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我国财产征用的宪法缺陷

财产权作为三大古典人权之一,历来受到各国立宪者和宪法学家的关注。为保护财产权,财产征用一直被视为重大宪法问题。然而,我国宪法学对征用现象的研究是比较薄弱的,虽然基于权利相对性原理,认为财产权受到宪法的保护和限制,却缺乏专门研究。虽然近年的研究有了长足的进步,但仍需进一步深入揭示我国宪法财产征用制度的缺陷,并逐步加以完善。一、“征用”尚无统一定义各国宪法几乎都有征用制度的规定,并以行政法详尽规定征用的条件和程序。虽然我国实行的是社会主义公有制,但并不排除在宪法上规定财产征用制度。因为,社会主义国家仍然存在着国家与人的对立关系,大量的国家及地方重点建设项目都需要使用土地,许多集体所有的土地需要从农业用途转变为其他用途,以满足军事、经济、文化等各方面建设的需要。因此,有必要对财产征用进行适当的制度安排。为此,我国1982年宪法第10条规定:“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土地实行征用”。然而,由于在征用问题上没有科学界定国...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哲学动态》2004年07期
哲学动态

西方财产权哲学的演进

财产权哲学不同于经济学上的产权理论,它是人权哲学的一个组成部分,它有两个基本的思考维度:一是探讨财产权与国家公权力之间的关系;一是探讨财产权与人的各种权利之间的关系。在资产阶级上升时期,财产权哲学主要是在第一个维度上运思。财产权被认为是人与生俱来的基本权利之一,财产权的绝对性为人们对抗国家、政府提供了理据;财产权具有防御性,从而财产权哲学在反对封建专制、争取资产阶级自由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而在当今时代,财产权哲学增加了新的思考维度,它不但继续关注财产权与公权力的关系,还致力于探讨财产权与人的各种权利之间的关系,包括财产权与个人的其他权利、财产权与集体人权、财产权与公共利益等等。而且,财产权哲学还更多地考虑财产权与公共利益、财产权与他人利益之间的平衡。政府在财产的再分配方面和对私人财产权的规制方面拥有了更多的权力,财产权与公权力之间的关系发生了根本性转变,财产权的绝对性也不再被看成是财产权的基本属性。一以财产权的绝对性为核心的近代...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法大研究生》2018年01期
法大研究生

“一带一路”倡议下数据的利用与保护——以构建一种新型财产权为视角

中国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是在新形势下扩大全方位开放的重要举措,致力于使更多国家共享发展机遇和成果。在当前这样一个数据经济深入影响各国经济、社会生活的时代,要实现沿线国家之间的加强合作、“互联互通”,本质在于实现贸易、人员、资金的有序流动,以及实现基础设施的资源共享,从而打造开放有效的合作平台,为地区可持续发展提供新的动力。完成这一切必然需要法律提供坚强、完备的支持和保障:一方面,法律应当回应新时代的新需求。在数据经济时代的新形势下,对大数据的掌握程度可以转化为经济价值的来源,大数据更是在彻底撼动世界的方方面面,从商业科技到医疗、教育、经济、人文、公共服务等各个领域,大数据的权属问题无法忽视。另一方面,各个国家的法律制度各不相同,需要通过加强学习、理解和研究来解决中国和这些国家法律制度之间的冲突与矛盾,获得制度保障和安全。〔2〕处理好数据经济中的各种利益关系,是首要的问题。“一带一路”倡议的根本目标是...  (本文共19页) 阅读全文>>

《齐齐哈尔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年12期
齐齐哈尔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城镇化中农民财产权保护的公权力研究

人们对财产概念、范围的认识是在不断发展和扩大,但其核心内容或表现形式最集中体现在财产与资源密切相关,具有金钱价值;财产权是“建立在对人有用的物体上的权利”是“实现人自身目的的一种基本工具和依托”[1]财产权包括物权、债权、知识产权、继承权,还包括公物使用权等,甚至还包括契约自由。本文所指的农民财产权是指具有农民身份或具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的人对其财产依法享有的权利。城镇化作为我国实现现代化发展的基本路径必然触及对农民现有利益结构的调整,引发各种矛盾。当前实践中发生的土地纠纷、家庭纠纷本质上是财产纠纷,在财产权与生存权、自由权共同构成人的三大重要权利且财产权是人的最为基础的权利已形成共识的背景下,农民财产权的保护对社会发展有重要影响。如何在我国城镇化语境下,厘清公权力与农民财产权的关系,通过规范公权力,充分发挥公权力的效能,使其保护农民财产权作用得以充分发挥是城镇化中农民财产权保护需要解决的问题。一、城镇化背景下中农民财产权的公...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5年35期
法制博览

作为基本权利范畴的“新财产权”——公民财产权的发展及中国现代问题

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加强重点领域的立法,依法保障公民的财产权。宪法需要持续的关注传统公民财产权保障的同时,也要关注财产权内容的新发展。随着国家的福利职能的发展,政府在利益给付上扮演者重要角色,政府作为给付利益(largess)的提供者,创造了新的“财产权”形式,“这种以不同于传统的法律模式的给付产生了深渊的影响,不仅影响到了个人主义和和个人的独立,影响到了《权利法案》的运行机理,改变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及与政府之间的关系,它创造了一个新的社会。”1本文立足中国的上述变化,探讨“新财产权”在中国的发展及其实践,追问宪法对作为公民财产权组成之“新财产权”的保障原则及其规则构建。一、公民财产权的发展与“新财产权”的凝练(一)公民财产权体系的不断发展与新财产权财产权是一个古老的话题,至少可以认为是先于自由主义的。“中世纪最主要的政治和法律制度,都建立在财产权,特别是土地所有权的基础之上。”2但是政治视野下的财产权却和自由主义结下了不解之缘...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湖北警官学院学报》2015年08期
湖北警官学院学报

公民“新财产权”初论

从法律和权利的角度理解财产权,可以是民法意义上的,也应当是宪法和公法意义上的。[1]民法意义上的财产权可以表述为基于财产而体现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公法意义上的财产权,特别是宪法视野中的财产权的体现是基于财产基质而阐述个人与国家之间的关系,核心理念是个人基于财产享有的自由与国家权力存在的界限,并基于对人权尊重而体现出的对个人财产权伦理性规则的遵守。“在基本权利体系中,生命权是基本前提,财产权是生存基础,人身自由则是逻辑起点;可以说没有维持生计的基本财产,生命不在,其他权利无从谈起”。[2]宪法意义上的财产权不仅超越财产权所蕴含的财富的意义,从而具有了政治意义层面的价值,也具有不同于传统公民财产权的特征和制度基础,因此被概括为“新财产权”。但它同传统的公民财产权又有相同的精神品质,同样表现出对公权力的对抗和对有限政府的要求。新财产权作为公民财产权的组成部分,成长为一项公民的基本权利,立足中国语境,探求新财产权的秩序规则具有重要的现实...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