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人类学与台湾区域发展史研究

人类学与台湾区域发展史研究●庄英章/著[摘要]本文先说明人类学特别强调参与观察与比较研究法的原因以及人类学与史学合流的好处,进而叙述人类学的区域发展史研究,介绍人类学家在研究中国社会文化时所用的理论范式的建构。最后指出台湾区域发展史的研究趋势。[关键词]人类学区域发展史参与观察比较研究理论范式[中国图书资料分类法分类号]C912.4一、前言1986年中央研究院4个人文研究所共同组成“台湾史田野研究计划”,主要目的在配合中研院各所积极进行的5年发展计划,将各所分别进行的台湾区域发展史及台湾社会的个别研究工作集中起来,成为一股台湾史及台湾社会研究的力量;同时希望由“台湾史田野研究计划”的推动,而在研究方法及理论体系上,有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成长(张光直1986)。计划总召集人——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张光直院士,在“在台湾史田野工作室通讯”(1986)的发刊词上提到:“中央研究院在大陆的时候成立了史语所,第一任所长傅斯年先生在1928年史...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国际社会科学杂志(中文版)》1980年30期
国际社会科学杂志(中文版)

人类学:付诸实践的理论

有人把社会和文化人类学界定为“研究常识的学问”,虽然有点恶作剧,却也不失为有用。然而,从人类学的观点看来,“常识”这个提法本身便极为不妥。因为“常识”既非世界上一切文化共有,而从不属于产生它的文化环境的人看来,任何一种常识观都不是那么特别合情合理。常识是人们日常对世界如何运作的理解,不管是看做不言自明之理(道格拉斯,1975年,第276—318页)或解之为“明明白白的事”(米切利,1982年),常识原来竟然是异乎寻常的多种多样,矛盾百出,偏偏又绝不容忍任何怀疑。感官经验和实际政治都是常识的来源,而作为强有力的现实,它们都对知识的获取施加了影响和约束。我们如何知道人确实已经登上月球了呢?近年来发表的人类学研究成果其中有不少确实对现代技术、政治和科学声称的成就进行了审视。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医学人类学,整个领域(特别是克莱曼,1995年)都对粗俗的唯科学主义声称的成就提出了挑战,正如本刊本期尼古拉斯·托玛斯撰写的文章从另一角度指出的那样...  (本文共22页) 阅读全文>>

《国际社会科学杂志(中文版)》1980年30期
国际社会科学杂志(中文版)

人类学的认识论

在其1973年的经典性文章———《重彩描绘:面向文化的解释性理论》中,克利福德·格尔茨宣布说,文化分析——他将其等同于人类学———并非寻求规律性的实验性科学,而是一种寻求意义的解释性科学(1973年,第5页)。这就展开了一直并继续在困扰着这一学科的极端问题之一。人类学在很大的、也许是在超过任何其他学科的程度上横跨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在广泛的对社会和文化现象的实证主义的解释和对交流和意义的注入情感之间艰难地伸展。实验性和解释性科学的合二为一可能难以想象,但这些条件和它们寻求分别揭露的规律和意义,在今天看来全不一样了。一篇论述人类学认识论的文章当然可以适用于一般社会科学或知识作为一个整体的论点和范式变化。波珀的惯于怀疑的理性主义、现象解释学、解构以及罗伊·巴斯卡尔和其他人的新维实主义在人类学的各个组成部分都留有痕迹并引起回响。但人类学家一直通过理论的重新估价和人种志的著述抵制勾消本学科基本原理的倾向:很少有专著不思考人类学知识的形成...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国际社会科学杂志(中文版)》1980年30期
国际社会科学杂志(中文版)

感觉人类学的基础

前提“感觉人类学”这一概念假设人的感觉不仅是一种生理也是一种文化活动。视听触味嗅不但是把握自然的手段,也是传递文化价值的孔道。本文涉及诸如读、写、音乐以及视觉艺术之类的感觉交流方式,同时也讨论通过嗅、味、触觉传达的各种价值和思想。倘若感知由文化决定,那么人们感知世界的方式就会因文化的不同而各异。感官数目的计算说明了这种变化的情形。仅就西方历史而言,除去通常的五官说之外,也有四六七官说,因时而异,因人而异。譬如,味和触有时合为一官,有时触又分为数官(克拉森,1993年a,第2—3页)。非西方文化亦复如此。伊恩·里奇在他的书中写道,尼日利亚的豪萨人只承认两种基本的感觉:视觉和非视觉(里奇,1991年,第195页)。在感官划分上存在着如此大的差异,说明了文化形塑感知的程度。感知取得文化意义的途径很多。不同的感觉本身可以和不同的联想相结合。在价值的坐次上,有些感觉高于另一些感觉。某些感觉———像红色、臭气、甜味———在不同的情况下意味也...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天府新论》1998年04期
天府新论

人类学在中国及香港的发展:从个人角度的漫谈

本文主要论述人类学在中国及香港的发展。这里“中国”是广义,包含中国大陆及台湾。附加说明,本文是从个人的角度漫谈,不是具体地描述或纯学科的系统性审察。首先,由于我本人专业的限制,我主要论述四个人类科学分支的一支,这就是社会人类学,而不涉及其它三个领域——语言人类学、建设人类学及自然科学人类学。其次,我不是以权威的口气,因为我不属于社会人类学方面为数不多的研究中国人类学的成员。他们从五十年代末开始,每人在香港和台湾占领一块领地,勤奋耕耘,推出了许多了不起的作品。远远超过了该学科专业观察家应做的。在香港发展人类学方面,我做了二十几年的工作,深感无论在哪方面,我本人与中国大陆和台湾的人类学发展方面有着密切的关系。在本文中,我计划论述三个问题:人类学是怎么回事?主要指社会文化人类学,它是怎样介绍到中国及香港的?人类学者怎样对中国社会适应?(自然包括香港中国社会)。最后,中国社会对这门最新的学科是怎样反应的?让我们首先论讨第一个问题。第一本...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辑刊》1990年40期
社会科学辑刊

国外人类学的发展与我国人类学的合理走向

自19世纪中叶以来,人类学正式成为一门学科已有150年的历史。人类学从清末开始传入中国,至今也近百年。纵观国际人类学发展的历程,可以看到,人类学的历史大体上可划分为近代人类学、走向田野的人类学、当代人类学(60年代以来)三个阶段。每一个阶段的人类学研究都有自己的特色,人类学的每一次转型和变革都不同程度地推动了人类学理论与方法的发展,充实了人类学的知识宝库,并日益深入人们的生活。在当今全球一体化的时代,人类学虽然面临最初研究对象的消失或被熟知化的窘境,但人类学家正在重塑泛文化的民族志方法,扩展研究领域,重视本土本族文化的研究,把人类学的发展推向一个新的阶段。在国际人类学的催化和影响下,我国人类学获取了许多研究成果,但也面临着诸多问题,需要进一步明确自己的未来走向。一、影响我国人类学发展的国际人类学流派(一)20年代以前传入中国的人类学——关注文化进化和文化传播的人类学19世纪中晚期,西方学术界充溢着一种关注人类社会进步的思想氛围。...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