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欧洲地震委员会第25届学术大会概述

1概况 1996年9一14日,欧洲地震委员会(ESC)第25届学术大会在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召开。出席这次大会的代表共约400人,他们分别来自欧洲及地中海沿岸等35个国家。提交大会的论文380余篇,其中有关地震预测、地震活动、地震危险性分析以及地震工程等方面的论文,约占全部论文的67%,比1994年第24届大会略有增加,反映了欧洲各国近年来对地震危险和地震减灾工作的关注程度。大会的主题报告有6篇,它们分别是:①冰岛的地壳运动与地震(P.Einarsson);②冰岛的地壳结构及其物理状态;③地震动力学(R.Madariaga),④走向地震预测的冰岛地震研究(R·Stefdnsson);⑤关于地慢过渡带的宽频地震资料(L.Vinnik);⑥地震学与工程(N.N.Ambraseys)。 除了学术研讨外,这次大会还改选了欧洲地震委员会的领导机构及下属各专业委员会的负责人。新选出的欧洲地震委员会主席是索波列夫(G.Sobolev),第一副主...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国际地震动态》1996年04期
国际地震动态

中国古代的地震预测

前言 中国的地震预测至少已有250。余年的历史,既积累了丰富的预测经验,也有成功预测的震例。本文概述了中国古代地震预测的兴起、发展与演变的过程。2观星测震兴起于周代中期 《隋书·百官中》记述:“太史掌天文、地动、风云、气色、律历、卜盆等事。”由此可见,中国古代的地震事归太史掌管。 世界公认的第一台测震仪—候风地动仪,就是东汉顺帝时的太史张衡(公元78一139年)发明的.公元前780年,在陕西歧山大地震后,提出“阳伏而不能出,阴迫而不得升,于是有地震”者,就是周幽王时的太史伯阳甫。这证明,中国古代的太史确如《隋书》所记,既管夭文事,也管地震事。 ’至子太史是否也管预测地震则是史无明记。 《隋书.经籍三》记述:“《周官》则分在保章、冯相、卜师、盆人、占梦、眠浸,而太史之职,实司总之。”保章是太史的属官之一,其职责在《周官》中也说得十分明确:“掌天星,以志星辰、日、月之变动,以观天下之迁,辨其吉凶”,“以五云之物,辨吉凶、水旱、降丰荒...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图书评论》1996年11期
中国图书评论

八旬老人勇攀地震预测高峰——郑联达和《大地震规律研究》

恰逢郑联达教授八十岁生日时,倾注他大量心血的《大地震规律研究》一书出版了。这是他有生以来出版的第一部地震方面的专著,不久,他的第二部专著《发震时间公式和唐山地震研究》也即将出版,另两部书稿正在酝酿之中。他这种异乎寻常的写作速度表达出他一种强烈的愿望:要在有生之年为解决地震预测这一世界科学难题作出自己的贡献。1976年一个夏日的深夜,阵阵电光闪过天空,突然之间,大地剧烈地抖动起来,刹那间,华北重镇唐山市被夷为平地,二十四万生命离开了人世,中国震惊了,世界震惊了。这场举世瞩目的巨大灾难促使郑先生从地震棚中踏人了地震预测研究的领域,一干就是二十年。郑联达先生早年毕业于西南联合大学物理系,毕业后一直致力于物理教学工作,转入地震预测研究后,他集自己几十年教授生涯积累凝炼的扎实广博的理论基础,科学慎密的思维方式,百折不回的钻研精神,一丝不苟的人生态度,在地震预测这座险峰上一步一个脚印地奋勇攀登,终于取得了令人可喜的成果。周恩来总理在邢台地震...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科技资讯》2016年36期
科技资讯

遥感技术在地震预测工作中的应用

我国位于亚欧大陆板块交界处,大陆板块的缓慢运动,使我国的地震发生频率相对较高。所以,能够及时、准确、有效地进行地震预报、监测以及震后救灾工作就显得非常有必要。遥感技术的特点是高效率信息收集、获取信息量较大、方式多样与间隔时间较短等,可以保证全方面24 h的动态监测,所以其用于地震预测、地震灾害现场调查与震后损失核算等是一个比较有价值的课题。该文主要对遥感技术用于地震预测工作进行简要描述。1遥感技术与地震遥感技术(RS)指的是通过使用一定的方式能够远距离获取“物体”的各种信息。使用遥感器远距离获取目标对象的各种数据,再采用特定方式对收集的数据进行分析研究,进而得到目标对象的相关情况。遥感技术是根据电磁波和地球表面物质之间的特定关系建立的,目的在于探测、分析、研究地球现有的资源和地理面貌,是对地球表面的空间与时间的特征以及规律变化进行观察研究的新型技术。遥感技术的优点是概括性强、综合性优异、宏观调控力强、具有直观可视性等,由此能够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国际地震动态》2017年04期
国际地震动态

关于推进数值地震预测的思考

引言  自1904年挪威著名气象学家VilhelmBjerknes首先提出:在掌握大气的初始状态后,可通过积分一组完备的动力-热力学方程组来了解天气演变[1]。经历了100多年的努力,如今天气预报已经完全进入了数值预报阶段。几乎同时期,1909年美国地质学家Gilbert根据天气预测的发展,在Science上也发表了一篇题为《地震预报》的文章:宣称科学预测地震的时代已经到来[2]。但是,同样100多年过去了,地震预报的数值预测模式才开始进入小规模的探索阶段[3]。  虽然美国地震学家Wood和Gutenberg于1935年指出,地震预报应包括“面积不太大的地点、确切或接近的时间以及地震震级”的三要素预报[4];中国科学家傅承义先生也指出,(地震)预告的最直接标志就是前兆,寻找前兆一直是研究地震预报的一条重要途径。但真正的地震预报探索里程开始于1966年邢台地震发生之后。也正是1966年,在美国,根据圣安德烈斯断层22年的地震发生...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国际地震动态》2017年08期
国际地震动态

关于地震预测体制的思考

地震预测是世界难题,目前还没有哪个科学家能准确的预测未来地震发生的情况,主要原因有3点:(1)目前我们还只能在地球表面开展地震观测(地球的不可入性);(2)破坏性地震的发生相对于天气预测来讲还是极小的概率事件,特别是7级以上的大地震,其孕育周期可能超过人的寿命。因此,一个科学家研究某一地区的地震活动规律时,可能毕生都难以经历一个活动周期。因此实验数据样本极少;(3)各地的地震分别具有不同的活动特点,无法借鉴。根据上述3个特点,笔者建议组织不同的科研团队,采用不同的工作方式来分别进行攻坚。针对第1个问题,建议组织大学、研究所的科研工作者开展应用地震波等观测资料深入研究地震成因、震源过程、地球结构等基础科学问题,利用重点实验室开展岩石破裂的各种物理观测的变化过程;其次组织一些科研工作者在地震频发地区建立地震预测研究试验场,实行观测、预测和科研相结合的工作机制(三结合非常...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