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今生无悔──采访沃尔夫

今生无悔──采访沃尔夫[德]京特·高斯高年生译这是德国电视台《人物专访》主持人京特·高斯(前西德驻东德常任代表)对克里斯塔、沃尔夫的采访笔录。1993年2月,高斯带着电视摄制组专程前往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莫尼卡对沃尔夫进行采访。高斯没有一开始就提出人们关注的Stasi问题,而是提出一些与女作家生平发展有关的问题,之后才转入本题。有一个多小时之久,沃尔夫面对电视摄像机侃侃而谈,表现得十分镇静和自信。在接受这次采访时,她已度过了最困难的时刻。她心情轻松地说:“现在我可以完全坦诚地同任何人谈这个问题了。”──译者高斯:沃尔夫夫人,您在《关于克里斯塔·T的思考》中写一个年轻的女共产党员克里斯塔·T,她在死于癌症之前已被社会现实碰得粉身碎骨,我引用一句原文:“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她站起来走过去,做人们期望她做的事。”当时您这也是写您自己吧?沃尔夫:我的初步反应是简单地说:是的。回答结束。可我相信,这样我就把这个问题看得太容易了。先谈一谈我对...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四川轻化工学院学报》1940年30期
四川轻化工学院学报

沃尔夫奖

沃尔夫奖从社会学角度看,科学奖是对科学家研究贡献的表彰,对其学术地位的认可,也是对科学事业的推动。在这方面,诺贝尔奖无疑是最有威望的,而颁发不久的沃尔夫奖可以说是仅次于诺贝尔奖的国际大奖。沃尔夫(R.*。If)出生于德国,1961年任古巴驻以色列大使,1973年古以断交后,留在以色列。1976年元旦,他用从溶渣中回收的发明赚来的1000万美元创立了沃尔夫基金会。沃尔大奖从1978年开始颁发,一般是每年5月中旬在以色列议会由以色歹IJ总统主持,每项奖10万美元。当然,科学大奖的声誉是同获得奖者的水平...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宁夏工学院学报》1994年Z1期
宁夏工学院学报

沃尔夫奖

社会学角度看,科学奖是对科学家科研贡献的表澎,对其学术地位的认可,也是对科学事业的推动。在这方面,诺贝尔奖无疑是最有威望的,而颁发不久的沃尔夫奖可以说是仅次于诺贝尔奖的国际大笑。 沃尔夫(R.Wolf)出生于德国,1961年任古巴驻以色列大使,1973年古以断交后,留在以色列。1976年元旦,他用从溶渣中回收铁的发明赚来的1000万美元创立了沃尔夫墓金会。沃尔夫奖从1978年开始须发,一般是每年5月中旬在以色列议会由以色列总统主持,每项奖10万美元。当然,科学大奖的声誉是同获得奖者的水平密不可分的,那么沃尔夫笑获得者的水平究竟如何呢? 1978年领发了沃尔夫物理、化学、医学、农业、数学5项奖,1981年起加上了艺米...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风流一代》2017年20期
风流一代

自由的灵魂

我们搬關“Jt鬼”号上,住在原来的房陋,在厨房里做饭。沃尔夫仍然病ms。麵他—时,他说:“我的右耳听不见了,我右手右脚猶。麵也碰趙了。”麵維職了#,婦说,“真糟糕。我-开始就想杀了你,韩福。舰,赃麵魏縣“可是,为什么?”我问。“噢,为了能活着,为了生存和有所作为,永远做个强者,为了吃掉你。却要这槪去····__“你怎么搞成这样子的?”我问,“你究竟哪儿出毛病了?”“脑子。”他答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从来没病过。脑子什么地方坏了,我看不见,听力和触觉也在一点点消失,很快我连话也说 不出了。但我会一直在这儿,仍然 活着,可以思考,却没了力气。” “你说你在这里,我想是你的灵 魂在这里。”我说。 “不对!我的意思是我脑子里某些部分还是完好的,我能回忆、思考 和推理。这些要是消失了,我也完 蛋了。灵魂?”他放声大笑。 他身上的男人野性丝毫没变。他还是那个可怕的沃尔夫·莱森。他跟我谈起死亡时,一动不动地躺 在那里,好像就是个躯壳。 ...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小学生作文选刊》2017年Z2期
小学生作文选刊

天堂里的好地方

着奶奶的脸,奶奶的脸上爬满了皱纹。“奶奶,你如果以后离开我们了,会去哪里呢?”沃尔夫突然问。“风儿会把我带走的。”“会带到哪儿去?”沃尔夫很想知道。“会穿过大海,然后飞向天堂。”“那儿好玩吗?”奶奶笑着耸了耸肩膀,说:“这我还不知道。“我们能去那儿看看吗?去看看那儿好玩不。奶奶摇了摇头。“沃尔夫,天堂离我们远着呢,我们去不了。“坐飞机和火箭也不行吗?“坐飞机和火箭也不行。现在,沃尔夫知道天堂离他们很远,即便是坐飞机和火箭也到不了。所以沃尔夫和奶奶不能去天堂旅行,可沃尔夫还是很好奇天堂到底是什么样。他在出去玩的时候,也要一直抬头看着天上。云朵悠闲地在天上飘,偶尔还有几只鸟儿飞过,一只大熊蜂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可他还是看不到奶奶以后要去的那个天堂什么样。天空很刺眼。沃尔夫走进屋子时,觉得...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学语文》2017年04期
学语文

托马斯·沃尔夫《远和近》解读

弘一法师临终前留下了著名的四句偈语,其中有一句是“执象而求,咫尺千里”[1],对此有这样一种解读,意思是当执著于事物的表面现象时,虽近在咫尺,内心却相隔有如千里之远。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托马斯·沃尔夫在短篇小说《远和近》[2]中那个充满了悲剧色彩的老火车司机。托马斯·沃尔夫(1900-1938)是美国著名小说家,他以“百科全书式”的人生探索,丰富而深刻的思想内涵,清新隽永的艺术风格而享誉文坛。一、老火车司机的精神“悲旅”二十年来,这位司机“驾驶长长的列车载着旅客横贯大地已上万次”,而一路陪伴他的却是——火车发出的“低沉和谐的隆隆声”,“车轮的坚实的轧轧声”,还有每隔一定间距拉响的汽笛声,而多数的时间却陷入了悄然寂静之中。可见他所从事的是多么机械、单调、乏味而又不断重复的工作,甚至他还曾“四次在他面前的铁轨上看到了可怕的悲剧”——一排小孩子惊惶失措的脸,吓得目瞪口呆的人们,又老又聋的流浪汉以及掠过他窗口的人影。这些难忘的记忆,化成恐...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