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建筑上的艺术”与“公共空间中的艺术”:联邦德国及柏林的公共艺术政策

01.雷纳特·沃尔夫《金色时光》,2017,柏林米特区夏洛特医院,摄影:马丁·舍恩菲尔德一、公共艺术发展的历史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经济危机,尤其使造型艺术家们饱受失业和贫穷之苦。在这一背景下,德国产生了在国家建设项目中将艺术与建筑结合起来的想法。1928年,德国历史上的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也就是后来称为“魏玛共和国”的政府做出决议,以“建筑上的艺术”(德语“Kunst am Bau”,英语“Art in Architecture”)为名,将艺术创作活动与公共建筑项目挂钩。不过,这一决议只是一个框架性的意向书,由于缺乏明确的指令,它实际上并没有产生实际成果。正因为如此,也未就“建筑上的艺术”应在建筑工程中所占的比例提出具体的规定。1933年,刚刚上台的纳粹政权将“建筑上的艺术”这一想法工具化,作为体现其政治存在感、扩张法西斯主义意识形态的工具。1933年到1945年期间产生的“建筑上的艺术”项目,必须符合当时占主导地位的自然主义艺术观...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建筑与文化》2018年12期
建筑与文化

“社区营造”模式下乡村公共空间营建策略研究

引言1.2解读“社区营造”模式下的乡村公共儿童、妇女为主,“集集大地震”后,村庄开近年来,乡村建设大量开展,在重视村民空间展社区重建。专家发现,桃米村的青蛙、蜻蛉类、物质生活环境与硬件设施的基础上,逐渐重视“社区营造”概念起源于日本,之后推广鸟类的种类在台湾的总种类中占据的比重大,乡村公共空间的营造,并进行了相应的实践,至台湾地区,是一种自下而上的组织及文化系居民确立营建“桃米生态村”,产业发展以生但营建过程中盲目追求现代化,将城市公共空统再造,它以社区共同体的理念作为营造的基态观光为主,通过生态社区的概念带动观光业。间直接复制到乡村,忽略人的尺度感、村民的础,体现“以人为本”的思想,注重社区居民2.1.1社区营造的参与主体生活习惯、本土文化等内容,造成空间活力降意愿的表达与传统文化的继承发展,在当局的桃米社区的营造采用自下而上的组织形低、功能单一,减弱了村民对乡村社区的归属引导下,居民自身运用当地材料、借助先进的式,包括新故乡...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当代美术家》2018年06期
当代美术家

谁的需求? 什么样的需求?——公共空间设计需求案例研究

1患者江姐日常行动轨迹分析图2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传声筒装置概念图#1公共空间中,大部分的设计是以达到各种规范和指标为设计目标的。一般来说,不同功能的公共空间,如广场、公园、街道、商场、医院、学校等,在设计之初都有各自的委托部门提出相应的设计要求,也就是设计任务书。设计单位根据要求,结合设计规范去完成,这是常识性的。委托部门提出的任务要求,是不是这一公共空间中所有人群的共同要求呢?同时,设计任务书是否就代表真正的需求呢?所谓的“真实的需求”又是什么呢?阿尔瓦罗·西扎是享誉世界的建筑大师,曾获得建筑普利兹奖,所以1999年当佛得角文化部邀请他改造佛得角圣地亚哥岛上的古城西达迪弗哈(Cidade Velha)时,当地居民充满了希望。西扎对富有地方特色的茅草顶住宅赞赏有加,但当地人却认为茅草屋顶既不安全也不舒适,不防火也不遮雨。当地人有自己的需求,他们抱怨茅草顶连年漏雨,容易失火,非常希望可以改变。但是当地的茅草屋顶是这个古城的重要标志...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小城镇建设》2019年01期
小城镇建设

乡镇聚居地公共空间活力解析

引言近几十年以来,伴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人们的生活从满足必要需求转为可选择的多样化生活。曾经单调、固定的生活也逐渐演变得多姿多彩,人们拥有了更多的选择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与此相反的是,人们的身体素质逐年下降,肥胖、患心血管疾病等现象明显增多。更多的乡镇聚居地居民开始关心自己的身心健康,休闲健身活动逐渐成为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目前关于乡镇聚居地公共空间层面的活力研究尚无经典论著,但将“活力”作为衡量空间品质关键词的关于城市活力的研究已有不少。1960年至今,国内外对城市中空间的活力进行了多方面的探讨。简·雅各布斯通过观察城市街道,认为活力与空间形态、人行密度、功能混合度和建筑年代等有关[1];扬·盖尔谈及可达性、空间形态和功能混合度三个要素对公共空间活力的重要性[2];高桥鹰志EBS组等则强调日常生活中人的行为与环境舒适度之间的关系[3];Anna Chiesura提出自然空间对人们生活的重要性[4]。大量的空间活力相关理论和要...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四川党的建设》2019年01期
四川党的建设

不做无谓的争论

处于一个喧嚣的时代,许多人常常热衷于各种无休止的争论,振振有词地发表各自的观点,即便是亲属、朋友、同事,因为看法不一致,难免争得面红耳赤。我曾经多次旁观这样的争论,其中一种最低级的方式是争论双方缺少在公共空间讨论的规则意识,争论迅速成为抬杠,情绪跟着迅速升级,继而开始人身攻击,破口开骂。然后,觉得骂对方本人不过瘾,就转而骂其家人,逐渐偏离了争论的主题。在这样的争论中,双方只讲立场,不论是非,只要你的观点跟我对立,你说什么我都一概否定。这样的争论,往往话语不对等,表面看是鸡和蛋讲,实际上是鸡和鸭讲。争论,首先争论的双方要有一个共同前提——彼此都是思考者,...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绿色科技》2019年03期
绿色科技

传统乡村公共空间解析与思考

1 引言农村与城市是人类社会两种不同形态的居住单元,农民的生活世界与城市有着天然区别,两者像磁极的正负极相互吸引、排斥着[1]。长期以来,乡村的建设发展都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乡村公共空间营造在乡村建设当中也处于被忽视的位置。近年受城镇化发展影响,国内乡村公共空间的规划设计表现出盲目追求“现代化”和“城市化”的发展趋势,忽视了农村的固有习俗、生活习惯和文化特色,新建乡村公共空间表现出活力不足,文化缺失等问题[2]。乡村公共空间对于改善村民生活质量有着显著影响。但目前乡村公共空间缺乏现代化的公共设施和科学的规划设计。如何丰富乡村公共文化生活,合理规划设计乡村公共空间,让每一个村民平等的参与到农村公共活动当中,成为目前乡村建设工作者的责任和追求。2 传统乡村公共空间解析2.1 传统乡村公共空间概念解析传统乡村公共空间作为乡村空间的核心组成,是村民日常生活交往的重要场所,是农民的社交中心,涉及农民日常的经济、政治、文化与生活的诸多方面。...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