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秦岭南北5地中华稻蝗(Oxya chinensis)的亲缘关系

中华稻蝗(OxyachinensisThunberg)是一种高度嗜水且无远距离迁飞能力的昆虫。王海川等[1]通过对陕西汉中和长安两地(分别在秦岭南北)的中华稻蝗2个种群形态特征进行主成分分析和判别式分析,并参考卵囊的特征及胚胎发育过程中耗氧率的变化特征,提出:由于长期的自然地理阻隔和中华稻蝗自身扩散能力的限制,分布在陕西汉中和长安两地的中华稻蝗被分成两个相对独立的地理宗或居群。秦岭山脉由于山体高大在世界动物地理区划中是东洋区和古北区的分界,在我国的动物地理区划中是华北区和华中区的分界[2,3]。除汉中和长安外中华稻蝗在秦岭南北麓的其他地区还有广泛的分布,这些地区分布的中华稻蝗并没有得到研究。为了研究秦岭山脉在中华稻蝗种群分化中的作用和秦岭南北中华稻蝗不同种群的关系,本文选择秦岭以南的两个样点和秦岭以北的3个样点进行分析。1 材料和方法1.1 标本和原始数据  本研究所用标本为陕西师范大学动物研究所标本室所藏标本,详见表1和图1。...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农业环境科学学报》2011年12期
农业环境科学学报

重金属镉和铬在中华稻蝗(Oxya chinensis)体内的组织分布

镉(Cadmium,Cd)是一种毒性极强的环境污染物,能对人体健康造成不良影响[1],美国毒物管理委员会(ATSDR)将其列为第六位危及人类健康的有害物质。进入生物体内的镉难以被降解,在食物链中的生物器官内富集,引起慢性中毒[2-3]。镉进入人体后,主要损害肾小管,干扰肾脏对蛋白质的排除和再吸收作用,引起蛋白尿、糖尿等的增加;镉对肾功能的损害还表1土壤、水稻叶片及中华稻蝗的镉和铬含量(mg·kg-1)Table1Cd and Cr concentration in soil,rice leaf andO.chinensis(mg·kg-1)注:表中各值以6次重复测定结果的平均值±标准误表示。Note:Each value of insects is the mean of six replicate±S.E(.n=6).重金属Heavy metal土壤Soil水稻叶片Rice leaf中华稻蝗O.chinensisCd0.08±...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农业环境科学学报》2012年01期
农业环境科学学报

中华稻蝗(Oxya chinensis)对重金属镉的累积及排泄

镉(Cadmium,Cd)是环境中重要的污染元素之一。人类的工业生产活动往往能够引起环境Cd污染。有色金属的开发冶炼、煤炭燃烧、垃圾焚烧、磷酸盐肥料等工业在生产过程中都会向环境中排放含Cd废物[1-4]。进入环境中的Cd很难被生物体降解,从而导致生物体中Cd的过量累积,以至影响生物体正常的生命活动[3-4]。昆虫是世界上物种最丰富、数量最多的生物之一。环境中的重金属可通过昆虫的呼吸、表皮和摄食等途径进入昆虫体内。通过取食方式进入昆虫体内的重金属常在中肠上皮细胞中积累,上皮细胞具有阻止重金属进入昆虫体内的作用。就植食性昆虫而言,取第31卷第1期农业环境科学学报食是重金属进入昆虫体内的一条重要途径。由于植食性昆虫取食被土壤重金属污染的农作物后,重金属可通过食物链在昆虫的消化道等器官中累积,重金属通过食物链影响植食性昆虫的研究备受关注[5-6]。昆虫在受到Cd污染影响的同时,也发展出独特的解毒机制以减少体内过量重金属的危害,并维持机体...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农业环境科学学报》2010年12期
农业环境科学学报

铬在中华稻蝗(Oxya chinensis)体内的累积及对抗氧化系统的影响

中华稻蝗在我国大部分农区都有分布,尤以水稻田中分布较多,是山西省重要的农业害虫。当其生存环境中有重金属污染时,重金属可通过污染土壤-栽培水稻-植食性动物这种食物链方式累积[1]。山西省是我国重要的能源重化工基地,重金属Cr污染严重,王晋生等人有过报道[2]。Cr在自然界中存在的两种稳定状态是3价铬(Cr3+)和6价铬(Cr6+),其毒性主要是由Cr6+引起的[3-5]。据报道,某些Cr6+的化合物在生物体内具有致癌作用,皮肤接触会造成皮肤溃疡和过敏反应,长期接触铬酸盐可导致味觉和嗅觉减退以至消失,手掌皮肤干裂,还会出现肠胃症状如胃痛、胃炎甚至消化道溃疡等症状[6]。近年来,Cr对植物生长发育以及对动物抗氧化酶系统的影响均有大量的报道,如马丽苹等通过用不同浓度的Cr6+溶液培育小麦,发现高浓度的Cr6+溶液对小麦的发芽有抑制作用[7]。李丽君等用不同浓度的Cr6+溶液培育玉米,发现高浓度的Cr6+溶液对玉米的发芽有抑制作用[8]。...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国农业科学》2008年07期
中国农业科学

5-氨基乙酰丙酸对中华稻蝗(Oxya chinensis)的杀虫活性及对3种酶活性的影响

0引言【研究意义】中华稻蝗(Oxya chinensis Thunberg)主要分布在非洲、大洋州和亚洲,在中国除西藏和青海等少数省份外其余各省均有分布[1]。中华稻蝗对水稻及其它禾本科植物为害严重,目前人们使用有机氯、有机磷、氨基甲酸酯类等多种杀虫剂进行防治。虽然这些传统杀虫剂防治蝗虫效果显著,但有报道表明部分中华稻蝗种群对有机磷农药产生了一定程度的耐受性[2,3]。光敏剂是一种通过自身的光敏性诱发生物体氧化损伤的化合物。卟啉杀虫剂是其中毒杀效果最强的一种,其作用机理是通过产生具高氧化活性的1O2诱发机体氧化损伤从而使细胞明显失活、钝化,最终导致生物体死亡。与传统的有机磷农药相比,卟啉杀虫剂显示出以下优点:在可见光下迅速降解,降解产物无毒;其产生的活性氧在细胞上的生化作用位点较多,多数昆虫不易对其产生抗性[4]。因此,光敏杀虫剂具有成为以绿色安全方式控制蝗虫种群数量的新型环保杀虫剂的开发潜力。【前人研究进展】Rebeiz等[5...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山西大学
山西大学

华北地区中华稻蝗Oxya chinensis部分种群遗传结构及其与马拉硫磷急性毒性之间的关系

近年来随着耕作制度、生态环境的改变,以及全球异常气候条件的影响,中华稻蝗发生也变得更加严重。由于生态和地理环境的不同,生活于不同地区的中华稻蝗种群具有不同程度的差异。所以对中华稻蝗的防治研究应以种群为单位,通过了解不同种群的遗传结构,为防治研究提供基础资料。研究表明,马拉硫磷的急性致死作用与中华稻蝗等位酶基因型之间存在相关关系,所以等位酶基因型可能作为中华稻蝗潜在的抗药性监测指标。中华稻蝗是一种地域性的蝗虫种类,对水的依赖性比较强,中等程度的地理隔离将会显著限制种群间的基因交流,从而导致种群内遗传多样性的产生和不同地域种群间遗传分化的存在。不同种群间遗传结构的分化就使得农药的抗药性监测不能一概而论,而是要因地制宜,因种群遗传背景而异。本文通过等位酶分析方法研究了山西和陕西中华稻蝗三个自然种群的遗传结构和种群间的分化程度。毒力实验测得马拉硫磷对各个种群的LC_(50)值,并用相应LC_(50)浓度的马拉硫磷分别处理这几个中华稻蝗种...  (本文共5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