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民族习惯法与国家法的冲突及整合

国家法在任何社会都不是法律的唯一或全部,而只是整个法律秩序中的一部分,在国家法之外,还有各种各样其他类型的法律,它们不但填补了国家法遗留的空隙,甚至构成国家法的基础[1](P35)。特别是在广大少数民族地区,除国家法之外,还存在着大量民族习惯法。自古以来,它们通过口头传诵、碑文记录等方式,渗透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为当地民族成员接受并广为传承,成为民族地区特有的社会关系的调整机制。它与国家法一道干预社会生活、调节人际关系,为民族地区的社会和谐与稳定发挥着作用。今天,中国经过社会转型已建立起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法律也步入现代形态,并逐渐成为调整社会关系的主导机制。与此同时,民族习惯法依然存在的事实,以及它在很大程度上对少数民族成员纠纷处理机制选择上的影响,带来了国家法与民族习惯法的冲突和碰撞。一、民族习惯法:涵义与特征民族习惯法是中国习惯法体系中内容最丰富、影响最大的一种习惯法,是习惯法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但目前学界对习惯法的界...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商丘师范学院学报》2015年10期
商丘师范学院学报

冲突与整合——“国家法”与少数民族习惯法在现代民族国家中的博弈

一、问题的由来新中国成立至今,中国的社会形式和社会结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各种思潮和思维模式伴随着现代化的进程不断输送到我国。作为一把双刃剑,现代化一方面塑造出了崭新的社会面貌,并对社会结构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另一方面,现代化也给我们带来了无尽的困惑和不解。现代意义上的法律一词,渊源于欧陆,并伴随着欧风美雨的洗礼和市场化的进展而入驻我国。当然,在构建现代民族国家和现代法律体系的过程中,我们必须借鉴外来经验,重视现代化的立法和立法文化,这是毫无疑问的。但与此同时,我们必须对根植于中国本土的各种民间法和民间法律文化予以足够的人文关怀[1]112。少数民族习惯法作为我国的本土法律资源之一,也就是从这个层面上开始进入公众视野。在“国家法”所主导的现代法律体系中,少数民族习惯法的命运如何?它是否还有生命力和生存的土壤?假如有,那么它又怎样同“国家法”进行博弈?这正是我们所要关注的问题。二、少数民族习惯法的基本理论作为典型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贵州民族研究》2012年02期
贵州民族研究

族际整合中民族习惯法与国家法的冲突调适——以建国初期族际通婚为例

族际整合是近代以来多民族国家促进民族和谐、实现民族国家统一构建的重要内容和基本途径,是国家将不同民族通过一定的文化价值体系、权威结构、关联纽带、规范制度等结合成一个整体的过程和体系状态。[1]在这个过程中,构筑由法律、制度、政策等形成的国家规范体系是法治前提和方向保障。[2]但在国家规范体系的构建过程中,往往客观存在着少数民族政治参与不足而致使其合理利益被立法忽视,以及民族习惯规则没有被充分评估、吸纳的情况,这就导致了完成构建后的国家规范体系(国家法)难以避免地与既有的民族习惯法发生冲突和矛盾。如何调适两者的冲突,关涉族际之间的利益分配与确认少数民族对国家规范的认同以及国家意识强化等问题,这并非是一个简单的规则选择,而更多地表现为一种政治考量。本文选择建国初期民族习惯法与国家法矛盾冲突最为激烈的族际通婚问题为研究对象,通过对这一历史过程的考察,以期能为今天的民族政治、法治建设提供经验借鉴和决策参考。一、前提:作为社会规约存在的民...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青海民族研究》2006年01期
青海民族研究

试论民族习惯法的要素和效力

在通常意义上,民族习惯法是指在民族地区自发生成的、通过权利义务机制调整民族成员之间关系的行为规范。与国家法相似,民族习惯法也拥有一般法所应有的要素和效力,并且在实践中与国家及其法律之间产生各种复杂关系。一、民族习惯法的要素观念、意识、规范、行为以及相应的物质形态,是任何一种法律形态的基本构成要素。这对于民族习惯法也不例外。(一)民族习惯法律意识民族习惯法律意识是指民族地区人们关于习惯法的思想、观念、知识、心理的总和,它包括民族成员对于习惯法的起源、功能、作用的看法和评价。它是民族习惯法律文化的隐秘部分,既包括民族成员对于习惯法的感性认识,例如对习惯法的经验、情感等,也包括人们对于习惯法的理性认识,例如民族地区人们对于习惯法的全面的、系统的认识,尤其是民俗学家对于习惯法的思想观点。民族习惯法意识通过民族成员的日常语言、行为、仪式、物质载体予以体现和传播。在语言方面,“法谚”、“法语”等形象地折射出该民族的习惯法意识,例如瑶族有“石...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新疆石油教育学院学报》2006年03期
新疆石油教育学院学报

浅议民族习惯与民族习惯法

我国各个少数民族在长期的生活过程中逐渐形成了他们各具特色的民族习惯和民族习惯法(如不加特别说明,这里的民族是指少数民族,下同),并且用来作为调整民族成员关系和社会秩序的行为规范。民族习惯和民族习惯法是两个不同的范畴,它们之间既有区别又有许多联系。但是在许多民族学的论著和调查报告中都对这两个概念区分不清,基本上都是把民族习惯和民族习惯法当成是同一个范畴,因此造成了理解上的许多含混不清。所以我们有必要对民族习惯和民族习惯法进行界分和阐述。一、民族习惯的内涵及其特征民族习惯是指我国境内的55个少数民族在服饰、饮食、居住、生产、婚姻、礼仪、节庆、娱乐等物质生活和文化生活方面,广泛流行的传统喜好、风气、习尚和禁忌等。〔‘]研究民族习惯应该注意和分析民族习惯的各个特征,只有这样才能更加深刻理解和把握民族习惯。民族习惯主要包括以下几个主要的特征。首先,民族习惯的民族性。在我国,因各民族聚居的自然环境、经济生活、社会条件、宗教信仰的不同,形成了...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百色学院学报》2016年06期
百色学院学报

民族习惯法推进民族地区社会治理研究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要求加快社会治理体制创新,转变社会治理方式,激发社会活力,充分调动各种社会力量参与社会治理。民族地区各种资源相对匮乏、社会发展相对滞后、多元民族文化共存,各民族原有的传统社会管理机制下形成的内发自生型权力仍在某种程度上对社会治理起着作用,因此,民族地区构建切实有效的现代社会治理体制,不能单纯依靠国家制定法,必须因地制宜地充分利用原生性的本土法律资源——民族习惯法,挖掘民族习惯法的精华,创新民族地区社会治理体制,实现社会的和谐发展。一、民族习惯法的现代社会治理价值(一)民族习惯法作为一种行为规范具有自己独立存在的价值社会生活是不断发展的,社会关系是不断变化的,国家制定法存在自身的局限性,注定了其不可能规范所有的社会关系。加之人的有限理性,立法者无法通过立法规范所有事项,无法建立涵盖社会生活各个方面、各个角落的全能的国家法律体系。上述客观现实为民族习惯法留下了独立的生存和适用空间。民族习惯法作为一种社会规范,符...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湖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04期
湖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乡镇监控、村委操办、农民失能:当下民族习惯法订立的实践逻辑——基于贵州省支嘎布依族苗族彝族乡的法律人类学考察

―、问题的提出目前,主流法学界基于国家法中心主义视角,对立法程序问题进行了卓有成效的研究。一是关于立法程序完善和科学立法问题的研究。例如孙潮、徐向华研究认为强化表达机制、提高交涉机能以及回归过滤功能等应成为完善中国立法程序的主要途径[1]。二是关于立法民主性问题的研究。例如宋方青、宋亮玺分析了公众有序参与立法的模式及其实现路径何题[2]。三是关于地方立法和民族自治地方的立法问题研究[3]。四是关于立法理念、立法程序价值标准和立法程序功能的研究。立法程序的这些既有研究成果,基本都是基于国家法中心主义视角来研究国家立法程序的相关问题,而在规范多元话语体系下,对当下民族习惯法尤其是农民立约程序的专题研究可谓凤毛麟角。法律多元是法律人类学的重要范畴,在法律多元主义者眼中,“法不是一系列法条,而是社会秩序”[4]。在任何社会中,法律秩序不仅仅是由具有普适性、系统化的国家法这一单一规范体系所构成,同时还应包括维系多元秩序的多重规则体系。传统...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