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美贸易战:动机分析与情景推演

一、特朗普执政以来对华贸易政策演变特朗普执政以来,中美经贸关系呈现出“倒W”的走势,主要经历了五大阶段。第一阶段是特朗普竞选总统期间至2017年3月。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期间就发表了大量不满美国对华贸易逆差的言论,并指责中国操纵汇率,甚至扬言要向中国进口商品征收45%的关税。特朗普上任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相继发布了《2017年度国别贸易壁垒评估报告》和《特别301报告》,这两个报告都对中国进行了抨击。第二阶段是2017年4月至7月。2017年4月6日至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同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首次会晤。随后中美展开贸易谈判“100天计划”。第三阶段是2017年8月至10月。2017年8月1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授权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依据“301条款”就知识产权保护领域对所谓的“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进行审查。第四阶段是2017年11月至年末。美国总统特朗普成功访华,签订了2535亿美元的创世界记录的经贸大单...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西部皮革》2018年09期
西部皮革

中美贸易战后制造业更要加快产业升级

一时“剑拔弩张”的中美贸易战,以特朗普签署备忘录戏剧性地开始,然后以美国财长姆努钦最近公布“暂不与中国开展贸易战”框架协议戏剧性地结束,中美双方通过贸易摩擦得出了两国合作共赢、避免冲突才能保证双方利益的共识。应该说,在美国宣布对中兴进行制裁后,中国旋即对有关事态的发展表示了强烈的关注,同时也采取了相关的措施来推动问题的解决。中美都是贸易大国,也是双方各自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合则两利,败则两伤,因此“停战”是大家喜闻乐见的结果。如果中美贸易战爆发,最有可能受到冲击的是我国制造业。如今,在中美贸易“停战”之后,中国制造业将如何增强核心竞争力以获得更大的市场,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制造业的发展,往往受到国家政策、市场环境、企业发展的规模和速度等多重因素的影响。而中国制造业的崛起,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未来人工智能在制造业领域的应用。新时代已经对制造业提出了智能化转型的新要求,2015年我国出台了《中国制造2025》,明确提出“以加快新一代信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科技与金融》2018年05期
科技与金融

中美贸易战倒逼我国加快科技创新步伐

近两个月来,商界、学界最热的话题之一,就是中美贸易战了。2018年3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签署了对中国输美商品征收关税的总统备忘录,正式拉开了新一轮中美贸易战的序幕。4月4日,美国政府发布了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将对中国输美国的1333项5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25%的关税。紧接着第二条,特朗普又表示考虑追力口l〇〇〇f乙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我国政府也随即提出了相应的反制措施。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将对中兴通讯执行为期7年的出口禁令,责令中兴不得“以任何方式参与任何涉及从美国进出口商品、软件和技术的交易”。尽管有学者认为“中兴事件”是仅涉及个别公司的行为,严格来说不应该属于中美贸易战的范畴。但是很显然,从政洽角度看,“中兴事件”和之前一系列美方对中国的经济、贸易制裁措施一样,都表明美国对华政策由“接触+遏制”全面转向“遏制”,从经济上全面打压中国的和平崛起。早在去年,特朗普敦促美国贸易代表开始对中国输美商品进行调查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商业观察》2018年06期
商业观察

贸易战如何才能不战而胜

进消费,消费又进一步促进产业的发展,从而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假如是另一方面,也就是能源、电价、天然气、税收、物流、土地等非常昂贵,则不利于产业的发展,而工资低,则无法形成作为消费主力的中产阶层,如此,则消费萎靡不振,只能借助外部需求来消化产能,经济增长就更加需要依赖出口。依赖出口,就成为卖方,由于产能在国内无法消化,国际竞争力又很激烈,就只能通过补贴等方式,压价向外出口。这就必然引发贸易战。而且,中产阶层缺位产业升级也面临着很大的瓶颈,因为消费跟不上,升不上去。产业升级必须依靠一个庞大的有消费实力的中产阶层,如果这个阶层很弱,产业升级就很难实现。在这种情况下,还得走低价出口路线,还得做低价产品。因此,产业升级很难真正实现,许多企业在经过痛苦的尝试以后,仍然会走回头路。很多人熟悉“中等收入陷阱”这个专有名词,一些国家,为什么在人均国民收入快突破1万美元的时候,就掉入“陷阱”?归根结底,是贫富差距太大了。研究表明,基尼系数越大,中产...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债券》2018年07期
债券

中欧应对贸易战的政策推演

美国为什么会对欧盟、中国等一系列贸易国发动贸易战?这从根本上是由于美国想极力维持世界第一,企图固化强化单极秩序。奥巴马称,“美国绝不能接受做第二名”。特朗普则直称“美国第一(优先)”。面对美国频频发出贸易战升级的威胁,中国和欧盟又该如何应对?直觉的反应是中欧应该联合应对,但迄今欧盟的态度是犹豫暧昧的。细想起来,这恐怕是欧盟客观上存在的三个缺陷和主观认识上的三个盲区所致。客观上,一是主权缺陷,因为欧盟迄今在国防方面(当然也延伸至政治领域)对美国依赖过深,以致难以提出真正独立的解决方案。这在北约会议受美国牵制和伊朗问题无法自决等问题上都表露无遗。二是治权缺陷,欧盟治权并不统一,在超国家层面叠床架屋的设计掩盖不了主权让渡边界和目标不清晰的事实,也一再造成内部隔阂,这在难民危机、南欧债务治理和英国脱欧等方面表现明显。三是政权缺陷,欧盟各国内部都产生了民粹主义代表政党,并且正在做大,这些党派受到特朗普执政的激励,也得到特朗普当局的积极鼓励...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债券》2018年07期
《企业观察家》2018年08期
企业观察家

通盘思考贸易战

从美国挑起贸易战伊始,我就撰文指出,中国要与特朗普打一场史诗级贸易战,现在看来,这一判断和主张大致符合事态演变。原因不仅是美方这次主动寻衅,涉案贸易额就大幅超过此前全球贸易史上双边贸易争端涉案额的最高纪录(还有可能成倍加码),且有以下原因。首先,单纯从经济上看,这次美国主动挑起的大规模贸易战,可以说是完全不符合经济逻辑。通常,贸易保护措施最重要动机之一,就是保护就业与福利,特别是受进口冲击部门的就业。如果在经济萧条时期实施贸易保护措施,还有可能在一定时期、一定范围内改善本国就业状况。问题是美国现在并非处于萧条时期,而是处于经济景气时期,而且是经济景气的峰顶。美国现在已经实现了充分就业,一些地区和产业部门还出现了劳动力供不应求的缺口;此时发动如此大规模贸易战且不断升级、扩大,不可能有效地增加美国的总体就业和福利,只能给美国宏观经济运行增加额外的干扰冲击。所以,美国主动挑起这场贸易战,没有经济逻辑。因此,观察这场贸易战的根源,需要更...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