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唐代“捣衣”风俗考略

来的唐诗选编选注者,无不注目李白的《子夜吴歌四首》。题冠“子夜”,是“有女子名子夜,造此声”;因后人在此“声”中填以“四时之词”,所以“谓之《子夜四时歌》”;又因此歌属清商吴曲,故又称其“子夜吴歌”。此歌“本四句”,将其“拟之六句”,则是李白的独创。①请看李白此诗的第三首: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写的是“捣衣”,地点是长安,季节是秋天,时辰是夜晚,为的是“良人”,盼的是“罢远征”,表达的是“玉关情”。细品诗韵,不禁要问:在唐代京师秋天的“一片月”,为何兴起“万户捣衣声”的浩大气势?即因熟读此诗,方引起笔者对“捣衣”的有关事象的深究与探讨。一、““捣衣”不是洗衣,不是缝衣,也不能说是捶衣。它是衣服缝制前的一种特殊劳作捣衣的“捣”字,亦作“涛”或“倒”。对究竟什么是李白笔下的“捣衣”,长期以来学术界则是众说纷坛,归纳起来,说法主要有三种:一是把它说成是“洗衣”。像周昌谷先生的《李白诗意...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中文自学指导》2000年06期
中文自学指导

“捣衣”杂谈

长安城中秋夜长,佳人娜石摘流黄。 香杆纹砧知远近,传声递响何妻凉。 七夕长河烂,中秋明月光。 蜡蜡塞边绝候雁,鸳鸯楼上望天狼。 这是有“北地三才”之称的北朝诗人温子异著名的《捣衣》诗,也是古诗中写捣衣比较纯粹、典型的作品。它的凄婉华艳、缠绵感伤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也对后世以捣衣为题材的诗作构成了巨大影响。在汉魏六朝至唐代诗歌里,关于“捣衣”的描写和记载非常普遍。如汉,班婕好《捣素赋》、魏·曹毗《夜听捣衣》,宋“谢惠连《捣衣》,梁·僧惠儡《咏独柞捣衣》,北朝·庚信《夜听捣衣》,唐·刘希夷《捣衣篇》,李白《捣衣篇》,杜甫《捣衣》,刘禹锡《捣衣曲》等等,不胜枚举。仅笔者对汉魏六朝诗的粗略统计,以捣衣为题或涉及捣衣者即将近百篇。从这些古诗所记看,捣衣本是民间非常普通的一种家务劳动,既无复杂之处,亦无神秘可言。不曾想,千百年后,捣衣竟成文学史上一大悬案。因笔者多年前曾于鲁西南亲睹捣衣之事且对此早有关注,故不揣浅陋,缀此续貂之文,未知当否,...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文史杂志》2000年05期
文史杂志

“捣衣”释疑

读传统诗词常见“夜听捣衣”、“砧杵夜千家”等诗句。如三国时期(魏 )曹毗有《夜听捣衣》诗 :“寒兴御纨素 ,佳人治衣襟。冬夜清且永 ,皓月照堂阴。纤手叠轻素 ,朗杵叩鸣砧……”。唐代李白的《子夜吴歌》 :“长安一片月 ,万户捣衣声。秋风吹不尽 ,总是玉关情。何时平胡虏 ,良人罢远征”。唐杜甫也有《暮归》诗 :“客子入门月皎皎 ,谁家捣练风凄凄”。唐人韩友《酬程近秋夜即事见赠》诗 :“长簟迎风早 ,空城澹月华。星河秋一雁 ,砧杵夜千家……”宋人贺铸《捣练子》词 :“斜月下 ,北风前 ,万杵千砧捣欲穿 ,不为捣衣勤不睡 ,破除今夜夜如年”。洗衣常用木棒捶捣 ,这是人共皆知的事实。而今很多小镇或农家 ,洗衣机都很普遍 ,但洗厚件仍要拿到溪河、塘边的石上用洗衣棒捣。这个古老的洗濯方法 ,在神州大地的很多地方依然流传。但是从上列这些诗词中的“捣衣”一辞来看 ,理解为洗衣时的捣衣 ,那就大错特错了。设想 :夜里千家万户同时洗衣 ,或一齐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0年02期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唐诗“捣衣”事象源流考

李白《子夜吴歌四首》之三日: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 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 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山 对于诗中的“捣衣”,众说纷纭,笔者拟对这一问题略抒己见。 一、“捣衣”不是洗衣,不是缝衣。也不能说是捶衣。它是衣服缝制前的一种特殊劳作 捣衣的“捣”字,亦作“持”或“捌”。对究竟什么是李白笔下的“捣衣”,说法主要有三种: 一是“洗衣”,像周昌谷先生的《李白诗意图》,就有这种说法;∞二是“缝衣”,陈绍仁先生即认为“古人把缝衣称为捣衣”;④第三种观点,也可以说最普遍的一种说法,是将“捣衣”解释为“捶衣”。不用说某些课本作如此注释,就是某些唐人诗歌的集注(如李冬生先生《张籍集注》),鉴赏辞典之类(如吴小如《汉魏六朝诗鉴赏辞典》)也是这样解释。最近出版的《唐诗三百首译解》,依然把捣衣说成是洗衣时用木杵在砧上捶打。④连权威性的《汉语大词典》,也把“捣衣”释为“洗衣时用木杵在砧上捶击。”0 三种说法,均失妥当。“捣”与“洗”,是显然...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语文月刊》2019年02期
语文月刊

月下捣衣为哪般?

学习《春江花月夜》,读到“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时,我问学生:“离人在楼上干什么呢?”学生一时答不出,我提醒学生在诗句中寻找答案。学生读注释,“这两句指思妇不胜离愁,将帘卷月,帘卷而月不卷。捣衣之时,月照砧上,拂之欲去,水去而月不去。”读完之后,有学生随即发问:“捣衣”指什么?有一个学生小声试着回答:“在洗衣服吧。”他把“捣衣”理解为洗衣服了。作为老师我也会相当然地把捣衣理解为洗衣服。这是因为这种场景是我小时候经常见到的,印象深刻。记得小时候,春天农村用水渠浇地时,夏日雨后湾水涨到湾边,河水充溢时,几乎家家户户的妇女们常到水渠边、湾边或离家近的河边洗衣服。小件衣服手洗不觉太辛苦,而大件的衣物比如床单、被罩之类,手洗就太费力气,这时候,聪明的农村妇女们往往借助简单的洗衣工具,像搓衣板、木棒之类。厚重的衣物用水浸湿,折叠后拧几下,便可放在搓衣板上用木棒锤打。随着那节奏协调平稳的捶打,那黑乎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学语文教学》1990年20期
中学语文教学

也说“捣衣”

陈四益同志在《捣衣,捣衣》一文中指出古代诗歌中的“捣衣”不是“洗衣”,很对。但陈文对其它几个有关“捣衣”问题的解说,则尚可商榷。一、捣衣的方法至今仍流行于民间陈文中说“宋元以后的文学作品中很少关于捣衣的描写,看来捣衣的方法已逐渐失传了”,并且认为“捣衣法的失传,可能同棉花的输入与纺织技术的改进有关”,这是一种没有依据的推测。首先,宋元以后的文学作品中关于捣衣的描写虽然少了,但不是没有。元好问《秋望赋》里写到“下木叶于庭皋,动砧杵于荒城”,清人顾贞观还写过一首《南乡子·捣衣》,《红楼梦》里也有“一片砧敲千里白”(香菱《咏月》)、“穿帘不度寒砧”(《芙蓉女儿诔》)的诗句。这些都说明,一直到清代,捣衣之法并未失传。其次,棉花的输入并没有使捣衣之法失传,棉布(尤其是农妇自织的土布)也需要“捣”。并且我的家乡山西省永济市一带农村,直到80年代初还盛行“捣衣”,家乡人称其为“杵棉子”。80年代后,商店里衣料供应逐渐丰富,布票取消了,农妇们自...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