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东瓯的族群迁徙与融合过程述论

包括现在的温州、台州和丽水地区在内的浙江南部,是一个濒海山区,属东瓯故地,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地理概念与文化概念。它处于浙江省的最南端,与金衢盆地、宁绍平原、杭嘉湖平原构成浙江省的四大地理区域,与福建的闽东地区有更多的关联。境内分布有瓯江流域、灵江流域、飞云江流域、敖江流域等。浙南地区在十万年前已有人类生存。从考古发现看,台州灵江北岸凤凰山麓发现的“灵江人”化石,据铀系法测定,其年代为十万年前左右。[1]这是迄今发现的浙南最早人类化石。瓯江、飞云江、敖江沿岸及其支流附近依山傍水的地方普遍发现了新石器、青铜时代的古文化遗址,证明浙南地区在石器时代普遍存在人类共同体的活动。中国社会科学院曹峻先生把这些共同体大致分为两类,分别代表前、后两个阶段的文化。早期阶段的有乐清市杨柳滩、瑞安城郊北龙大坪、泰顺县百丈下湖墩和文成珊溪鲤鱼山等遗址,分布地点几乎贯穿了现在温州市陆地南北全境,年代大概在新石器时代晚期,中原的夏代以前。晚期阶段相当于夏商时期...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温州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7年02期
温州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瓯越文化探源

一、释u匝,,温州古称东欧,从远古时代起就已有人类活动。在古代文献中,活动在这里的先民,被称为“巨人”。为什么叫“匝”呢?历来有以下两种解说:一为“巨器”说“伍是一种盛器,据说远古时这里曾是大量生产“匝”的地方,所以温州一带便被称为“匝”了。另一说,是从匝字的字根来考查,是匾字,《说文》说:“匾,崎匾,臧隐也,从品,在L中。”品是众多的意思,东南E陵众多,民族分布较为隐曲。现今一些研治温州史者仍沿袭上述说法。今仔细推敲,以上两说都未令人满意。《逸周书·王会解》提到“欧人蝉蛇”。孔晁注云“东越巨人也”。《王会解》还提到“沤深”,“沤越”。王应做补注云:“沤深即伍也,沤亦伍也。”《山海经》卷10海内南经》云:“臣居海中”。普人郭噗注曰:“今临海永宁县,即东巨,在峡海中,音呕。”(晋时临海郡永宁县即今永嘉县和温州一带。)宋人罗泌在《路史·国名纪》丁“越沤”条下释云:“或云匝人,沤、欧、匝、区、通。”清末孙指让在《温州建置沿革表引》中则...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艺术教育》2010年11期
艺术教育

采撷瓯越文化精华 播撒璀璨艺术种子——瓯越艺术进课堂的实践研究

瓯越艺术是洒落在瓯江两岸的璀璨珍珠。然而,在温州汹涌澎湃的经济建设的大潮中,传统文化中带有浓郁地方特色的瓯越艺术的生存和发展出现了困境。重视挖掘、抢救、保护和发展瓯越艺术,促进文化资源和文化生态环境保护的良好互动,防止盲目的、急功近利的、破坏性的开发,已成为一项非常紧迫的任务。文章以瓯越艺术工作室的系列探索为依托,尝试从课程建设的角度,对温州的地域性艺术资源——瓯越艺术资源的课程开发利用、进课堂的形式方法、专题教育研究活动等方面的探索进行阐述。——题记一、璀璨的瓯越艺术亟待传承温州历史悠久,古时东瓯王驺摇的都地,遗存历史文化古迹丰富,素有“东瓯名镇”“百工之乡”的美称,是瓯越文化的中心和发源地。温州又是南戏的故乡,青瓷发源地,在这里诞生的“温州五瓯”——瓯剧、瓯绣、瓯塑、瓯柑、瓯窑闻名遐迩。散落在各地各县的民间艺术资源,如乐清的细纹刻纸和黄杨木雕,苍南的夹撷,泰顺的廊桥,瓯海的造纸活化石……丰富的瓯越文化遗产和绚丽多彩的瓯越艺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浙江画报》2009年08期
浙江画报

塘河:缠绕着温州的诗句

塘河是温州山水城市的重要标志之一,她北接欧江,南连飞云,似一条玉带.蜿蜒于温瑞平原,故又称温瑞塘河历史上塘河是载人、运粮的交通要道,哺育了贩越文明,蕴藏着温州精神;如今,她正发挥着生态保护、都市旅游、城市防洪等多项功能,成为温州生态城市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被誉为温州人的母亲河。悠悠塘河水,激发了无数诗人的灵感。“时清游骑南祖暑、正值荷花百里开”,这是唐温州刺史张又新的诗文字中的唐朝,盛夏的南塘河沿河百里荷花盛开老城区内,宋温州知州杨蟠的一首《咏永嘉》更写出了城内景色之美:“一片繁华海上头,从来唤作小杭州。水如棋局分街陌,山似屏炜绕画楼是处有花迎我笑,何时无月逐人游,西湖宴赏争标日、多少珠帘不下钩”城外塘河宋时更是风景宜人,水碧花香;“湖水秋来清见底,仙山雨后翠成堆”(宋许景衡《招虞仲来竹阁》)水心一带,仍沿袭唐时景色,“有林皆橘树,无水不荷花”(宋叶适《西山》)。在永嘉四灵的笔下,会昌湖美不胜收:“岸竹低添秋水碧,堵莲平接夕阳红...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民族学研究》1982年01期
民族学研究

侗族族源初探

壮侗诸族属于我国古代瓯越的后裔,这已得到民族学家和历史学家们的公认。但是,牡侗诸族各自源于瓯越的哪一支,有无迁徙活动,在何种情况下形成为单一民族,这些问题都有待进一步探讨。笔者以侗族为例,对以上问题试作探索。 汉代五溪地区的武陵郡阳山一带,无阳县、镡成县和群柯郡的且兰、毋敛两县的部分地方,都可能是侗族先民活动的区域。 长江支流的沅江,古称沅水,其上源甚多,史有“五溪”称谓。刘昭引《荆州记》说: “(临沅)县南临沅水,水源出胖柯且兰县,至郡界分为五溪,故云五溪蛮。”①战国时期,楚、秦政权相继进入这个地区;楚为商于,秦为黔中②,这里的人们还保持着古代村社共同体的原始形态,史籍统称该地民族为“黔中蛮”,西汉时改黔中郡置武陵郡,又称为“武陵蛮”,东汉时沿置武陵郡,后改称“五溪蛮”。黔、湘、桂三省(区)毗邻地区,现今侗族聚居的天柱、黎平、锦屏、榕江、从江、新晃、通道、三江、龙胜等县,分布的剑河、三穗、镇远、雷山、荔波、独山、芷江、城步、融...  (本文共20页) 阅读全文>>

《丽水师专学报》1986年01期
丽水师专学报

瓯越源流新探

关于颐越的源流问题,史学界存在着两种意见。一种认为欧越乃于越之后裔——种则认为阻越“非句践族种”。本文根据文献典籍的记载,并以考古发掘的资料相印征,对阻越源流问题试作探讨,由此鸟瞰颐越同于越、闽越的文化渊源关系。 一 额越是否为于越之后裔,首先必须对司马迁在《史记》中的有关记载进行分析。《史记·东越列传》云;“闽越王无诸及越东海王摇者,其先皆越王句践之后世也,姓骏氏。”这里司马迁仅说匝越的首领(东海王)摇和闽越王无诸的共同祖先是句践,并非指整个贩越和闽越是句践的后代。他在《史记·越王句践世家》中又再次申述道:“楚威王兴兵而伐之,大败越,……而越以此散,诸族子争立,或为王,或为君,滨于江南海上,服朝于楚。后七世,至闽君摇,佐诸侯平秦。汉高帝复以摇为越王,以奉越后。东越、闽君皆其后也。”由此可见,司马迁《史记)}中两条论及闽越与于越关系的史料,都只说颐越部族的首领是句践的后代,非云匝越部族出自于越,井指明于越后裔出为闽越部族之主乃是...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