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大湄公河次区域反跨境人口贩运的国际执法合作

大湄公河次区域是指澜沧江——湄公河水系干流和支流流过的整个地区,包括柬埔寨、越南、老挝、缅甸、泰国和中国六个国家。1992年,在亚洲开发银行的倡议下,六国共同发起了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机制,以推动区域的经济发展和共同繁荣。目前,区域内有三大合作机制: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机制、东盟—湄公河流域开发合作机制以及湄公河流域可持续发展合作机制。在这三个合作机制的推动下,大湄公河次区域的经济迅速发展,已经成为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地区之一。当前,大湄公河次区域的国际合作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同时也面临着区域经济发展不均衡、开放程度参差不齐、非传统安全问题突出等挑战。其中,跨境人口贩运犯罪活动的迅速蔓延成为近年来该地区面临的突出问题,严重影响着区域内的经济合作、人员安全和国际形象,给区域发展造成了极大困扰。一、反跨境人口贩运的法律依据反跨境人口贩运是指为了使人免遭剥削,政府组织各方力量,采取预防、惩治跨境人口贩运及保护其受害者的措施,以打击跨...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公共外交季刊》2011年04期
公共外交季刊

中国对大湄公河次区域国家的援助

大湄公河次区域国家(指缅甸、越南、泰国、老挝和柬埔寨5国)与中国毗邻,新中国成立之初就已经开始了对他们的援助,在中国的对外援助对象中,大湄公河次区域国家始终占据着重要而特殊的地位。冷战期间,中国对大湄公河次区域国家的援助有着浓厚的意识形态色彩;冷战结束后,中国调整了对外援助策略,主要着眼于发展睦邻友好合作关系,在力所能及的基础上开展援助。援助的公共外交意义20世纪90年代,随着中国国力和在东南亚地区影响力的上升,“中国威胁论”沉渣泛起。为了谋求“共同发展、互利共赢”,中国将对大湄公河次区域国家进行援助与发展双方平等互利的合作关系结合起来。一方面,中国对大湄公河次区域国家进行经济援助可以充分体现“睦邻、安邻、富邻”的周边政策和“和谐世界”的外交理念。另一方面,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提高,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表现也越来越多地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对大湄公河次区域国家进行援助也是中国履行大国责任,塑造负责任大国形象的一种途径。20世纪90年代...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国际融资》2018年03期
国际融资

大湄公河次区域各国部长批准新环境议程

2018年2月初,大湄公河次区域(Greater MekongSubregion,简称GMS)六国环境部长共同批准一项五年环境议程,其中包括超过5.4亿美元的重点项目,这些项目旨在促进绿色投资、增强环境合作,从而帮助大湄公河次区域实现可持续增长。2018年1月30日至2月1日,第五次大湄公河次区域环境部长会议于泰国清迈举行,此次活动包括为期两天的绿色增长论坛,主题为“包容性绿色增长:投资可持续的未来”,重点关注绿色技术、绿色能源、可持续的基础设施、气候适应能力,以及自然资源投资等方面的政策对话及活动。大湄公河次区域(GMS)成员国包括柬埔寨、中华人民共和国(特别是云南省和广西壮族自治区)、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缅甸、泰国和越南。在这次论坛上,大湄公河次区域(G M S)各国部长通过了“GMS核心环境项目战略框架与行动计划(2018—2022)”。该项目于2006年发起,由亚洲开发银行(简称:亚行)管理,现已进入第三阶段。目前,项目...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国际融资》2018年07期
国际融资

大湄公河次区域国家加强粮食安全及农业区域合作

2017年秋季,在柬埔寨暹粒召开第二届大湄公河次区域(GMS)农业部长会,回顾了大湄公河次区域农业合作成果,审议通过了《GMS安全与环境友好型农业价值链促进战略及暹粒行动计划(2018-2022年)》,并发表了《第二届GMS农业部长会联合声明》。在此基础上,农业工作组第十五次年会于今年初夏在中国普洱市举行。在这次会议上,来自大湄公河次区域(GMS)六个成员国农业部门的高级官员一致同意,要加强粮食安全区域合作,促进气候友好型农产品的贸易,并加快落实第二届GMS农业部长会议上通过的《GMS安全与环境友好型农业价值链促进战略及暹粒行动计划(2018—2022年)》。农业工作组第十五次年会于2018年5月29—30日举行,会上,来自柬埔寨、中国、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缅甸、泰国和越南的高级政府官员高度评价了大湄公河次区域(GMS)农业支持核心计划(二期)与私营部门的合作,私营部门为来自政府的科学家提供了培训,包括如何在实验室内分析粮食安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课程教育研究》2013年14期
课程教育研究

大湄公河次区域旅游业领导人综合能力培养的课程设计与构想探析

一、前言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机制始于1992年,迄今已运行20余年,在交通、能源、电信、环境、农业、人力资源开发、旅游、贸易便利化和投资等九大领域已取得阶段性成功。该合作机制加强了GMS各国之间的联系,提高了次区域的国际竞争力,也推动了地区经济的迅速发展和融合[1]。在GMS各国政府、亚洲开发银行和大湄公河次区域旅游协调办公室(MTCO)的共同努力下,GMS各国的旅游合作进程不断深化并取得阶段性成果,中国、泰国两国旅游业蓬勃发展,老挝、越南、柬埔寨等国的旅游可持续发展项目建设取得长足进展,缅甸也开启了旅游业发展的历史进程。得天独厚的自然旅游资源、灿烂的文化积淀和独特的民族风情,使本地区成为世界上最富吸引力的旅游目的地之一。二、GMS旅游业领导能力提升课程设计的必要性在共同推进GMS各国旅游合作,共同增强旅游产业国际竞争力的进程中,从旅游产业管理部门领导人对旅游业发展的整体构思的把握,大湄公河次区域旅游行业人员整体素质仍不高,具...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国际贸易问题》2017年01期
国际贸易问题

影响滇桂面向大湄公河次区域沿边开放的因素研究

引言沿边开放是中国“三位一体”全方位开放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中国约2.28万公里的陆地边界线上分布着8个沿边省区,与14个国家接壤。随着新一轮沿边开放与西部大开发的推进,面向西南沿边开放已成为中国对外开放进程中的一大亮点。而大湄公河次区域(Greater Mekong Subregion,以下简称GMS)是中国面向西南沿边开放的重要地区,GMS包括澜沧江-湄公河流域内的柬埔寨、老挝、缅甸、泰国、越南以及中国。作为直接参与该次区域合作的两大西南省区—云南、广西是中国面向GMS沿边开放的重要门户(云南、广西分别于1992年、2005年加入GMS),滇桂省区拥有独特的区位优势—与GMS三大成员国缅甸、老挝、越南接壤并与泰国邻近,是中国与东南亚互动的前沿地带。此外,兴边富民以及推进泛珠江三角区域合作等战略共同作用于该地区,都极大地促进了其外向型经济的发展。云南与广西进一步扩大面向GMS沿边开放,不仅有利于自身跨越式发展,更有利于推动双...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