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明季佛教寺院遍布黔中原因探赜

明季佛教寺院遍布黔中各地 ,举凡穷乡僻壤之地 ,深山大箐之中 ,人迹罕至之处 ,皆有寺院 ,以至无山不有寺 ,无寺不有僧 ,境内佛教寺院之众多、之宏盛、之布广 ,元明以来 ,未之有也。考其原因 ,主要有三 :一、南明君臣护法修建也 :二、佛门僧徒拓殖开建也 ;三、明朝遗民逃禅辟建也。下面以次详论之。一、南明君臣护法修建南明弘光、隆武、永历三朝 ,从弘光元年( 1645年 )始至永历十六年 ( 1662年 )止 ,仅存 17年 ,只据有江南西南之地 ,然其君臣仍承明朝遗规 ,对佛教寺院犹加呵护 ,对滇黔根本之地的佛教寺院更是注意保护和修建。据民国赵藩《鸡足山志补》卷 4载 :“永历帝赐寂光寺为护国兴明寺敕 ,皇帝敕曰 :‘朕惟王道以修身为本 ,佛法以见性为宗 ,总之删妄存真 ,要在利民济物。所以取依取化 ,咸为有漏之因 ;去暴去贪 ,却是无为之治。岂容附会 ,宁有町涯 !考莲花之付法 ,知鸡足之开山 ;持正派以南来 ,暨永平而中盛...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佛学研究》2015年00期
佛学研究

二十世纪以来明清之际“逃禅”现象研究的回顾与展望

“僧之中多遗民,自明季始也。”①1644年,明清易代,“逃禅”之风蔚然,时人云“何处无寺,何人非僧”,可见人数之众多,几乎不可殚纪了。?本文即以此一段大事因缘为研究对象,并将学术史的追溯范围限定在二十世纪以来。之所以如此处理,基于以下考虑:第一,“逃禅”现象,自佛风东扇,多发生于易代之际,而尤以明清鼎革最为激烈,在“南渡”的背时间区间;第二以往激烈,在“南渡”的背景下更显特殊意义,故本文以“明末清初”或“明清之际”为时间区间;第二,以往的学术研究,涉及“逃禅”现象者甚繁,却往往将“逃禅”现象置于遗民框架之下考察,而“遗民僧”对于清初佛教史和思想史颇有影响,有待作专题研究①;第三,把佛学作为学术,是从近现代才开始的,而从中国佛教的研究重点来看,多集中在宋代以前,对于明清佛教,尤其是“逃禅”这一现象,整体上仍缺乏深人和专门的研究。为了更好地勾勒二十世纪以来“逃禅”研究的精神特征,本文根据学术史脉络,大致分为三个阶段:1900—194...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爱尚美术》2018年03期
爱尚美术

乱世飘零几一梦——“四僧”在遗民逃禅活动中的分类

一、“逃禅”的释义与历史沿革与“明末清初”。“逃禅”在南宋中晚何处边,近闻结伴已逃禅”(8),说明了“逃禅”一词,在《古代汉语词典》期的诗词中达到了第一次广泛应用的高归庄身边好友结伴逃禅者众;又如明末中被解释为两层含义。第一层含义是“逃峰,如张元有“逃禅留坐客,度曲出抗清志士陈邦彦之子陈恭尹诗句:“郭出佛教的戒律”,第二层含义是“避世宫装”(4)的词句,刘克庄也有“尽教人,外逃禅地,林中避暑杯”(9),道出城外参禅”(1)。现能考证的“逃禅”一词,避俗,谤逃禅”(5)的词句。对此二人“逃林中已经成为了“逃禅”活动密集的地最早是由杜甫所提出。在杜甫《饮中八禅”一词之释义,引《全宋词典故辞典》点;再如南明东林领袖钱谦益在《有美仙歌》中有“苏晋长斋绣佛前,醉中往的说法为“有悖佛训”,即“逃出禅戒”一百韵,晦日鸳鸯湖舟中作》写道:“闭往爱逃禅”(2)一句。为杜诗作注的各位之意;而南宋天童宏智(宏智正觉)禅门如入道,沉醉欲逃禅”(10),...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江汉论坛》1992年03期
江汉论坛

明季清初遗民逃禅现象论析

明季清初出现了一种遗民逃禅的社会现象。遗臣庄士遁入空门者不可胜记。清初学者邵廷采在总述这种现象时说:“至明之季年,故臣庄士往往避于浮屠,以贞厥志”,“僧之中多遗民,自明季始也”①。陈垣先生在《明季滇黔佛教考》一书中曾着重记述遗民逃禅者,是书虽只有于云、贵两省,但所记逃禅者已为数不少。此种现象在明清之际出现,乃是源于民族和政治的原因,绝非出于宗教的作用。因此,应该将此做为一种政治现象加以着待。 明清鼎革,是做为少数民族的满清政权取代汉族的明朝政权。生活在儒家正统教育环境下的许多汉族士大夫,不愿做异族臣子,遂选择了遁入空门的出路以全其志节,这种选择不是出于他们对释教的信仰,而是出于政治的逼迫和民族意识的力量。因此,清代学者归庄说道:“二十余.年来,天下寄伟磊落之士,节义感慨之士,往往托于空门,亦有家居而宪细者,岂真乐从异教哉?不得已也,”②遗民逃禅虽皆出于不得已,但对这些人要作具体分析,不可等同视之。归纳起来有以下三种情况: 1.反...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学术月刊》1998年02期
学术月刊

明末封建士大夫逃禅原因初探

明朝万历以降.掸风浸盛,封建士大夫中间逐渐形成了一股逃惮之风,即所谓“以无端之空虚掸悦.自悦于心”也/此风愈演愈烈.逮至明未,竟出现了“士夫无不谈蛛”的局面/’他们逃禅的方式也多种多样.或创寺修庙.施田立碑;或接纳高憎.谈禅说理;或披剃空山.著书立说等等,其盛况远超唐来士夫诀禅之习.直可与槐晋玄谈相媲美。顾炎武所说明末清诀,实有甚于前代,此说不无迢理。剖析这一时期士夫逃卧的深层原因,不仅可以窥见明代末年杜会政治、经济腐朽糜烂的深刻画面.并目也能揭示出当时思想界“心学”流变的时代特色同时,对于士夫逃掸的复杂心态和禅宗发展的慨貌,也将有所了解。奇、储次、董二等人横行乡里,“侵暴杀人”达二百多名,居然不受法办,即是典型的例考察明末士夫逃禅史实即可发现,此种子④。无休止的土地兼并,导致大批农民逃风气的出现,并非一时偶然之现象。而是有亡,加上豪绅仗势欺人,民不堪命,终于激起着社会政i白、经济深刻危机的背景。“民变”,所谓“敲扑繁而民生库,...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普陀学刊》2018年01期
普陀学刊

明末清初云南地区逃禅现象略探

纵观华夏历史,中国的疆域面积随着时间推移不断变化,朝代亦是更迭不断。然而每至乾坤鼎革之际,总是会有一批对前朝抱有深厚感情的群体,不愿奉仕新朝而选择遁迹江湖,这部分特殊群体一般被称为“遗民”。在“遗民”的生活中,宗教信仰成为他们精神寄托的重要方式之一,这种选择遁入佛门而不仕当朝的现象,学界称之为“逃禅”。明清之际,“遗民”群体寄迹空门者颇众,有“胜朝遗老半为僧”的说法,其逃禅人数之众,不可殚纪。明末清初[1]的逃禅现象,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篇章。“逃禅”本具有躲避现实的意味,然而于明清更替之际逃禅的士大夫而言,则更多是“文化托命”的信仰及“忠孝佛性”的流露。其贡献不仅在于壮大佛门之力量,还在于守护华夏文明之延续。故而,自近代以来,研究逃禅此一特定历史时期现象的学者与日俱增。以陈垣先生之《明季滇黔佛教考》[2]开明末清初逃禅现象研究之先河,其后诸多学者对于明清之际的逃禅群体从文化、思想等诸多方面的贡献进行了论证,如:纪华传...  (本文共4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