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贵州方言区师范生普通话教育

普通话是现代汉民族共同语 ;是以汉语文授课的各级各类学校的教学语言 ;是不同方言区及国内不同民族之间的通用语言。掌握并使用一定水平的普通话是社会各行各业人员 ,特别是教师、播音员、节目主持人等专业人员必备的职业素质。一、普通话是教师的职业语言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担负着教育人、塑造人的历史重任。正如韩愈在《师说》中所言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而传道、授业、解惑都必须借助语言才能实现。此外 ,一个教师的价值观、道德水准、文化修养、知识水平、审美情趣乃至心理品质和思维方式等 ,都会在教育、教学和其他工作中 ,通过语言对教育对象产生深远影响。所以 ,教师的语言必须规范、文明、优美。我国政府十分重视在全国推广普通话 ,并强调教师的带头作用 ,对教师实行高标准、严要求。 1 986年 1月 ,国家召开全国语言文字工作会议 ,提出“在本世纪内 ,要使普通话成为各级各类学校的教学语言。”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同志在全国文字工作会议上...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语文建设》2001年03期
语文建设

香港中小学普通话教材中的用词规范

回归以后,普通话在香港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其中一个重要表现就是教育署对于中小学普通话教学的重视。香港教育署于1999—2000年举办了两期中小学普通话教师资格培训班,受训教师达2000多人,并从2000年起,将普通话定为中学会考科目。这些措施对香港中小学学生普通话水平的提高和香港全民普通话意识的提高是极大的促进,香港学习普通话、使用普通话的氛围空前高涨。 普通话教材是学习者的学习依据,由香港教育署推荐的中小学普通话教材多套并行,各具特色,这对促进教材建设的完善是有利的。但在这些教材中也还存在着一些用字、用词、注音方面的不规范现象,这对教师的教和学生的学会造成直接的影响。我们测查了《来说普通话》《中学普通话》中的全部课文和《课室普通话》中的部分课文,现将见到的部分用法不规范的词语例举于下,希望能对现用教材的完善有所帮助。这些用得不规范的词,都是香港普通话教学中的难点,是普通话教师在教学过程中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同时,这些不规范现象...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语文建设》2001年04期
语文建设

普通话的“普通”

有个喜剧小品;一个大款用方言与别人对话。人家说。“你说的我们听不懂,用普通话好不好?”大款说。’‘我又不是普通人,干什么说普通话?”这个大款是将普通话的“普通”’当成了与“’特殊”相对的那个“普通”了。他认为。普通话”中的一“普通‘’意思就是,“平常的、一般的”,普通话自然就是平常的。一般的。话了。听起来好像是笑话,其实,的确有许多人并不知道“普通话”这二个字的真正意义,真地是认为“普通话”的“普通”,就是与“特殊”相对的那个“普通” 那么;“普通话”的“普通”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普通话’”的“普通”其实是“普遍通行”的节缩,与平时说的那个“普通”并不是~个意思。著名语言学家王力先生在他的《汉语浅谈》一文中专门设了个小标题。什么是普通话”。他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语文建设》2001年09期
语文建设

演播艺术与普通话

这些年,我在教书和舞台表演之余,还播了些长篇小说,给一些影视片作过解说。 不少受众朋友虽然与我素不相识,但对我的声音很熟悉。演播文学作品和给影视配音 时,有声语言就是我惟一的工具,我是通过声音塑造形象、抒发感情的。演播艺术中的 声音不应该是一个个苍白的音节,而应是乐章中一串串抑扬跌宕的音符和绘画中一抹 抹绚丽斑斓的色彩;你所演播的内容,受众应该看得见,听得到,摸得着,能够获得身临 其境般的真切感受。这里不光是技巧问题,或者说首先不是技巧问题,而是对作品的理 解与投入的问题。我每拿到一部作品或解说词.总要反复阅读.细心揣摩.体会其中的 形象、感情和个性。到了能够把握个性这个程度,声音就有了音乐性,有了磁力,有了鲜 活的生命。 用声音塑造形象,说好普通话是个前提,对语言艺术的讲求要在这个前提下进行。 前两年有个顺口溜:“双眼皮儿,有后门儿,会说点普通话,就能当主持人儿”,这是讽刺 那些只会照本宣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语言文字应用》2001年01期
语言文字应用

广东话——普通话视译训练

0本文旨在介绍笔者在香港城市大学中文、翻译及语言学系试行多年的广普(广东话—普通话)视译训练。对象为至少具有90小时普通话学习基础的学生。在普通话教学链上以听说为开始,以翻译作结束①。1问题的缘起。分两方面谈。第一,香港的回归给本土的经济生态环境注入了中国因素。系统的广普传译训练成了当务之急。我们且举《苹果日报》的报导为例。回归之前,我们于1996年3月2日读到:“由于中英联合联络小组、基建协调委员会的工作繁重,普通话传译的工作量亦急速上升,预计今年约有1700多个会议需要普通话即时传译服务。”回归之后,我们于1999年9月3日读到有关标普评级公司(Standard&Poor’s)董事及总经理陈令勤先生的一次访问。是次访问中,陈先生指出:“现时招聘对象‘一定要识国语’”,并认为“一个拥有多年经验的外国人如要加盟标普,机会不及一个经验较少、但能说流利普通话的本地人”。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功利主义的趋势,而教育必须不断自我调整以顺应这...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南民族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1年02期
中南民族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普通话在广东:语用、语言能力与语言声望的背离及初步的解释

改革开放后尤其是 90年代后 ,广东地区的普通话语言生活状况逐渐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全国推广普通话 ,广东推广粤方言”几乎成了广东内外一致的看法。那么 ,真实的广东地区普通话语言生活到底怎么样 ?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以至人们会有如此认识 ?这些变化是怎么样发生的 ?1995年起 ,笔者多次外出调查 ,基本走遍广东 ,对上述问题做了粗浅的观察与思考。在调查与思考过程中 ,笔者深深地体会到 ,特定的语言及其状况是与特定的人民、特定的社会及他们特定的状况密切相关的 ,脱离人民与社会 ,特定的语言状况也无从说起。因此 ,本文从语言、人、社会结合的视角 ,侧重于语用、语言能力、语言心理等几个方面对广东地区普通话语言生活的变迁做初步的描述与探索。一、现实广东普通话语用与语言能力事实上 ,普通话在广东近些年来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普及 ,广东从没有像现在这样通行普通话 ,从未有过如此密度的普通话语用 ,广东人普通话语言能力与其他方言省区相比 ,并不...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