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美国媒介上市的操作与运营

与中国的媒介资本市场相比 ,美国媒介上市的操作程序市场化与公开化的色彩更加突出 ,证券主管机关的权力仅在于保证媒介发行证券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山东视听》2004年04期
山东视听

西方电视媒体追逐收视率的消极影响

在西方电视媒体中,"收视率"是一个异常重要的概念。那么,电视媒体为什么要追逐收视率呢?《媒介与冲击》一书中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国际新闻界》2003年01期
国际新闻界

美国媒介素质教育运动中的七大分歧

随着媒介素质教育运动在美国的发展 ,投身在这一领域的教育工作者、社区组织者、学者、社会工作者和媒介从业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南京师范大学
南京师范大学

试析美国媒介外交

大众传媒在现代外交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外交行为实体借助大众传媒,通过新闻报道的方式影响舆论,在受众中建立信任、获得支持以及增强联系,进而促成或改变国家之间的外交政策,对国际关系的走向产生着直接影响。媒介外交作为外交的一种活动方式、手段和策略,服从和服务于以维护和发展国家利益为核心的整体外交战略,与政治外交、经济外交、军事外交、文化外交等共同构成了现代意义上的“大外交”。作为目前世界上唯一超级大国,凭借雄厚的软实力与数量众多、影响广泛的跨国传媒集团,美国媒介外交实践为其他国家提供了可资借鉴的发展思路。美国媒介外交最早可以溯源到黄色新闻高潮引发的美西战争时期,伴随着国际广播、卫星电视、互联网等媒介形态的演变,历经两次世界大战、冷战,在“9·11”事件后不断趋向成熟完善。作为媒介外交运作的最重要主体,美国政府通过健全媒介外交机构、完善新闻发布制度、设定媒体议程、国际政治危机应急传播管理、战时媒体管理、制造媒体事件等各种手段大力推行媒介外...  (本文共6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新闻界》2009年03期
新闻界

跨媒介经营:媒介融合下的传媒管理创新——以美国媒介综合集团管理经验为借鉴

在媒介融合的背景下,美国媒介综合集团的经营管理模式对我国的传媒管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东南传播》2007年06期
东南传播

浅析美国政府与美国媒介的复杂关系

美国的媒介自认为是独立于美国行政、立法和司法三大权力之外的第四权力、是美国社会的“无冕之王”,俨然自己与政府之间的关系是“对手关系”。本文...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