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云南未识别群体研究的族群理论意义

世纪之交,中国人类学的发展面临若干重大现实问题提供的机遇。从族群问题实践来看,大陆学者已进行了对一国两制政策下香港、澳门多元文化及族群状况的调研;①对台湾族群问题及以往“高山族”的族称、内涵产生了新的研究视角;②广东加强了对汉族族群的族群理论分析;③广西开展了“徕人”、“木佬人”等民族识别工作④。与此同时,族群理论也显示了其与中国族群问题一定程度的对应性,当以往惯用的分析模式不足以描述、解释千变万化的族群问题时,紧密对应于族群问题实践的新的术语、概念必然具有创新意义。族群理论的探索和突破来自丰富复杂的族群问题实践,而云南省的部分民族群体以其近年来反映的诸多族群问题,可以成为族群研究的实证对象,以检验族群理论的适用性。需要强调,民族识别作为我国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特定历史条件下产生的一项政治性学术任务,随着1979年最后一个民族──基诺族被国务院正式确认为单一民族而结束。今天“56个民族56朵花”的提法已成为我国各民族团结和睦、构...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华中师范大学
华中师范大学

未识别民族法律地位研究

中国现有55个少数民族。自1953年起始到1979年基诺族的确认,中国少数民族的族群划分和法律确认经历了30余年的发展历程。直到今天,西部地区的某些群体,如夏尔巴人、僜人、(?)家人、摩梭人、顾羌人等二十多个群体仍对自身的族体、族名提出质疑,并提出集团性更改民族成份的要求。部分地区的这些未识别民族群体在民族识别和身份认定问题上,甚至出现了群体性事件,成为直接影响民族关系和谐与社会政治稳定的诱因。未识别民族是我国民族识别工作的遗存,是一种事实状态的呈现:有的已经识别并归入其他少数民族但尚存争议;有的虽然进行了民族识别但民族身份的归属仍未确定;有的则没有进入识别程序。由于未识别民族没有获得国家(中央政府)的认定,相应权利自然不可能得到完整、有效保护,特别是涉及少数民族权益的法律规范及政策文件将未识别民族排斥在外,成为法律政策上的盲点:一方面,未识别民族作为单一民族而独立存在的少数民族法律主体身份的法律地位缺失;另一方面,未识别民族可...  (本文共16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甘肃理论学刊》2013年01期
甘肃理论学刊

基于文化的分析:族群认同从何而来

一、身份认同研究:为什么“文化”是重要的在社会生活中,文化的影响无处不在。无论是使用母语表达的归属感,价值观上对善恶的理解,还是身份认同上的主观选择,人们基于文化形成民族或族群的社会集群,并通过文字阅读和知识传播把“民族”想象为政治的共同体[1]38-46。文化不仅能够通过一种在群体成员中共享的世界观和历史命运感将人们在情感与信念上连结为一个整体,塑造出共同的身份认同,而且可以通过对政治目标和政治过程进行合理化解释,建构起政治权威。事实上,任何政治统治的合法性都来源于文化建构,即所谓“得人心者得天下”的古典表述。格尔茨为“文化”作出的人类学定义是“一种包含在符号之中的历史遗传的意义模式,一套以符号形式表达的、传承下来的概念系统,通过这种形式,人们可以交流、巩固和发展他们关于生活的知识以及对于生活的态度。”[2]89在对前殖民主义时期印度尼西亚巴厘岛的“剧场国家”尼加拉的研究中,格尔茨指出“主导性政治思想”的重要性,国家整合依赖于...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广西社会科学》2015年08期
广西社会科学

民族旅游中的族群认同危机与自洽性研究

一、研究背景(一)民族旅游与族群认同“民族旅游”的概念最早是由史密斯(ValeneL.Smith)在1977年提出来的,著名美国旅游人类学学者科恩(Eric Cohen)将民族旅游定义为:“针对在政治上、社会上不完全属于该国主体民族的人群,由于他们的生态环境或文化特征或独特性的旅游价值,而进行的一系列观光旅游。”[1]国内著名旅游人类学专家周大鸣先生认为,“民族旅游是指旅游者前往少数民族(或族群)的居住地区体验当地的独特文化和生活方式的一种旅游形式。”[2]尽管也有观点认为民族旅游是泛指跨民族间的文化旅游形式,但在国内,民族旅游研究更广泛地应用在少数民族地区旅游发展之中,故本文研究将民族旅游界定在我国非主体民族,即少数民族地区旅游发展的层面上。“异域风情”或“异族文化”是民族旅游的核心吸引力,地域文化差异化是吸引外来游客光顾的主要因素。在我国地处偏远的少数民族地区,特殊地理环境造就了其山高谷深的优美自然风光以及鲜为人知的奇特民俗...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南民族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1年01期
中南民族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虚构与真实之间——就家谱和族群认同问题与《福建族谱》作者商榷

家谱 (或族谱 )即一个家族或宗族记载自己历史的册籍 ,故有“国有史记 ,家有谱书”之说。它的作用 ,一是溯本求源 ,一是辨别亲疏。这是一般汉人对家谱作用的朴素认识 ,中国各少数民族大众也不乏类似的见解。《福建族谱》一书作者、厦门大学的陈支平先生也曾指出 :“族谱作为敬宗收族、报本崇功的重要依据 ,它维系着每个家族成员的血缘与精神联系 ,也寄托着外迁族人寻祖追根的慎终情怀。”我们在自己的学术实践中阅读了一些族谱材料和前贤的研究成果 ,同时也在田野工作中接触了一些热心编纂或保存谱牒的文化人。现就有关问题略述管见 ,与陈支平先生商榷 ,并与学界同仁讨论。1   陈先生在长期研究的基础上写出了专著《福建族谱》,为同仁们提供了深入探讨的铺垫。陈著中不乏真知灼见 ,其中专辟一章谈当地少数民族族谱 (第 11章 ,2 83-32 4页 )尤其引起我们很大的兴趣。他指出 ,回族、畲族、蒙古族等在当地汉族文化影响下 ,改变了本族的一些文化传统而...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年03期
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略论东南亚华族的族群认同及其发展趋势

东南亚华人族群的前身是作为中华民族组成部分的东南亚华侨社会 ,2 0世纪 50年代以后 ,逐渐归化于当地社会 ,构成东南亚当地族群 (ethnicgroup)之一 ,是东南亚各当地国家民族的组成部分。东南亚华族从华侨社会到作为当地国家民族组成部分的当地族群 ,经历了从侨民社会到落地生根族群的蜕变过程 ,其根本标志是从全面认同中国到全面认同于当地社会 ,华人意识是东南亚华人族群认同的核心。本文旨在研究东南亚华人族群意识的形成和变化 ,从而探讨东南亚华族的发展趋势。一、东南亚华人族群认同的形成和发展二战以后 ,华侨华人作为移民或移民后裔的群体 ,也在近 50年里经历了巨大的变化 ,不但传统的华侨社会由落叶归根转型为落地生根 ,归化为当地多元社会的组成部分 ,而且华人新移民也正在经历这一过程。在东南亚 ,除了新加坡以外 ,华人都属于少数族群 ,因此 ,在这一归化过程中 ,不可避免地体现了或多或少的趋同于当地主体族群的趋势。体现华人归化...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西安社会科学》2011年01期
西安社会科学

历史脉络下的族群意义溯源与延伸探析

当今世界是一个大量移民的时代,世界政治、经济、文化力量的格局正在发生变化,不同的族群正在纳入到统一的世界体系中,因而族群间的互动也更加频繁和深入。由此也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和文化距离。族群认同的需要愈来愈强烈,但又被赋予了新的内涵。族群、族群性、族群认同、族群意识等词汇高频度地出现在人文社会科学界。“族群”问题成为个体焦虑、群体冲突、政治骚乱和国际对抗的主要诱因,因而社会各界对它的关注也与日俱增。全球化背景下的族群冲突与融合,个体在全球化、现代化过程中所体现出来的心理困惑,加上世人呼吁对多元文化的保护,更彰显族群研究的意义。笔者正是基于这个意义的考虑作这一研究的。一、西方已有的族群认同研究:“原生论”“场景论”和英格尔的族群认同变量分析以往对族群认同的研究从根本上来看主要分为两派,一派认为族群认同自古有之,认同是由族群固有的内在要素而生,是族群之间客观特征和构成要素的差异形成了泾渭分明的边界,使此族群与彼族群区别开来。人们把该派称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