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乡土社会中的民间惩罚——以乡土社会中信用为媒介予以说明

在山东农村中,有这样一种行业即“赊小鸡”,商家于春天把小鸡赊给村民,而到年底向他们收账,村民们不当场付清钱款,这主要有两方面的考虑:一是小鸡的成活率问题,二是公鸡、母鸡的比例,而这两方面都关系到他们给付的钱款。对于村民们创制的这样一种行业习惯法规范,我们除了敬佩他们的智慧之外更主要的是吃惊。因为商家对于小鸡确切的成活率和公鸡、母鸡的实际比例是无从知道的,他们只是凭借乡民们自己报出的成活数量及公鸡、母鸡的比例来计算钱款。由此使笔者对于这种行业信用乃至农村中所存在的普遍信用产生了深思和研究的兴趣。一、信用与民间惩罚“信用”一词可考的最早记录源于《左传》,意为“信任使用”。从社会学角度看,信用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信任,休谟认为信用是人类社会所赖以生存的三大自然规则之一。信用是人们间的一种信任,而信任“其实是个‘可信任’的问题。我之所以信任某人是因为我认为这个人是可信任的,而我之所以认为这个人可以信任是因为在我看来,如果这个人背叛我,他一...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许昌学院学报》2007年06期
许昌学院学报

论维系乡土社会秩序的规范及其本质

一、维系乡土社会秩序的规范——习惯、乡约与法律在西方很早就有人认识到维系社会秩序的规范,除了国家制定的成文法律之外,还有“活的法律”,甚至德国法学家埃利希还认为,“在法律发展过程中,国家和国家立法活动的作用是极其有限的,国家制定法仅仅是法律中很小的一部分”,能建立社会秩序的“法律”“存在于社会的各个方面,表现形式很多,有风俗习惯,有社团的规章等。”[1](P323)在我国,随着人们对法律现象认识的多元化,加之中国人口大多仍然居住在农村,中国社会的现代化的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就是农村社会的现代化;另外,人们在对我国法治建设的反思中也逐步认识到:中国的法治之路必须注重利用中国本土的资源,注重中国法律文化的传统和实际。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活的法律”在维系我国乡土社会秩序中的重要位置,并认识到民间规则在调节社会关系、维护社会秩序方面起着国家法律制度不可替代的作用。的确,如果真正深入到我国最底层的乡土社会,就不能不认为习惯、乡约和法律...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新乡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7年02期
新乡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断裂社会与乡土社会的变迁——对江西赣南某县A村的个案研究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社会结构逐渐由二元结构向三元结构过渡,同一社会中几个时代的成分并存。广大城市相继进入工业文明及新技术革命时代,而广大农村尤其中西部地区农村仍处于落后的农业文明阶段。同一社会中几个时代的成分并存,互相之间缺乏有机联系,这就是断裂社会的基本特征[1](P272)。本文通过田野调查的方法对A村进行个案研究,从而揭示乡土社会在社会转型过程中如何发生变迁。一、江西赣南A村的基本情况及信仰体系(一)A村自然、社会情况A村地处赣南某县的北隅群山之中,距县城62.5 km。别看这万山之中的沟壑之地,却曾是县、乡政府所在地,更是鲜为人知的“王府”。1933年7月至1934年10月,县苏维埃政府设在这里。五代后梁开平元年(公元907年),卢光稠被后梁太祖封为“舟汝王”,开平五年,被追封为“忠惠广利王”,A村是名副其实的“王府”所在地[2]。A村辖村里、老街、新街、东元里等14个村民小组31个自然村,2 000多人。该村没有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长沙铁道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01期
长沙铁道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宗族祭祖活动——乡土社会秩序建构的一种力量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伴随着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农村经济制度改革,出现了原有农村社区组织管理制度的解体。而政府大力倡导的农村自治组织的发展由于各方面准备的不足,处于进退维谷的尴尬境地。在此情况下,家庭实际上既是基本的劳动生产单位,同时也是社会基层的一种组织单位。因此被视为封建残余的家庭集团化的宗族组织又死灰复燃,成为当今中国乡土社会的一股新的组织力量。该如何认识这种销声匿迹近三十年的宗族组织的再现?是将其作为洪水猛兽般给以打击还是积极寻求其存在的现实意义并适当引导宗族组织的发展?本文通过历史上宗族祭祖活动有关规定的考察,试图在诠释宗族祭祖活动的正功能的基础上,将其作为社会秩序建构力量来分析,借此寻求宗族组织存在的当代意义。一、礼与乡土社会二十世纪四十年代费孝通先生在他的《乡土中国》一书中深刻剖析了传统中国农村的社会结构,阐明了其“乡土性”的特点。“在乡土社会中,人们彼此之间都是熟人,信用的确立不必依靠对契约的重视。他们追求‘无讼...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名作欣赏》2016年15期
名作欣赏

乡土社会的陷落——从《浮躁》到《秦腔》

在一个叫作棣花街的村镇上生活了十九年的贾平凹从开始文学创作之初便一直关注着新时期的中国西北乡村,他为那个似真似幻的商州写就了大量的故事。小说《浮躁》创作于1986年,是贾平凹的第二部长篇小说,主线情节是乡村青年金狗与小水的爱情故事,副线情节则描写了以金狗为代表的平民青年与当地两大权势家族田家和巩家在农村改革进程中的诸般斗法。正如标题所示,小说反映了这一时期农村地区人心浮动、世事浮躁的时代风貌。而将近二十年后,发表于2005年的《秦腔》虽延续了贾平凹一贯的对乡土题材的书写,但内涵与取向已发生了极大的转向。贾平凹更大程度地回归乡土中国,描写了一个叫作清风街的地方上数十年的人情变迁。在这部小说中,没有了作者在《浮躁》中试图描绘的以乡村为代表的传统文明与以州城为代表的现代文明之间的沟通与互融,而是更多地表现了乡土中国的生活方式、民俗传统、文化遗产的没落与瓦解。从《浮躁》到《秦腔》,尽管两部作品之间存在诸多相异之处,但相似的是,它们都深刻...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恩施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7年03期
恩施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试论壮族乡土社会中的习惯法——壮族人民心中难舍的情结

壮族历史悠久,源远流长。自古以来,壮族及其先民就在华南一珠江流域生息繁衍。民族文化与民族同生共源。壮族是珠江流域的土著民族。壮族先民因其所处的自然环境和特定的生产方式,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创造了独具特色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显示出民族文化的个性和地域性文化的特征。比如铜鼓文化、花山崖壁花、干栏文化、习惯法文化等等。本文试对壮族习惯法文化进行探讨。一、壮族习惯法的历史考察习惯法是独立于国家制定法之外,依据某种社会权威确立的,具有强制性和习惯性的行为规范的总和。在没有文字也没有成文法和专门强制机构的民族中,一些不成文的习惯、规定有效地解决着内部成员间的冲突与纠纷,维护着特定时代社会的延续和发展。壮族历史上没有出现过统一的权威性的权力机构以及完善的成文律令制度。千百年来,在长期的生产、生活的斗争中,为维护民族地区社会秩序,调整人们之间的关系,创制形成了一整套世代相袭,不断发展,并为壮族成员所信守的习惯法。这些习惯法对于维护壮族的共...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