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人类学世纪坦言——人类学学者访谈录之六

徐:庄先生,你作为中国第一批民族学博士,我当然有很多问题要问,但我首先有兴趣的问题是你选择这一专业之前的想法。庄:你知道,谁都想改变自己寻求新的发展。1978年以前我在北京的一所中学教书,那时是教社会发展史和俄文,当时中学的外语教学和50年代恰恰相反,我是说已从起初的几乎全是俄文课变成了几乎全是英文课。我参加过北京东城区的中学外语教改,俄文已很难被重视,我知道我必须离开中学。我父亲早就认为考试一定得恢复。这样他辅导我的生物进化论和人类早期社会的知识,同时他辅导我妹妹细胞生物学(她是中学少有的德文教师),这两门知识刚好是我父亲通晓的生物进化论的两个端点。我们受益于他的家教准备,1978年我们分别考上北师大生物系和中央民族学院(林耀华教授和黄淑娉教授的原始社会史专业)的研究生。由于大家知道的原因,当时民院的研究方向既没有写人类学,也没有写民族学,但我们的课程中包含了片断的民族学知识。所以,可以说,我走上人类学民族学之路纯系家学等待机...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民族》1983年06期
中国民族

民俗学和民族学

民俗学(FofkloRe)是英国考古学家汤姆斯(1803—1885)于1846年提出的。这个词是由撒克逊语Folk(人民)和LoRe (知识和学问)两字合成。意思是民众的知识或研究民众的科学。简称民俗学或民俗。FulkloRe这个英文单词,现已成为这门科学的专用名词了。 “民俗”一词在我国古书中曾经有过。但“民俗学”一词却是借用日文的名称。1922年12月17日,北京大学《歌谣周刊》的发刊词上曾说:“我们相信民俗学的研究,在现今的中国确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业。”这可能是民俗学这个词在我国的最早出现。至少是在此之后,这个名称才在我国学术界逐渐流行。至一928年3月21日广州国立中山大学 《民俗周刊》发行后,这一名称和这门学科才逐渐为我国学术界所重视。 关于民俗学的研究对象与范围,原有各种不同的说法。归纳起来,约可分为三说:1.遗留说,2.成训说,3.民间生活说。从马克思主义观点来看,我们认为民间生活说比较可取。也就是说,民俗学是研究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民间文化论坛》2004年04期
民间文化论坛

一个建立技术民族学与技术民俗学学科的初步尝试——中国日用技术研究在德国

2001年7月,在德国大众汽车公司基金会公布的获得计划外特别资助的科研项目中,有一项与中国研究有关,这就是为期三年的“中国日用技术的历史与人类学研究”(GeschichteundEthnologiederAlltag-stechnikenChinas)项目,简称“中国日用技术研究”(AlltagstechnikenChinas)。这是一个意在拓展关于中国人的日常生活研究领域、为未来专项题目的开展奠定信息资料基础和培养年轻学者的基础性研究项目。该项目的负责人是汉学家、民族学家傅玛瑞(MareileFlitsch)博士。她的三位研究人员胡伊丽(IrisHopf)、徐儒龙(AmirMoghaddass)和吴秀杰均为毕业于汉学、民族学专业的硕士生,她(他)们将在项目期间完成博士论文。傅玛瑞曾经研究过中国东北长白山地区挖参习俗以及相关的叙事传统,撰写过一部关于中国北方火炕的技术史和文化史专著。多年从事物质文化研究的经验让她清楚地看到,从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5年04期
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面向未来的中国人类学和民族学──北京部分博士(博士候选人)关于本学科发展座谈纪要

面向未来的中国人类学和民族学──北京部分博士(博士候选人)关于本学科发展座谈纪要1995年3月31日,在京人类学民族学博士(博士候选人)聚集一堂,并邀请几位社会学,民俗学出身的博士一同从学术上探讨人类学民族学教学、科研以及该学科发展问题。座谈会由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系主任兼民族学人类学研究所所长在孔韶博士主持。与会者有陈长平,张海洋,潘蛟,王建民,周星,包智明,胡鸿保,沈原,黄平,郭于华,纳日碧力戈,徐平,潘守永等(会后罗红光博士寄来书面发言)。他们分别来自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系,民族学人类学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化人类学中心(筹),社会学研究所,民族研究所;北京大学社会学人类学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研究所,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等单位。应邀参加座谈会的还有《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孟宪范,《民族团结》杂志社郑茜,喻非卿等。座谈会首先由庄孔韶教授介绍了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系1995年的教学改革情况,随后与会者分别就中国人类学民族学发展史,...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国外社会科学》1984年05期
国外社会科学

欧洲民族学和民俗学国际学会第二次会议召开

r‘协矛‘.r‘公r‘协r入刀下入冲r‘‘甘于﹄,‘‘犷k协矛饭梦﹄卜r公了、.rL劝甲1西,、钱了 据苏联‘社会科学》(英文版)1983年第3期报道,欧洲民族学和民俗学国际学会第二次会议于1982年9月30日至10月6日在苏兹达尔召开,有20个国家的200多名学者参加,其中苏联有80名代表。会议的主要议题是“欧洲国家比较民族学研究及国际合作”。 在一般民族学问题的专题讨论会上讨论了当前人种史研究的方法问题,包括人种史研究和其他历史学科之间的相互关系,包括事实与人种史研究的理论和以人种史研究为目的的远古史研究的理论以及人种符号学理论之间的相互关系。 在人种起源学和欧洲少数民族史的专题讨论会上,重点讨论了人种史和民俗学资料在各方面的应用、事实证明的程度,以及在重建人种起源学方面和在欧洲民族文化发展过程中应用这些资料的可能性。 关于“当代欧洲国家文化系统的稳...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01期
中国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庄孔韶教授:穿梭于学术研究与应用实践之间的人类学家

在30年的人类学研究中,庄孔韶教授游走于理论与实践之间。他对西南刀耕火种民族的调查、对东南金翼黄村的回访,为其文化撰写的多元实践带来了学术滋养和思想灵感,从而使他在少数民族文化、汉人社会、影视人类学理论与摄制、公共卫生和文化遗产保护等领域的研究都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他对组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