,尘土飞扬,成了名副其实的土城。那时候,我的孩子才四岁多一点,土城公园成了他的乐园,几乎天天到那里疯玩。一直到他读小学四年级,全家搬家,他转学,才离开了这片他儿时的乐园。今年夏天,孩子从美国回来,想去看看他的这片儿时的乐园。我陪孩子重回土城公园,正值合欢花盛开的时节。记得那时候进公园得穿过土城,下坡处的一片空地上,便栽有好几株合欢树,这是土城公园留给我最深的记忆。从十一岁读四年级时转学至今,孩子离开土城公园已经二十六年。我也二十六年未到土城公园了。对于孩子,成长的背景中,土城公园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对于我,土城公园因对于孩子曾经的重要性,而连带成为我人生之书中一页色彩浓郁的插图。有时候,大人其实是很难理解孩子的心的,孩子的价值标准和家长...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