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跨文化研究与西部大开发──人类学学者访谈录之九

徐:崔老师,我们这次到新疆来进行《中国民族团结研究》课题考察,得到您的很多帮助,非常感谢。崔:我们这里的条件不是太好,照顾不周,还请原谅。还想多说一句的是,你的课题考察也使我们受到了启发。徐:这已经很不容易了。通过两个星期的考察,我们对新疆民族团结的情况有了初步的了解,你是新疆土生土长的学者,请你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的简历好吗?崔:我出生在兰州。父亲随着部队从内地向西北移动,我们家也就随着部队移动,走过了西北的许多地方,包括兰州。到新疆时我已经6岁了。在记忆中当时火车只能开到星星峡,离柳园不太远,然后我们是坐着卡车到乌鲁木齐的。当时年纪很小,记忆中现在留下的只是一路上看到的无边无际的荒漠和高山,还有大风,把汽车刮得摆来摆去,车上的人变得像土人。在新疆生活已经40 多年了,上初高中时,学校就在您现在搞调查的南梁和平路和团结路一带,这里是乌鲁木齐多民族聚居的典型地区。您说我是土生土长,我自己也这样认为,但是说我是学者,我就不敢完全认同了...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文学前沿》2002年02期
文学前沿

跨文化研究与对话原则

广义上的“跨文化研究”,不仅是以比较的方式在两种以上文化之间展开,而且是在不同学科之间进行,因此具有跨学科比较研究的特点与学理要求。如果说,文化一般可划分为器物、制度、观念等不同层面的话,那么,仅在融合文、史、哲、宗教、艺术等诸多内容的“观念维度”(conceptual dimension)上进行“跨文化研究”,就是一个极其庞大而复杂的系统工程。人其奥堂,真正的研究者或许会在惊叹与惶然之余联想到德国哲学家尼采的坦诚告诫:“在我们的五指之外,便是无知的汪洋大海”。不过,这并不能构成新世纪人文学者望而却步的理由。我们坚信,从对话的角度切人跨文化研究,尽管难度依然,但会大有所为。“交流”与“沟通”的语义悖论 勃兴于20世纪中叶的“跨文化研究”(c~一eultu司stu山es),最先比较侧重的是“。~一。ultun刁。~ation,’。就“~ca-tion”一词而言,原意主要表示(1)“传授知识的行为或过程”(the‘t or prDc...  (本文共16页) 阅读全文>>

《东疆学刊》2013年04期
东疆学刊

东亚跨文化研究的历史及其展望

现代化从西方蔓延全球,犹如一把双刃剑,既带来物质文明的高速发展,又引发了人类精神的荒废和沦丧。就其本质而言,现代化意味着资本主义的扩张,即无限度的市场占有和资源掠夺。对外,它是一个世界秩序;对内,它是统摄人的无意识领域的普遍原理。人类受到自己创造的外在社会逻辑和物质文明的支配,深陷于异化的境地,使人类文明的发展失去方向,可持续发展的动力也随之丧失。这是21世纪人类所面临的困惑,也是东西方学者普遍认识到的人类危机。西方文明一直主导着现代化进程,现代化的危机本质上就是西方文明的危机。因此,对西方文明的反省也来自于西方内部。法国学者埃德加·莫兰(Edg ar·morin)1在反省西方文明过程时指出:“西方文明的福祉正好包藏了它的祸根;它的个人主义包含着自我中心的闭锁与孤独,其盲目的经济发展给人类带来了道德和心理的迟钝,造成各领域的隔绝,限制了人们的智慧与能力,使人们在复杂问题面前束手无策,对根本的和全局的问题视而不见;科学技术促进了社...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外国语(上海外国语大学学报)》2010年06期
外国语(上海外国语大学学报)

交流跨文化研究学术思想 推动跨文化研究学科发展——2010中国跨文化研究学科发展研讨会综述

2010年6月11-13日,由上海外国语大学跨文化研究中心主办、德国柏林洪堡大学教育学院协办的跨文化研究学科发展研讨会在上海外国语大学隆重举行。本次会议是2010中德科学教育年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上海外国语大学跨文化研究中心主任Steve Kullich(顾力行)博士和德国柏林洪堡大学教育学院的Jurgen Henze教授担任会议主席。来自中国、德国和美国在跨文化研究领域享有盛名的80余名专家学者受邀参加了本次会议,他们代表传播学、语言学、心理学、国际关系、管理学等主流学科的广大研究者。本次会议的目的是促进不同学科跨文化研究的交流与合作,推动跨文化研究学科发展。会议内容丰富,特色突出,成果显著。一、会议研讨的内容本次会议的主题是交流跨文化研究学术思想,推动跨文化研究学科发展。会议研讨的主要内容包括三个方面:跨文化研究的核心概念、跨文化研究学科发展现状以及跨文化研究的学科发展方向。1.跨文化研究的核心概念(1)跨文化研究在中国20...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广西民族研究》2007年03期
广西民族研究

民族心理学跨文化研究及其等值确定

跨文化研究亦称为比较研究,应该就是民族心理学研究的特殊方法论。民族心理学的学科特点要求研究者必须对民族心理现象进行跨文化的比较研究。一、民族心理学跨文化研究观几乎在所有的科学研究中,都不同程度地使用着比较的方法。在民族学的研究领域,比较方法的运用尤为广泛。“这与民族学的学术传统及其研究对象有着密切的关系。民族学自产生之初就是以异己社会文化为研究对象的。这是民族学研究的一个传统。在长达一个多世纪的发展过程中,虽然民族学的研究对象、研究范围逐步扩大,但这一学术传统仍基本保留至今。民族学者在观察异己社会文化时有意无意地与自己所处的社会文化相比较。研究者面对异己社会文化是多种多样的,而对这些多种多样的异己社会文化的认识,理所当然地要使用比较方法”。以民族共同体心理及其发展作为研究对象的民族心理学当然须使用民族学研究的经典方法与传统方法。我们知道,作为一个独立民族,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独特的民族共同体发展历史、社会生活环境、文化背景、宗教信仰...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上海社会科学院学术季刊》1999年04期
上海社会科学院学术季刊

中西跨文化研究五十年

20世纪50年代以来,世界殖民体系分崩离析,独立的亚、非、拉各民族国家构成了蓬勃发展的第三世界;作为20世纪前半叶帝国主义特征的垄断经济和帝国主义战争已逐渐被世界各国经济紧密联系的发展趋势所代替;另一方面,20世纪后半叶,人类经历着认识论和方法论的重大转型,即在逻辑学范式之外,现象学范式也得到了广泛应用。逻辑学范式将一切思想和叙述概括为最简约的共同形式,如正———反———合的发展过程,这个过程包罗万象,构成了具有一致性的“大文本”或“大叙述”。现象学范式与逻辑学范式不同,它研究的对象不是抽象的、概括的形式,而首先是具体的人,它强调对具体经验到的东西采取尽可能摆脱概念前提的态度,“回到直觉和回到自身的洞察”。原来的“大文本”或“大叙述”被解构了,原先处于边缘的、零碎的、隐在的以及被“大文本”或“大叙述”所掩盖的一切,释放出新的能量:虽然它也导致了某种离散和互不相关,但它所起的消解中心、解放思想、逃离权威、发挥创造力等的巨大作用,的...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