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职业培训在德国

梅格信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管理咨询部总经理迈克尔一孙制定了一项宏大的计划.他和上海人才市场合作推出了这~项目,旨在让年轻的中国人在上海就能接受德国政府认可的职业教育。“职业培训市场日益兴旺,这里对德国知识的兴趣尤其浓厚。”孙解释道,”德国职业培训的质量很高,整个培训体系在世界上也是独一无二的,因此.政府赞助我们很多资金,用于实施这个项目。“ 在德国,职业培训『按双向教育的体制构成。学员在职业学校学习理论知识.但所有的实践都在某家公司里完成,整个培训过程需要三年才能完成。这一为时3年的培训项目引入中国后作了修订。在和德国商会合作的培训项目中.学员们无须花3年时间到海外接受培训『就能拿到德国职业培训文凭。年轻学员将在中国接受德语强月卜空到〕3刁夕‘l奋乙卜自J口二廷一家德国撇也已经看中了这-这家机构将于今年g月推出首期隶属于德国青年社会及教育工作国际联盟(InternationaIer Buna,简称I B)曼海姆培训中心(M a...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思想政治工作研究》1992年05期
思想政治工作研究

德国重视职业培训

德国重视又粉动者的职业培训。德国工商界认为,这是对未来的投资、是提高经济竞争力和社会发展的重要因素。为保证职业培训的实施,德国颁布了《职业培训促进法》,成立了“职业培训总委员会”,来加强与职业培训有关各方的协调和联系。现在,职业培训在德国很普及,“人人都要接受职业培训”已成为全社会的共识. 德国职业培训的范围很广。实行职业培训行业包括手工业、工业、矿业、农业、公共行政、商业、服务业、自由职业(医师、律师、会计师及化学师的助理人员)等。实行职业培训的工种多为青少年初次就业的基础工种,如车工、铣工、模具工、机器装配工、管道工、家俱木工、制图员、泥水工、油漆工、面包师、厨师、美发师、汽车修配工、餐旅馆服务员、批发和外销公司销誉员等。据介绍,经德国职业培训局批准和公布的职业达朽O种,包括2万个以上的职业基本技能。按手工业规则规定,这450种职业中,有125项属于手工业行业,约占全部职业种类的28肠。它们包括建筑营造业、金属业、木材业、服...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西南大学
西南大学

欧盟职业教育政策研究

欧洲联盟(简称欧盟,英文European Union,缩写为EU),是一个极具特色的区域性一体化组织和超国家经济政治实体,非常重视职业教育与培训对促进经济发展、提高就业率的重要作用,并以加强职业教育与培训作为实现其经济和政治目标的重要手段。欧盟的职业教育与培训政策(简称欧盟职业教育政策)具有鲜明的特色。系统研究欧盟职业教育政策,能够为我国职业教育政策研究提供典型案例,为我国构筑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提供策略参考。论文首先探讨欧盟职业教育政策产生的社会背景。欧盟职业教育政策的形成和发展是基于欧盟本身的发展历程及相应的经济、政治、文化、教育和人口等因素的影响,论文将欧盟职业教育政策产生的社会背景分为经济背景、政治背景、文化背景、教育背景和人口背景来阐述,试图通过宏观的分析,描绘欧盟职业教育政策所根植的土壤,为进一步的分析做准备。接着,论文梳理了欧盟职业教育政策演变的历程。在欧盟发展过程中,由于政策目标和关注点不同,职业教育政策也呈现出不同...  (本文共20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复旦大学
复旦大学

欧盟职业培训:政策与实践

培训是人们掌握知识技能的重要形式,有生产和人群的地方就有培训。职业培训是现代经济社会的产物。当前以知识经济为主体的社会中,知识和技术的迅速发展使人们的社会生活方式发生了本质的改变,人们越来越多的生活和工作形式被现代知识和技术所左右。学习新知识、掌握新技术已经成为人们生活中的头等大事。知识经济背景下的职业培训显得异常重要。主要表现在职业培训已经成了人们接受知识和技能的必要手段,是企业发展的关键,又有减少社会失业和帮助弱势群体融入社会的重要功能;职业培训还是调节当代社会劳动力市场的重要法码。欧盟职业培训是知识经济时代和欧洲社会模式的综合产物,一方面知识经济促使欧盟加强了职业培训的政策措施。欧盟近几十年内受知识经济和经济全球化的影响十分深刻。从生产工具到劳动对象都较从前有了很大变化,体现在先进机器代替传统生产工具的规模有了进一步扩大,不少企业开始或者正在转向以先进机器为主的生产方式;新材料、新工艺不断出现,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传统的劳动...  (本文共17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天津大学
天津大学

德国职业培训中心办学模式的研究

本文旨在通过对德国职业培训中心办学模式的研究,总结其办学模式上的优势,为我国中等职业学校办学模式的改革提供参考,以促进我国职业教育的发展。本文选取了在德国职业教育体系中起着重要作用的区域职业培训中心、企业内职业培训中心以及跨企业职业培训中心作为研究对象,以他们的办学模式作为研究内容。其中区域职业培训中心作为特殊形式的职业学校,其办学形式比较灵活,投资渠道也比较多样;企业内职业培训中心主要用于双元制框架内的企业培训和职业进修教育,办学主体为企业;跨企业职业培训中心为行业协会所办,用于为中小企业进行补充性质的企业培训。本文为了对这三种职业培训中心的办学模式进行研究,首先分析了其在德国存在的原因和条件,之后便对其运作模式,即办学主体、办学形式、投资渠道和管理体系四个方面进行理论研究。除此之外,还针对每种职业培训中心各选取了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实体进行了案例分析,以证明和丰富理论研究的结果。最后对每种职业培训中心的优势和不足进行了总结。目...  (本文共7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浙江大学
浙江大学

中国劳动力培训的模式选择与政策研究

我国长期采行生产型的社会政策,这一残余式的福利模式不重视劳动者人力资本的提升,工业发展主要依靠青年劳动力的体能特征获取较高的劳动生产率。随着人口红利的逐渐消失、产业结构的转型、社会福利理念的不断进步,发展型社会政策逐渐取代生产型社会政策成为我国社会政策构建的基础理念之一。发展型社会政策重视人力资本,而自迈克尔·谢若登在上世纪90年代初在社会福利政策领域提出“资产累积”的分析思路以来,社会保障从对人力资本的数量(生育率或退休行为)、质量(教育投资或健康保健计划)、人力资本迁移(养老金计划等)的研究不断扩展到保障人力资本投资能力的研究上。本论文运用制度分析,将考斯塔·艾斯平-安德森(1990)提出的比较社会福利模式的研究范式推演到劳动力培训的模式研究(第3章),在理论上将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劳动力培训模式划分为自由、合作主义、政府引导三类市场模式,提炼出劳动力培训与普通教育的关系、劳动力市场、国家管制和社会参与、财政来源、制度稳健性与...  (本文共19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