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清漪园宗教建筑初探

清漪园是著名的皇家园林颐和园的前身,始建于乾隆十五年(1750年),咸丰十年(1860年)被英法联军焚毁,光绪十二年(1886年)重修,并改名颐和园。颐和园与清漪园一脉相承,要想深入地研究颐和园,发掘颐和园的文化价值,尚需对其前身清漪园进行细致的研究和考察。事实上,这一问题已经引起学术界的重视,出现了一些有关清漪园的论文或论著,然而仍有许多问题亟待我们去发现和解决。笔者在翻阅清漪园有关档案和考察清漪园建筑基址时发现清漪园内存在着大量宗教建筑,这些建筑遍布全园,占据要津,有许多值得我们探讨和研究之处,笔者不揣浅陋,试图对清漪园宗教建筑的分布、存毁、沿革、内容、性质、特征以及出现原因等进行较为系统的探索和考察,以期抛砖引玉,亦思就正于方家。一清漪园宗教建筑的分布清漪园宗教建筑是指园内的寺院、祠院以及各种以宗教崇拜为主要功能的单体建筑,它们遍布园内各处,在清漪园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由于这些建筑多数在咸丰十年被毁,要想确切地弄清其数量...  (本文共29页) 阅读全文>>

《神州》2014年28期
神州

铜胎画珐琅:从宫廷到乡村的百年流变

2014年APEC峰会即将于11月份在北京举办,为此北京工美集团提前设计了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工艺花瓶,打算作为赠礼送给与会的各国元首。这种工艺花瓶除应用到景泰蓝的掐丝珐琅工艺外,还用到了一种与景泰蓝工艺齐名的老北京传统技艺——铜胎画珐琅工艺,这种技术如今在北京几乎已无人再能进行传承和制作。在毗邻北京的河北省衡水市景县一个叫龙华的小镇上,这种工艺却被一个叫张会芬的妇女延续和传承下来,她在北京的十里河和潘家园古玩市场开了两家商店,今年她更是接到了与北京工美集团合作完成APEC纪念工艺花瓶的邀请。精致工笔绘制,与景泰蓝齐名精美的八仙过海题材看盘、细腻的古典人物故事开光大鱼缸……张会芬指导制作的精美铜胎画珐琅作品摆满了厂子的展示间,琳琅满目、夺人眼球。今年59岁的张会芬出生在衡水市景县一个农民家庭,在历史的因缘际会下,她成了老北京正宗铜胎画珐琅技术的唯一传人。“铜胎画珐琅在我国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在制胎工艺上类似景泰蓝,在纹饰风格上则...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神州》2014年28期
《中国拍卖》2003年08期
中国拍卖

小身材 大价钱——乾隆铜胎画珐琅西洋人物鼻烟壶赏析

、鼻烟子明代由西洋传人,始用瓶装、后卿滴赫之。嘟吵始杆盛鼻烟的铜制烟壶。铜脸画珐琅鼻烟壶,款识以一康熙御制“一为最早,表明鼻烟壶的“媚外”兴于康照。 康雍时期的铜胎画珐琅鼻烟壶,图案多色地开光花卉,色地亦饰画花草。雍正时,构图工谨,仍以色地花卉为主,几无开光图案。雍正朝档案记载,郎士宁曾为珐琅器作画。虽烟壶由郎执笔绘制的可能性不大,人乾隆朝,采用西洋画法和题材的烟壶明显多于前朝,珐琅作内,除郎之外,西洋画家有王致诚、贺清泰等。 据西方人考证:清宫的铜胎画珐琅鼻烟壶,一般由内宫御用画家(中西兼有)绘制;二是国外进口。此器两面的珐琅画,从构图的焦点、人物...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东方收藏》2014年05期
东方收藏

乾隆款铜胎画珐琅西洋人物鼻烟壶

这件乾隆款铜胎画珐琅西洋人物鼻烟壶,为铜胎画珐琅质地,整体造型端庄规整、釉彩莹润、生动雅致,配铜鎏金浮雕花盖,盖上连象牙制小勺,纳于壶内。烟壶高5.2厘米,腹宽4.5厘米,厚2厘米,烟壶直口,短颈溜肩至腹,扁圆壶体,椭圆形圈足。壶通身以白釉为地,两面绘制西洋仕女、婴童人物形象,色泽雅丽、画面精美、描绘细腻,人物表情恬静淡定、姿态优美舒展,服饰运用红、绿、黄、蓝四色描成,并以晕染法使其具有真实、自然之立体感,俨然是一幅高水平的人物绘画佳作。烟壶颈、胫部绘对称但颜色不一的纹饰,肩部与近足处边饰上下呼应,肩部以下饰长短错落的珠串状纹饰。足圈内以白釉打底,蓝料书写“乾隆年制”楷书款。壶通身运用浅淡的笔法来表现远处的山色,用于烘托近处人物景象,繁简得当,层次分明,体现出浓浓的西洋风格和异域风情,这种表现手法对后世的艺术作品亦产生深远的影响。鼻烟壶,小巧玲珑,以艺术完美和工艺精巧而著称,既便于收藏,又便于把玩。清康熙初期,我国官方便正式生产...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东方收藏》2011年03期
东方收藏

中西文化的混血儿——铜胎画珐琅鼻烟壶

鼻烟壶自诞生以来就受到东西方文化的重视及宠爱,时至今日鼻烟壶已渐渐失去了其实用功能,但作为文化礼品常常被用于给国际友人的馈赠。鼻烟壶在其产生的过程中就蕴含着一段中外文化交流的历史,而画珐琅鼻烟壶正是这段历史的一个证物,是一个中西文化的混血儿。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清廷平定台湾以后,禁海开放,西洋制品开始大量涌入,西洋珐琅,包括画珐琅便由广州等港口传入。由于康熙皇帝热爱西学,对欧洲文艺复兴影响下的绘画艺术有着浓厚的兴趣,在视觉上康熙第一次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西洋绘画的透视关系,和画面的光影效果,及物体的体积感和质感,和逼真写实的色彩关系,深深地打动了康熙皇帝,并影响到以后的雍正、乾隆二帝,甚至喜爱着迷的程度比康熙有过之而无不及。而画珐琅制品的绘画技法恰恰体现的就是西洋绘画风格,使之刚刚传入宫廷就受到了皇帝的宠爱,并且下旨命令造办处承做。我们看图1这件康熙铜胎画珐琅开光梅花鼻烟壶,施白色珐琅底釉,使用“开光”的装饰技法,开光外...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物天地》2017年11期
文物天地

盛世彰功业 华彩耀三代——清三代铜胎画珐琅的价值与地位

创三代华章成宫廷典范康熙帝执政三十余年后,国力鼎盛,文治武功自视超越前人。信心满怀的康熙帝将目光投向艺术领域,要在艺术领域里创造一个能够媲美三代金石、战汉古玉、晋唐法书、唐宋佳画、宋元名瓷的艺术品类。这个艺术品类,既是他统治的时代文治武功达到历史顶峰的见证,还包含了他把自己推向千古一帝的野心与信心。与前代帝王不同的是,康熙三十几年的17世纪末、18世纪初,中西的文化交流相当频繁,西方的使臣、传教士、商人,无论是以朝觐的方式还是以贸易的方式,康熙帝都看到了西方顶级的艺术品。康熙帝既然自视千古一帝,就不仅仅要超越前朝,还要超越西方。康熙帝选择了画珐琅这个艺术品类,并首先在铜胎上开始了他的“文治功业”的创作。超越前人,是要超越明代的掐丝珐琅;超越西方,是要超越欧洲的画珐琅。当然,康熙帝对艺术有着超于常人的热情,在他看来,画珐琅本身就具备了成为顶级艺术的所有潜质,在铜胎上的巧妙施为,画珐琅有资格成为传世重器。康熙帝从欧洲搜罗了顶级的画珐...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