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乡土社会中的民间惩罚——以乡土社会中信用为媒介予以说明

在山东农村中,有这样一种行业即“赊小鸡”,商家于春天把小鸡赊给村民,而到年底向他们收账,村民们不当场付清钱款,这主要有两方面的考虑:一是小鸡的成活率问题,二是公鸡、母鸡的比例,而这两方面都关系到他们给付的钱款。对于村民们创制的这样一种行业习惯法规范,我们除了敬佩他们的智慧之外更主要的是吃惊。因为商家对于小鸡确切的成活率和公鸡、母鸡的实际比例是无从知道的,他们只是凭借乡民们自己报出的成活数量及公鸡、母鸡的比例来计算钱款。由此使笔者对于这种行业信用乃至农村中所存在的普遍信用产生了深思和研究的兴趣。一、信用与民间惩罚“信用”一词可考的最早记录源于《左传》,意为“信任使用”。从社会学角度看,信用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信任,休谟认为信用是人类社会所赖以生存的三大自然规则之一。信用是人们间的一种信任,而信任“其实是个‘可信任’的问题。我之所以信任某人是因为我认为这个人是可信任的,而我之所以认为这个人可以信任是因为在我看来,如果这个人背叛我,他一...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07年05期
法制与社会

新农村建设下“后乡土社会”的法治构建冲突

“乡土社会”是社会学界在研究中国社会时,对中国基层农村的特性所做的一种概括,“它并不是虚构,也不是理想,而是存在于具体事务中的普遍性质,是通过人们的认识过程而形成的概念。”①随着社会转型及新农村建设的进程,乡土社会下广泛存在的礼治秩序逐渐向法治秩序演变,演变过程中的冲突则是我们必须关注和研究的。一、后乡土社会下乡土的异变在对中国传统乡土社会进行研究的学者中,费孝通先生对乡土的界定可谓最为精辟,他认为,中国基层社会的本色为乡土性,他主要从人和空间关系以及任何人在空间的排列关系来分析中国农村足乡土社会这一特性。首先,从人与时空的关系角度来看,乡土社会是不流动的。这种不流动表现在:1.乡土社会中的人的职业的固定;2.传统乡土社会的人口流动性很小;3.乡土社会中人和泥土紧密的依附关系。其次,从人与人的关系而言,乡土社会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表现为孤立隔膜和熟悉信任两种类项,形成了对内的熟悉和对外以聚居村落为单位的相互隔膜,使得乡土的特性更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07年12期
法制与社会

乡土社会变迁中的民间法与国家法

一、乡土社会秩序的变迁乡土社会这一分析性的概念,取自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的《乡土中国》一书。乡土社会是与法治社会相对应的,是以村落为单位、以土地为依附、以群体为本位、以熟人社会为模式的社会。在中国,大多的农民聚村而居,使得村落成为乡土社会的基本单位。在乡土社会里,法律是用不上的,社会秩序主要靠老人的权威、教化以及乡民对于社区中规矩的熟悉和他们服膺于传统的习惯来保证。随着国家政权建设与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今天的乡土社会已大不相同,它先是为国家政权力量深刻地改变,现在又受到乡村工业化和现代生活方式的猛烈冲击,以至人们无法再使用单一的和静止的农村社会这样的概念来形容。20世纪80年代以来,政府制定了大量的法规以适应新的社会需求,并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推动着法制建设。在“建立民主与法制”和“依法治国”一类口号下,国家正式的法律制度开始大规模地进入乡村社会。通过“普法”宣传和日常司法活动,国家法形成侵蚀之气势,自上而下地改造着旧文化、旧习俗和旧...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甘肃政法学院学报》2014年03期
甘肃政法学院学报

民间法、民族习惯法专栏主持人手记(五十一):乡土社会的法律作业

在写这份主持人手记的时候,我手头正好摆放着两位青年学子寄赠的有关乡土社会法律和秩序研究的新著:刘正强的《新乡土社会的事件与文本——鲁县民间纠纷的社会学透视》,陈柏峰的《乡村司法》和《暴力与秩序——鄂南陈村的法律民族志》。这表明,尽管中国的社会结构性质正在迅速地从乡村主导型向都市主导型转变,但乡土社会无论在人口上、文化上、还是在情感记忆上,仍对中国社会及其变迁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特别是在迅速工业化、城市化、市场化和信息化的变迁中,一方面,乡村社会也不例外地汇入了这一变迁的潮流,形成所谓“新乡土社会”。其不仅预示着农村本身的变迁,而且对都市社会也产生着潜移默化的反向影响。特别随着乡村人口越来越多地涌入城市,传统乡土社会的生活方式、交往习惯、思维取向等都成为建构都市新文化的重要内容。形形色色的同乡会、宗亲会等作为非正式的社会组织,不仅是人们借此而发思乡土之幽情,更在实质和内容上影响着中国都市社会、甚至中国社会现代化的走向和“品相”。因...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家》2004年06期
社会科学家

乡土社会中之国家法与民间法辨析

一、国家法与民间法之概念辨析国家法就是国家制定法,亦即传统的法学理论所界定的由国家制定或认可并有国家强制力保证实施的法律。民间法,严格说来,从马克思主义关于法律的国家立场看,它不是法律,仅是广义上的社会规范。本文中的“民间法”是从社会学或人类学的角度提出的,它只限于我们分析问题时的一个分析性概念使用,或者说只能限定在价值上、学理上的意义,而无功能上和文字上的意义[1]。故而,本文把在乡土社会中活生生存在的礼俗、人情、习惯、族规、宗法等社会规范称为中国式的“民间法”。然而,究竟什么是民间法呢?借用梁治平先生的观点加以阐释,在中国传统词汇中,与“官府”相对的是“民间”,因而在国家法之外,可用“民间法”的概念来作区别。他说国家法“可以被一般地理解为由特定国家机构制定、颁布和自上而下予以实施的法律”,而民间法主要是指“这样一种知识传统,它生于民间,出于习惯乃由乡民长期生活、劳作、交往和利益冲突中显现,因而具有自发性和丰富的地方色彩”。他...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江苏行政学院学报》2001年03期
江苏行政学院学报

国家法在乡土社会中取得成功的条件与保证

在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当家做主,人民是国家的主人,法律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定的,法律的制定坚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共产党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因而,从理论上讲国家法不会形成对老百姓的压制。我们的法律应是民主的。亲和的和自治的。但为什么在实践中我们的百姓仍会感到受国家法的压制与不平等对待?会感到国家法的不可信而放弃法律,低毁法律呢?这是我总在思索的问题。或者作进一步的追问:当国家试图将法律落实到乡土社会时,为什么乡土社会一般都不会直接接纳,而是依照自己的朴素理解使“神圣的”国家法获得某种变通?国家依照所谓现代化的法治标准所建构的法律体系,为什么会在乡村社会的动作中发生了模糊与变异2怎样才能确保“送法下乡”取得实效? 一、立法的民主性与亲和力 我们提倡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为此,我们必须搞清楚法治国家所需要的法律在形式上到底是什么?什么才是真正的“良法”? 依我看来,法治所需要的法律应该具有如下的形式要件: 第一,法律应是普遍...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