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红嫂

1=bE 7每分钟58拍无限真挚、深情地I|1135632676C 3 2 3 1765 5-l432236-f??—????2 A 2■|^1-)|1:56J 25101655--巧本纳舉多盼清泉柔肩架多盼雨丨1鞋,冒,战来桥,浇,r\r\r\r\\1II1220256543222655=?11'■=.621—,=2111■——'_j_'—?_—1-’子弟的嘴树员渴晕在角啊,倒啊,见伤烤难为偏偏不过日头坳。焦。花枯草木得可以|3|6 I55 6-t55 4-2^2 2245 61-2-了火66__煎熬你的心.啊急下老起烧出了水山也可以泡,倒,弟兵姓&依子倒百丨I?.~...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歌曲》2016年12期
苏州大学
苏州大学

小说《红嫂》及其跨媒介传播研究

1961年发表的小说《红嫂》,先后被改编成现代革命京剧《红嫂》、芭蕾舞剧《沂蒙颂》和电影《红嫂》等艺术形式,“红嫂”因而成为20世纪主流意识形态塑造的重要文艺作品的人物形象之一。传承了半个世纪的“红嫂乳汁救伤员”的故事,固然是战争年代人心相背的形象化标志,揭示了中共之所以能够最终取得胜利的根本原因。但小说《红嫂》流传至今,不仅仅是官方推动的结果。任何一种广泛流传的文化意识形态,都不可能强制推行,尤其是文艺作品所负载的特定意识形态,更需要通过其内在的审美机制获得民众自觉的“认同”。不同时期受众对不同艺术形式《红嫂》的喜爱,究其原因还是这个故事引人入胜的情节、“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情怀和浓厚真实的生活气息所致。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电影《沂蒙六姐妹》、电视连续剧《沂蒙》等以“红嫂”为元素的沂蒙影视剧的播映,引起了广大观众的共鸣,使这一论题的选择具有了开放性和当下性的意义。本文的研究想实现如下三个意图:其一是尽可能理清小说《红嫂》真实...  (本文共13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飞天》2001年04期
飞天

深藏秋天的月亮

谁也说不清世上到底有没有鬼魂这件事,即使问到那些碰见过的人,他也心怀余悸,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人们说,鬼魂是很小器的,要是知道谁在背后说了坏话,谁注要倒霉。以前蒲村的泥瓦匠黎疤眼在一块坟石上撒了一泡:.尿,结果回去没多久,长疮烂掉了雀儿。人们都说,活i却谁叫他对鬼神不敬呢?不知道地主胡老爷的三姨太得罪了哪路神仙,使得有个小鬼附在三姨太身上作怪,叫她不得安稳,在全村弄得沸沸扬扬。村里开杂货店的红嫂是在第二天才知道三姨太被鬼上了身这件事的。这天早上,胡家的伙计到红嫂店里买了好多好多的香烛。红嫂问,还不到上坟的时节,老爷要这么多的香烛干啥呢? 伙计说,怎么你还不知道啊?三姨太昨天夜里撞上鬼了! 红嫂一听撞上了鬼,只觉背上都生出了鸡皮疙瘩,小心翼翼地问,怎么撞上鬼的? 伙计说,三姨太夜里起来解演,看见一条黑影,那黑影朝三姨太一扑,三姨太就晕过去了。三姨太醒过来神志不清,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迷迷糊糊地说一些谁也听不懂的话。 伙计走了好久,红...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飞天》2001年04期
《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2007年04期
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

逝者的恩泽

一在东坝这样小而旧的镇上,每增加或减少一个人,都会成为一个事件,其中的主角与配角总会在人们的嘴上辗转相传、反复咀嚼,像一种吞下去又可以吐出来、你尝完了他又可以再吃的神秘食物。这食物,让东坝的人们在漫长的日月天光里多了一点稀薄而发自内心的快乐。因此,当古丽和她幼小的儿子达吾提带着陌生的异域气息出现在小镇上时,几乎所有的人都为之暗中一喜,这喜悦是如此真诚且强烈,以致人们不想虚伪地加以掩饰,他们中的一些急性子和无所事事者甚至尾随着古丽和那个男孩。在古丽的身后,很快出现了一支松散的小型队伍,人们的脚跟和脸颊上共同散发出一股善意的好奇之心,并一直弥漫到冷冰冰的空气中,钻进达吾提的鼻尖,让小男孩的鼻翼像蜂鸟一样地鼓起来。达吾提拉拉古丽的衣角,他对着妈妈抽抽鼻子,脸颊飞速地皱起,然后又突然拉平。古丽像听到了什么,她回过头。这样,镇上的人们得以第一次看清古丽的脸。此时正是冬季,这个苏北小镇,路边铺着枯黄的小草,树枝杂乱地伸向天空,街面的店铺覆盖...  (本文共21页) 阅读全文>>

《小说月报(中篇小说)》2007年02期
小说月报(中篇小说)

逝者的恩泽

在东坝这样小而旧的镇上,每增加或减少一个人,都会成为一个事件,其中的主角与配角总会在人们的嘴上辗转相传、反复咀嚼,像一种吞下去又可以吐出来、你尝完了他又可以再吃的神秘食物。这食物,让东坝的人们在漫长的日月天光里多了一点稀薄而发自内心的快乐。因此,当古丽和她幼小的儿子达吾提带着陌生的异域气息出现在小镇上时,几乎所有的人都为之暗中一喜,这喜悦是如此真诚且强烈,以致人们不想虚伪地加以掩饰.他们中的一些急性子和无所事事者甚至尾随着古丽和那个男孩。在古丽的身后,很快出现了一支松散的小型队伍.人们的脚跟和脸颊上共同散发出一股善意的好奇之心,并一直弥漫到冷冰冰的空气中,钻进达吾提的鼻尖,让小男孩的鼻翼像蜂鸟一样地鼓起来。达吾提拉拉古丽的衣角,他对着妈妈抽抽鼻子,脸颊飞速地皱起.然后又突然拉平。古丽像听到了什么,她回过头。这样,镇上的人们得以第一次看清古丽的脸。此时正是冬季,这个苏北小镇.路边铺着枯黄的小草,树枝杂乱地伸向天空,街面的店铺们彼盖...  (本文共17页) 阅读全文>>

《老年教育(书画艺术)》2015年09期
老年教育(书画艺术)

《红嫂的家》

《红嫂的家》刘淼瀚纸本设色200cm×200...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