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太平天国文献基础方言问题研究

在太平天国史研究中,太平天国文献的用语问题向来不乏关注者。就方言问题而言,学界多认为太平天国文献主要使用的是客家方言,并据此得出了“太平天国国语是客家话”的结论。如太平天国史研究的大家钟文典先生说道:“太平天国文书和人们交往中使用客家话,是和太平天国的存在相始终的。因此,我们称客家话为太平天国的‘国语’,似亦可通。”~([1])研究客家文化的刘佐泉先生也说道:“太平天国的领导群体是由客家人组成,太平天国运动初期的基本力量又是客家人,太平天国运动初期活动地区亦是桂东南、粤西客家人居地,所以太平天国的官方文书、官方语言通用的是客家话,以致客家话成了太平天国的‘国语’。”~([2]88-108)广西方言研究的耆宿刘村汉先生亦持相同观点:“翻阅太平天国的文献,可以明白地看到他们讨厌‘京腔’,处处感觉到他们以客家话为国语的事实。”~([3]1-16)不过,也有一些不同的声音。如太平天国史学界的巨擘罗尔纲先生就多将太平天国文献的方言词解读为...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广西师范大学
广西师范大学

“客家话为太平天国国语”说考辨

在太平天国史研究中,太平天国的语言问题向来不乏关注者。过往研究多认为客家话就是太平天国的通语,部分研究者甚至认为其具有国语地位,这一结论主要基于太平天国的语言态度及语言实践。而在太平天国语言选择的评价上,则是言其得者多、言其失者少。通过对相关文献的重新整理,可以发现:就语言态度而言,太平天国的领导阶层确实青睐客家话,这种喜爱本质上是客家人在语言问题上一以贯之的态度的体现,但在太平天国的历史语境下,又表现为一种军事斗争的需要和统治者在神学上的个人追求。就语言实践来说,太平天国政权在典章制度上的一些有意或无意的设定,确实让客家话成为太平天国的强势语言,这包括了文体的规范、避讳的推行、军民的教育、图书的删订、职官的设置等方面。而更能说明问题的是客家方言在太平天国文献中的使用,在对太平天国文献的语音痕迹、词汇用法、语法特点进行综合考量后,可知客家方言当无可疑地为太平天国文献的基础方言,这点与太平天国的存在相始终。不过,太平天国从未授予客...  (本文共6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近代史研究》2019年02期
近代史研究

太平天国统治区的民变与政府应对研究

太平军之兴起,根源在于清政府吏治腐败,属官逼民反。但曾几何时,太平天国统治区(以后期苏南、浙江地区最为典型和突出)也民变蜂起。【注文1】以往有关太平天国的研究,多关注太平天国对清王朝的反抗,少谈(或不谈)民众对太平天国的反抗,这就引出了耐人寻味的“反抗反抗者”的问题,这哪怕是对一个兴起于草根民众的政权要保持长治久安,也是头等重要的问题——民心的所向和转向。然而,以往的论作对这一内含深意的历史现象仅间有提及,迄今尚无专著专文予以探讨。【注文2】本文拟通过关注太平天国统治区民变的历史样态、官方应对民变的举措及得失、民变的影响等问题,展现一幅在宏大政治叙事背景下地方社会发生危机的全景画,从而探讨太平天国衰败的内变教训,对源于民众的政权如何实现长治久安提供史鉴参考。一、 民变概说据附表,太平天国统治区的民变呈现1860年代高发、频发的时序分布特征。这一现象与江南太平天国统治区的社会生态关系密切。在战争中,一切服从并服务于军事。在业户大量...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同舟共进》2019年05期
同舟共进

失败的太平天国丧葬改革

我曾经多次见过太平天国所举行的婚礼,我可以说,除了不用指环以外,其他一切仪式都跟英国礼堂中的婚礼无异。新人同赴礼拜堂,教士为之祈祷,并严格审查新娘新郎的教理,再联合新人的右手,双方彼此接受了之后,教士以圣父圣子的名义为之祝福,宣布婚礼结束。这是英国人奥古斯塔斯·弗雷德里克·呤唎在《太平天国革命亲历记》一书中记述的太平天国时期平民婚礼的情形。很明显,这和已经流行了两千多年的中国传统婚礼完全不同,在呤唎眼里,这是“妇女摆脱了束缚,享有社会地位的象征”。事实上,在太平天国占据中国南方十多年时间里,不仅仅是婚姻礼俗的推陈出新,还有其他各个方面的改变。比如葬礼——中国人向来信奉“落叶归根,入土为安”,死去的人,不仅需要繁缛神秘的礼仪,还需要盛殓入棺,就地起坟,永归于大地。但当太平天国起事之后,这一传统被彻底颠覆。呤唎并没有详细记载太平天国改革葬礼的真实情况,他只是草草地写道:“一切佛教的丧礼和一般中国人的祭祀旧俗全都被严加禁止。他们建立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物鉴定与鉴赏》2019年19期
文物鉴定与鉴赏

浅谈太平天国玉玺

太平天国运动起源于清末,是我国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农民起义运动。虽然其波及的范围非常广泛,但仅存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就灭亡了。想要充分了解太平天国的历史,就必须针对当时的历史代表文物进行研究。存于中国国家博物馆的两枚太平天国玉玺,为我们提供了资料。现阶段,对太平天国玉玺的研究,学术界并没有一个统一结论。本文对太平天国玉玺进行简要的描述,具体如下:1 太平天国玉玺概述太平天国玉玺建立在太平天国政权之上。因此,需要明白太平天国运动的始末,才能确定太平天国玉玺的地位。太平天国由洪秀全(1814-1864)创建。他是广东省广州府花县的一名书生,屡试不中。其称在病重之际,遇到了天父,天父给予他“救苦救难,众生平等”的责任,由此创立“拜上帝教”。这为后面的太平天国运动打下了思想基调。太平天国运动可简单地分为金田起义、永安建制、突围北上、定都天京、出师北伐、领军西征、天京事变和防御战。1851年1月,洪秀全带领2万人在广西金田起义,建号“太平天国”...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历史教学(上半月刊)》2019年03期
历史教学(上半月刊)

太平天国时期江南地区的社会恐慌

太平天国时期,一场遍及江南、造成大量人口损失的社会恐慌风潮迅猛蔓延。民众迁徙避乱和自杀殉难是战时社会恐怖的两个重要表征,而战争、灾荒瘟疫和生产破坏等所致物价飞涨是社会恐慌的共同诱因。究其根源,还在于民众对太平军恐怖形象的巨大恐慌。民众对太平军的恐惧,既有先天立场和观念的排拒,也有在政治宣传、时人传述、匪盗栽赃、谶语谣言和太平天国社会战略弊端等多项因素作用下形成的后天观念和利益对立,同时也存在求生求安和从众的心态。需要强调的是,既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苏州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8年01期
苏州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从桃花坞到小校场——近代苏州年画在上海的转移与发展

图1、《珍珠塔前本》桃花坞年画王荣兴年画铺制作作为中国传统木版年画四大产地之一的桃花坞年画,在整个明清两代都是江南地区影响最大的年画品种,19世纪60年代的一场战火摧毁了这朵艺术奇花。幸运的是,历史并没有因此中断,仅仅过了十余年,这朵奇花又顽强地在上海这块中国最繁华的都市土壤上神奇绽开,并晕染上了奇异独特的都市风采——它就是上海小校场年画。在中国各产地年画中,上海小校场年画有着迥异于各地的鲜明特色,它延续了桃花坞年画的辉煌,造就了中国传统木版年画的最后一段繁荣。一、苏州年画的盛衰以及上海小校场年画的诞生苏州自古为东南名郡,唐宋以后商业越益繁盛,至明代时已成为工商业繁聚、人才荟萃之地。苏州是吴派绘画的中心,也是当时的版刻重镇,民间美术特别发达,涌现了大量优秀的文人书画家以及职业画工、雕匠,这一切催生了精美的苏州桃花坞年画。至清朝雍乾年间,苏州年画达到繁华顶峰,大的画铺有数十家之多,年画产量达百万张以上,作品行销江苏、浙江、安徽、山...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