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集成膜法用于胶州湾地区海水淡化的中试

膜分离技术正逐渐成为给水处理领域的研究热点[1]。20世纪90年代后期,出现了集成膜系统(IMS)的概念[2~4],即将微滤(MF)、超滤(UF)作为反渗透(RO)或纳滤(NF)脱盐的预处理技术。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考虑将UF用作海水反渗透(SWRO)的前处理方案[5~7],原因是其能够连续稳定地提供低浊度、低SD I值的产水,可使SWRO系统的运行更加稳定,不但延长了清洗周期,还大大提高了SWRO系统的性能,尤其是在原水水质变化较大的情况下。胶州湾属青岛市内湾,东西最大宽度约为25km,南北最大跨距为32 km,总水域面积为390 km2。由于人口的增加和工业生产的快速发展,胶州湾周边已经成为我国严重缺水的地区之一,亟待开发新水源。笔者采用中空纤维超滤膜组件作为反渗透的预处理单元进行了集成膜法海水淡化的中试,考察了UF—SWRO系统的优化运行参数和出水水质情况,以期为胶州湾地区的集成膜法海水淡化提供技术支持。1中试装置中试在胶...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海洋湖沼通报》2007年04期
海洋湖沼通报

胶州湾东部和青岛前海表层沉积物重金属分布特征及其对比研究

通过各种途径进入水环境的重金属,绝大部分迅速地通过悬浮物的吸附、沉降转移至沉积物中。悬浮物在被水流搬运的过程中,当其负荷量超过搬运能力时,逐步转变为沉积物[1]。因此沉积物是重金属等环境污染物的源和汇,是水体污染物质的指示剂,不仅可以反映水体污染状况,而且对于水环境监测和水污染治理都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2]。pH、Eh、有机碳和硫化物等环境因子对重金属在沉积物中的迁移、转化等地球化学行为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3]。因此研究沉积物中重金属含量与有机碳和硫化物含量之间的相互关系,对揭示重金属污染的来源、现状及其潜在的生态危害有重要的科学意义。胶州湾是一个半封闭型的浅海湾,面积为374.4km2[4],平均水深7m,最大水深64m。湾内主要有龙泉河、洋河、大沽河、墨水河、白沙河、李村河和海泊河等12条较大型的河流泻水。东岸李村河和海泊河除汛期外,基本无排水,常年用于排污。已有研究发现胶州湾东部受人类活动影响较严重[2,5,6,7,8]。...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海洋湖沼通报》2018年06期
海洋湖沼通报

近年来胶州湾营养盐结构与限制变化的探讨

引言适当浓度的营养盐是浮游植物生长的物质基础[1-2],在光合作用过程中,这些营养元素被浮游植物所摄取,构成其重要组成部分。营养盐浓度与结构的变化首先会对海洋浮游植物群落产生影响,而浮游植物作为海洋初级生产的主要承担者,是海洋食物链的基础环节,因此营养盐的浓度和比例,不仅决定着海区的初级生产力,也决定了海洋生物群落的粒径谱、组成与结构,进而通过食物网影响渔业产量和地球化学通量[3]。图1调查海域和站位Fig.1 Locations of survey stations in the Jiaozhou Bay随着工农业生产的迅猛发展和人类生活水平的极大提高,大量富含营养元素的废水排入海洋,导致近海水域富营养化现象日益严重,破坏了水域原有的生态平衡[4]。胶州湾位于山东半岛南部,为青岛市境内的半封闭海湾。近年来,伴随着胶州湾海洋经济的快速发展,胶州湾海域营养盐浓度不断增加,营养盐结构也发生了明显变化。胶州湾海域的营养盐变化已经有很多...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齐鲁周刊》2019年08期
齐鲁周刊

龙头胶州湾

胶州湾发现史在遥远的中生代,新华夏背斜隆起带上启动了地壳的断裂凹陷,上升区形成山脉,而相对下沉者则构建出开阔平缓的骨架,形成胶州湾的雏形。此后时间漫长,地壳继续凹陷,海水持续上涨,被草原植被覆盖的陆相盆地成为诸河入口,及至距今一万一千年前,气候变迁、潮流的水动力塑造,深水航道形成,胶州湾最终演变为现在的胶州湾。那时胶州湾水域广阔,是现在面积的三倍,海平面也比现在高出3到5米。如果恢复到当时的样子,现在繁华的青岛市区,很大面积都在水面以下,上空应该还有成群的鱼儿,游来游去。因天然优势,胶州湾的海面上很早就出现了人、船和商业。鱼盐之利、铜冶之精、纺织之强逐渐凸显。有唐一代,胶州湾畔板桥镇即久为海运通道。入宋后,胶州湾是距离国都最近的港口,往来的日本、朝鲜商船舳舻千里、鳞次栉比。清朝时期,胶州湾上船来船往的热闹景象成了胶州八景之一:“每秋冬之交,估客骈集,千樯林立,与潮波上下,时而风正帆悬,中流萧鼓,转瞬在隐约间;又令人想蜃楼海市,咫...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治淮》2016年12期
治淮

青岛市环胶州湾近岸区域地下水环境保护探讨

一、胶州湾区域概况胶州湾位于黄海之滨,山东半岛的南岸,环湾地带均为青岛市辖区。胶州湾是以团岛头(36°02'36〃N,120°16'4VE)与薛家岛脚子石(36°00'53〃N,120°17'3(TE)连线为界,与黄海相通的半封闭式海湾。海湾东西宽27.8km,南北长33.3km;湾口开向东南,口门最窄处为3.1km,岸线长187km;海湾面积397km2,平均水深约7m,最大水深64m。注入胶州湾的河流有大沽河、墨水河、白沙河、洋河等12条河流,流域面积大于100km2的共7条。大量的泥沙输入在河口区造成较宽阔的河口三角洲、潮坪等地貌单元。上述诸河皆为季节性河流,汛期集中在7、8、9三个月。海湾东侧和南侧陆域为崂山山地和珠山山地,北部和西部则为胶莱河平原及丘陵。胶州湾大部分海岸为基岩海岸,只有红石崖以北至山角底为粉砂淤泥质海岸。胶州湾沿岸自东向西分别与青岛市区、城阳区、胶州市、黄岛区相邻。伴随着城市化的进程和沿岸经济的迅猛发展...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治淮》2016年12期
《青岛文学》2017年01期
青岛文学

邀你夜晚听蟋蟀(组诗)

秋葫芦秋天的半斤八两结成几个葫芦夕阳中的西墙像极了一首旧词蔓叶正在枯萎葫芦呼之欲出为秋天预备的秘密在阔大的怀抱里一串串吊着你看到了我是赤手而来轻轻转动口中念念有词不是经文不是妄语你忠于某个寓言闷声不响守口如瓶秋葫芦摸摸你的大脑袋人类的小手算得了什么福禄寿禧不是这个小院俗气的名字西墙和葫芦我在此把心收起把琴放下夜听蟋蟀秋夜的弦拉响唱什么你若向草丛里伸出手它就能叫出你的名字听秋虫断断续续的交待说草已没顶夜正新颜这么大的夜晚随处都有呼唤叫出西厢里的灯光南墙根的耳朵我正在修改的诗行沾染了蟋蟀唱的柳腔高一声低一声你在呼她在喊石缝里墙根下全是小嘴都是耳朵秋天的夜晚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