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教唆犯未遂的范围——刑法第29条第2款的检讨与完善

作为教唆犯停止形态中的重要概念,教唆犯的未遂并不是伴着刑法的出现而诞生的。在封建制及早前的刑法中,因没有关于教唆犯的专门规定,不存在教唆犯未遂的范围之争。自从1871年德国刑法典将教唆犯从正犯中分离出来,教唆犯成为一种独立的共犯人类型,并按共犯独立性原则处罚以后,就开始了教唆犯未遂的范围之争,这种争议实际上是共犯从属性说与共犯独立性说争议的一部分。一、教唆犯未遂范围的界定关于教唆犯的性质,国外刑法学界有共犯从属性说与共犯独立性说之争,两者对教唆犯未遂的范围持不同的观点。共犯从属性说以客观主义为基础,认为教唆犯本身不具有独立的犯罪性和可罚性,其成立犯罪和负刑事责任的根据,都从属于实行犯即正犯,以实行犯的有罪性和可罚性为前提。教唆犯的未遂须以被教唆者的行为构成犯罪为前提,如果实行犯没有犯被教唆的罪,教唆犯不成立。共犯独立性说则以主观主义为基础,认为教唆犯的犯罪性和可罚性,以其自身固有的主观恶性为转移。只要教唆犯基于主观恶性,实施了教...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刑事法评论》2007年02期
刑事法评论

论教唆犯的性质

一、前提:共犯人的分类中国大陆刑法第26条至第28条分别规定了主犯、从犯与胁从犯的定义及其处罚原贝华’〕,第29条第1款规定:“教唆他人犯罪的,应当按照他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处罚。教唆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的,应当从重处罚。”同条第2款规定:“如果被教唆的人没有犯被教唆的罪,对于教唆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多数观点主张,中国大陆刑法同时采用双重标准,将共犯人分为主犯、从犯、胁从犯与教唆犯ot2]笔者认为,中国大陆刑法仅将共犯人分为主犯、从犯与胁从犯,虽然刑法对教唆犯作了明文规定,但在对共同犯罪中的教唆犯进行处罚时,依然必须区分其是主犯还是从犯,抑或是胁从犯,故教唆犯与主犯、从犯、胁从犯并不是一种并列关系o[3)中国大陆刑法没有明文将共犯人分为(共同)正犯、教唆犯与帮助犯,但刑法理论在讨论共同犯罪的问题时,经常从学理上将共犯人分为正犯、教唆犯与帮助犯4〕。例张明楷·论教唆犯的性质如,有关共同犯罪的未遂、既遂以及共同犯罪的认识错...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

《甘肃政法学院学报》2017年05期
甘肃政法学院学报

论教唆犯刑事责任的边界——以《刑法》第29条第2款为中心的展开

基于全面保护法益的需要,各国刑事立法相继确立教唆犯的处罚规则。与正犯相比,教唆犯并不能支配构成要件的结果,不具有形式意义上的构成要件该当性。但在共同犯罪过程中,教唆行为的因果力往往贯穿于整个犯罪过程,对犯罪结果的发生有不可替代的责任,具有实质可罚性。然而,教唆毕竟非构成要件行为,对教唆犯的处罚亦不可与正犯等量齐观,如何准确、合理地划定教唆犯刑事责任的边界,是共同犯罪领域的核心问题。一、问题所在:教唆行为定性处罚的误区(一)“逆向解释”的逻辑谬误我国《刑法》第29条第2款规定:“如果被教唆的人没有犯被教唆的罪,对于教唆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从文义上看,此处的“被教唆的人没有犯被教唆的罪”,可以分为两种情形:其一,教唆A罪实行A罪,但实行行为没有既遂。如,甲教唆乙入户盗窃,乙接受教唆后,在盗窃的过程中被房屋主人发现而没有成功。其二,教唆A罪实行B罪,且能够肯定实行行为与教唆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如,丙教唆丁实施抢劫,丁接受教唆后...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6年02期
法制博览

教唆犯的性质之争论

一、教唆犯性质在刑法学界的三种观点首先我们应该清晰几个概念:第一,教唆犯这一名词是出现在共犯分类当中,所以说教唆犯应当是共犯中的一种特殊形式;第二,共犯从属性说,它的原理是,如果要求共犯(这里主要指教唆犯和帮助犯)成立犯罪,那么正犯需着手实行了犯罪。第三,共犯独立性说,它的原理是,共犯(同指帮助犯和教唆犯)是否应受到处罚的关键点在于共犯其本身的行为,与正犯是否着手犯罪无关。教唆犯的二重性说主张的观点是,第29条第1款表达了教唆犯从属性说,而第2款则阐述了教唆犯的独立性。认为这样解释有利于全面理解我国《刑法》关于教唆犯内容的规定。这一观点分开来看,都有其定性的道理,但是同时出现在教唆犯的性质上,在逻辑上未免有些矛盾,可能会造成理论上的复杂。原因在于两种学说的理论基础是完全不同的,再具体案件中会对处理的结果产很大的影响,出现不符之处,这也是笔者对于这一观点持否定的态度的主要原因。教唆犯独立性学说认为,多个行为人实施共同犯罪时,教唆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4年18期
法制与社会

教唆犯若干问题探析

教唆犯又称造意犯,其特征在于制造犯意并通过他人实现其犯罪意图。根据我国《刑法》第二十九条规定“唆使他人犯罪的”是教唆犯,因而其是一种比较复杂的共同犯罪人类型,在犯罪构成或是定罪量刑上都具有一定的特殊性。一、教唆犯在刑法中的地位当前无论是大陆法系,还是英美法系都将教唆犯规定在共同犯罪中,同样我国现行刑法也将教唆犯作为共犯处理,可见在教唆犯共犯问题上各国的立法态度是明确的,但是对于教唆犯地位理论的理解却有所不同。(一)大陆法系中教唆犯的地位开辟资产阶级教唆犯之规定的先河的是1810年法国刑法典,其中之六十条第一项规定:“凡以馈赠、约许、利用权势、奸诈、教唆或指使他人犯重罪或者轻罪的,应以重罪或者轻罪之从犯论”,但是该规定并未将教唆犯与帮助犯区别开来,且该条中关于教唆犯的含义也较为狭隘。目前大陆法系国家都普遍承认了教唆犯共犯的性质,但是对于其地位还是有所不同的,主要有以下两种:1.教唆犯的从属性地位。对于该观点主要是形式古典学派所认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知识经济》2013年24期
知识经济

浅议教唆犯的性质

国内刑法学界对教唆犯的性质的争论由来已久,其原因也在于每种孪说都具有它的合理之处,但是作为学界的通说,二重性说已为大多数学者所接受。究其原因在于从厲性说和独立性说都不能够全面地分析教唆犯的性质,而二f国内刑法学界对教唆犯的性质的争论由来已久,其原因也在于每种学说都具有它的合...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