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跨文化传播对中国西部的影响

由于国际政治、经济的一体化和中国改革开放的双重作用 ,长期被国内外感觉充满神秘的中国西部已经张开了迎接外来文化的双臂 ,迈开了走向全国、走向世界的双脚。尤其是中央政府确立并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以后 ,西部的对外开放和与各种外来文化的交流、融合已经成为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相对于内地和沿海经济发达地区而言 ,中国西部的经济、文化发展速度缓慢 ,封闭性、保守性更强。尽管在历史上以丝绸之路为纽带的西部文化曾经在中、西文化交流和中华文化传播过程中产生过重大影响 ,但自唐代以后随着中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内移 ,西部社会发展进入了全方位的衰退时期 ,在全国的政治地位、经济地位、文化地位迅速下降 ,到南宋 ,“我国经济上南盛北衰的局面 ,得以完全确立。”① 自然状况不断恶化的西部地区在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地位日益被忽视。加之海上交通的发达 ,中外文化交流的通道转向东南沿海 ,在东南部迅速崛起的一批工商业城市“成为具有全国意义或地区意义的经济...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青海社会科学》2002年02期
青海社会科学

开发西部 解放西部人

一、树立以人为本、一切为了人的价值  观 ,破除见物不见人的发展观开发西部乃是一个西部历史进步和社会发展的过程。历史进步和社会发展的程度又是和每个人的发展和解放程度相一致的。按照马克思的设想 ,未来的社会是“一个更高级的、以每个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为基本原则的社会形式”1,“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2 ,“个人全面发展和他们共同的社会生产能力成为他们的社会财富”3。而社会主义则正是马克思设计的通向每个人的解放和每个人的全面而自由发展的这一未来理想社会的过渡形式。就这一意义上我们甚至可以说 ,社会主义的本质和根本任务就是解放每个人、发展每个人。江泽民同志强调指出 :“我们党要始终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而“人是生产力中最具有决定性的力量”,不断提高劳动者及全体人民的“思想道德素质和科学文化素质 ,不断提高他们的劳动技能和创造才能 ,充分发挥他们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 ,始终是我们党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发展要求...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税收与社会》2002年03期
税收与社会

奋起的西部人

目光坚毅,锁定昔日的辉煌。昂首迎风,回应历史的召唤。春潮掠过南海早已滚滚而至,大漠风鼓燃起胸中那熊熊烈焰。跨乘飞奔的时代骏马,一路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咸阳师范学院学报》2002年05期
咸阳师范学院学报

论西部大开发与西部人的几个问题

西部大开发的热潮方兴未艾。形势喜人更逼人。作为西部人的我们,为使陕西尽快确立“第一阶梯”和“桥头堡”的战略地位,使陕西以至西部地区在21世纪的发展成为跨越性、跳跃式发展,进而推进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在充满热望和热情的同时,更要保持冷静的头脑和理性的思考。一西部大开发,首先要靠西部人我们是西部的主人,是西部大开发的主体。推进西部大开发,再创西部新辉煌,首先要靠西部人。坚持自力更生,发愤图强,开拓进取,是我们的基点和立足点。西部大开发是国家战略,是民族盛事,是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西部人肩负着国家的厚望和民族的重托。我们应立足本职,立足本地,胸怀社会主义的共和国,放眼走向政治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的世界,牢记邓小平关于“两个大局”的宏伟构想,坚持全国一盘棋的指导方针,搞好开放、开发和发展。包括开发西部的专门立法、具体政策、资金、项目、环保等重大问题的解决,也都需我们在遵照中央统一部署的前提下,首先靠我们自己的建言、争取和努力。任何等待、观...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陕西水利》2002年01期
陕西水利

西部,急需一次有效的整合

每当世界七大工业国聚首的时候,总有人酸溜溜、重复性地问这么个问题,说这七国中就国土面积而言,只有美国、加拿大是大国,若按人口计数,列前两位的美国和日本加起来不过3亿多人,不及我国的一个零头、英、法、德、意四国与我国相比,无论人口地域都是小国,可我国的生产能力竟不如这四国中的任何一个,为什么?记得100年前就好像有人提出过类似的问题,原话不是这么说的。那是中日甲午战争的末期,数十万配备火器和铁甲舰的清兵一战即溃,分别从陆地海洋两个方向丢盔弃甲败退下来。后来才知道追赶上来的日军不过区区数万之众。为何败得如此彻底?有人总结了许多原因,如武器不如对方,官兵离心离德,地方保护主义,清政府的腐败无能等等,似乎只要我们有洋枪洋炮,有一个清廉的政府,举国一致,同仇敌忾,就能够打蠃这场战争。历史经历了一次轮回,40年后中日两国又打了一仗,中国真的打赢了。但谁都知道那场战争的惨烈和艰难,以及外力的重大作用。日本军阀输在骄横贪婪,不可一世,他们不仅侵...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当代油画》2017年05期
当代油画

刘芨杉

自述:西部是我魂牵梦绕的故土,也是滋养我的艺术生命的源泉,生存与延续的艰辛熔铸了西部人精神世界的强大。我把目光投向自身——女性,让心灵触摸这些血肉之躯,捕捉蕴藏在从容、淡定的表象下的伟大。我借助原始、朴拙的造型,通过意象的手法主观地找寻世间特有的光与色的和谐、人与万物的交融。多年的艺术创作实践蕴含着我对生命过程的体验与沉淀;如今从视觉艺术到视觉文化的置换,将是对文化视觉概念的集成的一个大的展示,将从艺术观念和表现形式上展现出新的视野。我坚信艺术的人生和人生的艺术会像心中的那只荆棘鸟一样不眠不休,一生只为寻找那棵属于它的荆棘树,唱出美妙、动听、...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