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跨文化研究与西部大开发──人类学学者访谈录之九

徐:崔老师,我们这次到新疆来进行《中国民族团结研究》课题考察,得到您的很多帮助,非常感谢。崔:我们这里的条件不是太好,照顾不周,还请原谅。还想多说一句的是,你的课题考察也使我们受到了启发。徐:这已经很不容易了。通过两个星期的考察,我们对新疆民族团结的情况有了初步的了解,你是新疆土生土长的学者,请你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的简历好吗?崔:我出生在兰州。父亲随着部队从内地向西北移动,我们家也就随着部队移动,走过了西北的许多地方,包括兰州。到新疆时我已经6岁了。在记忆中当时火车只能开到星星峡,离柳园不太远,然后我们是坐着卡车到乌鲁木齐的。当时年纪很小,记忆中现在留下的只是一路上看到的无边无际的荒漠和高山,还有大风,把汽车刮得摆来摆去,车上的人变得像土人。在新疆生活已经40 多年了,上初高中时,学校就在您现在搞调查的南梁和平路和团结路一带,这里是乌鲁木齐多民族聚居的典型地区。您说我是土生土长,我自己也这样认为,但是说我是学者,我就不敢完全认同了...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1年03期
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我所理解和从事的人类学——人类学学者访谈录之十

徐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 ,人们对人类学的兴趣越来越浓。本刊为推进中国人类学事业 ,已采访过不少活跃的中青年人类学家。现在是新世纪和新千年之初 ,也想请你打破沉默 ,谈谈你对人类学 ,特别是中国人类学的看法。先从个人学习人类学的经历和收获谈起 ,好吗 ?张 :感谢贵刊和您本人对人类学和民族学的垂爱。人类学 (含民族学 ,下同 )的工具箱很大 ,里面的东西又以洋货居多 ,令人有皓首不能穷经之叹。它强调的实地调查或田野工作 ,都要以时间和金钱去换。它的研究对象是社会文化和人性 ,都很抽象和难把握。把这三者结合起来需要很长时间 ,所以这个学科里的多数人在较长时间里沉默也在所难免。威廉·亚当斯 (WilliamAdams)在《人类学的哲学根源》(1998)里讲 ,最得人类学真趣的是那些做调查不为写报告 ,读书不为著述的人。这是经验之谈 ,也符合环境保护精神 ,让人心想往之。只可惜现代社会不养这种秧子。那就回到现实里来 ,说说我学人类学的经...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1年05期
广西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人类学与文学的互动──人类学学者访谈录之十二

l:1997年首届中国文学人类学研讨会(1门) 以来.文学人类学研究在我国发展较引人注 目。我们知道文学与人类学本同不同的学科领域,二者之间的必然联系如何,其相互促进的空间又有多大?你在这方面有哪些认识,对这个跨学科研究方向的总休把遏如何? 叶:文学是人学。这是文学家高尔基的名言。文学爱好者和专业师生对此都很熟悉。还有一门同样以人为对象的学问.文学爱好者不太熟悉。那就是人类学。 “人类学是人的科学”[]](PI~2)。这是人类学家克鲁伯(A L.Kroeher)在他的专业教科书《人类学》第l章第二节写下的第一句话。“人学”与“人的科学”,可以看成同义词。文学与人类学这两门人的学问之间,在对象上有相关性,在内容范围上有重合点,在视角和方法上有外在与内在联系。20世纪早期,高尔基和克鲁伯分别讲出其名言时,上述的学科关联性问题尚未出现。文学圈的人在比喻意义上理解高尔基的“文学人学”说,且津津乐道。克鲁伯在教科书里只注意区别了作为晚生的...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贵州民族研究》2008年04期
贵州民族研究

人类学田野调查中的矛盾与困境

一、人类学田野调查中的主要矛盾田野调查(field study)是人类学、社会学等社会科学经常使用的方法。人类学与田野调查的关系更为密切,可以说,人类学就诞生于田野调查的摇篮之中。伴随学界的不懈努力,人类学田野调查方法日臻成熟。人们对它的认识,既达成了一定的共识,又存在不少争论。这突出体现在它所特有的几对代表性矛盾关系之中。其一,调查时间的“长”与“短”。作为人类学田野调查的开山鼻祖,马林诺夫斯基在特罗布里恩德岛上做了为期四年多的田野调查。这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一般认为,人类学田野调查的周期以一年为标准,这样整个年度的活动都得以看到。如果调查的时间短于一年,一般认为,就不大可能对研究对象产生深度了解。也有一些学者认为,“几上几下”式的短期调查,其效果也是不错的,甚至有可能比做长时间调查所取得的效果还要好一些。这种调查方式主要是指,在2-3个月的短期调查之后,回到书斋去研读他人的作品,发现自己调查的漏洞后,再继续调查,然后再返回书斋...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民族研究》2002年05期
民族研究

人类学学者如何认识人类

人类学、民族学、社会学、民俗学者的任务 ,说到底都是如何面对人类自己的问题。我们所谓的研究 ,无非是一个如何认识和不断加深认识人类社会的过程。我们可以固执己见地强调 ,这几个学科是如何的不同 ,它们的学科源流、理论方法、目的任务等等有着多么大的区别 ,但从根本上讲 ,它们的功能是一致的 ,即注重从整体上理解和分析人类社会。这几个伴随着中国近代化进程而传入的学科 ,在中国的学科理论发展和社会实践过程中 ,一直都是相生相成、高度交融的 ,特别是在认识人类社会的方法上 ,都格外强调“调查研究” ,无论是称之为社会调查、民族调查、民俗调查还是田野调查 ,注重对现实生活的解析是其共同的特征。因此 ,笔者所说的人类学者 ,是一种泛指的概念。那么 ,如何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人类学工作者呢 ?第一 ,必须从思想上树立正确认识“人类社会”的基本意识。这就要求我们做到在正确理论的指导下 ,遵循实事求是的基本原则 ,扎根于现实生活 ,而不是从书本上的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国际社会科学杂志(中文版)》1980年30期
国际社会科学杂志(中文版)

人类学的认识论

在其1973年的经典性文章———《重彩描绘:面向文化的解释性理论》中,克利福德·格尔茨宣布说,文化分析——他将其等同于人类学———并非寻求规律性的实验性科学,而是一种寻求意义的解释性科学(1973年,第5页)。这就展开了一直并继续在困扰着这一学科的极端问题之一。人类学在很大的、也许是在超过任何其他学科的程度上横跨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在广泛的对社会和文化现象的实证主义的解释和对交流和意义的注入情感之间艰难地伸展。实验性和解释性科学的合二为一可能难以想象,但这些条件和它们寻求分别揭露的规律和意义,在今天看来全不一样了。一篇论述人类学认识论的文章当然可以适用于一般社会科学或知识作为一个整体的论点和范式变化。波珀的惯于怀疑的理性主义、现象解释学、解构以及罗伊·巴斯卡尔和其他人的新维实主义在人类学的各个组成部分都留有痕迹并引起回响。但人类学家一直通过理论的重新估价和人种志的著述抵制勾消本学科基本原理的倾向:很少有专著不思考人类学知识的形成...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