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澳大利亚水资源管理情况

澳大利亚水资源属于州政府所有,管理权限主要在地方,传统的水权是附着在土地上一并属于私有的。19世纪末发生在人口主要聚居区域的干旱和引水冲突促成了澳历史上第一个分水协议的签署。在1901年成立的联邦政府的协调下,墨累河流域的维多利亚州、南澳、新南威尔士达成了分享水资源的协议,河水连同取水的权利从州到城镇到灌区到农户,被一层层分配。1917年开始运转到墨累流域委员会(RMC)保证了分水协议的执行,水资源支撑了流域内经济社会60年的大发展,使这一地区成为澳大利亚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其农业产值占全国农业总产值的41%。但是,水资源的粗放利用(包括过度开发、粗放灌溉和污水随意排放)引发的环境问题在20世纪60年代爆发,灌溉引起的盐碱化和内涝问题非常严重。20世纪90年代初,由于用水增长导致河道水量减少,墨累河滋生的大量蓝藻,造成震动全国的水质危机。这一切,促使政府对水资源的承载能力进行重新评估,并启动了以控制水的需求为主的水改革。这一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财政监督》2016年01期
财政监督

基于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的环境责任审计体系设计——以水资源为例

一、引言的管理水平。基于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水是人类生命得以延续、人类社会来建构水资源核算与责任审计体系,能赖以生存的前提条件,是粮食种植、能够将会计学和审计学的基本理论应用源开发、产品制造和日常生活过程中必于水资源管理和相关信息披露中来,能不可缺的关键因素。水资源是指人类在够将受托责任观和决策有用观应用于生产和生活活动中所需要的具有一定水资源管理活动中来,对于加强对水资质量前提和数量要求的水量,包括其经源利用的约束和考核以及全面开展水济价值和使用价值。水资源的管理历来资源责任审计工作具有重要的意义。是国之大事,对于社会经济的发展起着二、水资源资产负债表建构的极其重要的作用。2015年4月2日,国国际经验借鉴务院正式颁布《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一)澳大利亚水资源会计核算(简称“水十条”),计划明确提出对水资澳大利亚构建了水资源会计的概源进行全面严格的管理,推进水污染防念模型和会计准则,制定出了世界上首治和水环境保护工作,实行最为严...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科技进步与对策》2009年23期
科技进步与对策

澳大利亚水资源分配与管理原则及其对我国的启示

水资源短缺是困扰当今世界各国政府的主要问题之一,一些国家水资源极其丰富,比如加拿大、奥地利和爱尔兰;一些国家水资源极其匮乏,如中东的一些国家、澳大利亚和中国的北方地区。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最干旱的有人居住的大陆,降雨分布极不均匀,但是,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水资源管理得最好的国家。20世纪70年代前,澳大利亚一直采取的是和中国、美国西部及大部分国家相同的做法,修建了许多大型的水库,并对农民实行用水补贴。灌溉用水量占总可用水量的80%,地表和地下水超采及灌溉用水浪费等做法造成土地盐碱化面积增加,江河水质恶化,水变浑浊等问题。在过去的30年中,澳大利亚政府在水资源的分配和管理方面进行了深入有益的探索和改革,取得了不少成功的经验。如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在水资源改革整体方案中确立了可持续发展的基本原则、水权市场交易原则、水资源登记和许可证制度、水资源分配和管理的协商原则以及公众参与原则等,这些经验都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1澳大利亚水资源现状澳大利亚大陆...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国土资源情报》2016年05期
国土资源情报

澳大利亚水资源和水权管理

3.国土资源部国土资源战略研究重点实验室,北京100812)1概况澳大利亚同英国及一些欧洲国家一样有悠久的水权登记历史,有成熟的水权市场。其维多利亚州的《1886年灌溉法》就是因袭英国和法国的河岸权或滨岸权思想对该洲农业用水进行管理的[1-3],从而开创了在澳洲建立水权制度之先河。20世纪60年代因为其国内水资源危机的加深和管理制度上的一些不适应,澳大利亚水权改革开始与欧洲的河岸权体系分道扬镳,逐步转向由河岸权、先占优先权、灌溉水权、公共水权、私人水权等构成的混合水权体系。各州纷纷把水权从土地权中剥离出来,授予王室使用、供应、控制河流和湖泊水的权利[4],组建由政府控股的供水公司,开放水权交易市场,澳大利亚也独树一帜地发展为世界上实行可交易水权制度的领先国家。在澳大利亚法律中,无论地表水还是地下水都归属王室,即归属于国家。由于各州(和领地)水权已经登记完毕,现在想要获取地表水的新申请者,仅可从当前使用权登记者处购买;获取地下水水...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国土资源情报》2017年12期
国土资源情报

澳大利亚水管理法律规定及启示:基于《水法》

澳大利亚水管理法律开始时采用河岸权原则,区分地表水和地下水,将水权和对水物质的所有权区别对待。联邦体制下,各州管理辖区内的水资源及相关事项。但是,河岸权原则下的水权缺陷,因水资源的基础性,人口增长、经济发展以及城镇化进程的迫切需要,环境保护的日益重要性,国际义务的承担,明显地表现出来[1]。这需要制定原则上统一的联邦层面水管理法律与政策,由联邦政府统筹水资源的利用,以期实现水资源的优化配置。澳大利亚2007年颁布的联邦《水法》对水管理做出了详细规定,将管理权力赋予了澳大利亚联邦,实现了联邦层面的流域管理。中国和澳大利亚存在着相似的水管理问题,比如流域上游地区对水资源的开发活动会影响下游地区的水资源供给,农业、工业、生活、生态不同用途之间的用水冲突、管理与协调的问题等。本文回顾了澳大利亚水管理法律文件的制定历程,介绍并分析了澳大利亚联邦《水法》对水资源利用与管理的相关规定,总结其依法管水的经验,探讨中国如何从澳大利亚的水管理经验中...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
武汉大学

中国水资源市场化制度研究

我国是一个水资源短缺的国家,水资源很可能成为21世纪中国最为稀缺的自然资源,成为影响我国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制约因素。尽管我国水资源严重短缺,但又存在着水资源的严重浪费。出现这种“悖论”的根源在于我国水资源分配上沿用指令性配置模式,即主要通过行政手段来配置水资源,国家养水,福利供水,这种模式不仅存在着水权方面的结构性缺陷,难以对水资源的过量引用和大量浪费施加有力的制度约束,而且导致水资源价格严重扭曲,大大低于生产成本,起不到调节用水的杠杆作用,致使用水粗放增长,浪费严重,造成用水效率损失和生态环境的破坏。这充分说明指令性配置模式不可能使水资源得到高效配置和有效利用,在水资源日益稀缺的情况下,必须进行制度创新。市场是解决资源优化配置最有效的方法。水资源作为一种稀缺性经济资源,同样能够借助市场机制来实现其优化配置和高效利用。水资源市场化是指水资源的利用调配和水利基础设施的投入不再依赖政府的无偿拨款,而是通过对市场闲散资金的有偿使用来...  (本文共18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