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我国经济立法中的法律移植──中国借鉴外国法律问题研究系列论文之三

法律移植既是比较法学中的一个重大的理论和实践问题,也是我国法学界在围绕如何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法律体系的讨论中所提出的一个热门话题。万里说过:“为了加快立法步伐,外国、香港一些有关商品经济发展的成熟法律,我们可以移植和借鉴,不必事事从头搞起。”乔石也指出:“制定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方面的法律,对我们是个新课题。制定法律和法规要从中国实际出发,也要广泛地研究借鉴世界上所有国家的立法经验,吸收对中国有用的东西……立法必须从中国国情出发,但这并不排除我们吸收国外的经验。凡是国外立法中比较好的又适合我们目前情况的东西,我们都应当大胆吸收;他们走过的弯路,也值得我们借鉴,有的适合我们的法律条文,可以直接移植,在实践中充实、完善。”因此,对经济立法中法律移植问题研究,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一、法律移植涵义的辨析法律移植的一般意义可理解为特定的国家(或地区)的某种法律规则或制度移植到其他国家(或地区)。但由于“移植”一词源于植物学和医学,望文...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江西社会科学》2000年12期
江西社会科学

江西地方经济立法浅论

一  地方经济立法,是具有地方立法权的国家权力机关和国家行政机关,依照法定权限和程序制定、修改、废止地方性经济法规、规章的活动。地方经济立法,是具有立法权的地方国家权力机关和行政机关的一项重要职权,也是构筑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法律体系的一项重要任务。从江西省经济立法发展情况看,大体上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至党的十四大(1979年至1992年)江西地方经济立法起步阶段。  众所周知,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方针、政策指引下,我国确立了中央立法和地方立法的新格局。江西地方立法有了一定发展,在1980年至1989年期间通过或批准的法规及修改法规的决定48件,有关的法律的决议、决定21件,但属于经济类的法规并不多,在整个立法中还没有占一定的比例。  第二阶段,党的十四大至党的十五大召开(1992年9月至1997年9月)江西地方经济立法稳步发展阶段。  党的十四大确定了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根本目标是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佛山科学技术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0年01期
佛山科学技术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国际经济立法的发展趋势

在国际经济领域里,由于历史的和现实的种种原因,西方发达国家与广大发展中国家之间经济实力差异悬殊。相应地,在国际经济立法方面,以往西方发达国家占绝对主导地位。随着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不断崛起,为顺应形势的变化,西方发达国家对国际经济立法的主导态势正发生着内在的变异,且已构成国际经济立法发展的一大重要趋势。一、西方发达国家对国际经济立法的主导西方发达国家对国际立法的主导,最具实质性的就是其对国际经济立法主导权和规则制定权的长期垄断。国际经济关系自形成之日起,就注定了西方发达国家及其确定的国际规则必然成为国际经济关系运行的主导力量。这取决于如下三方面的基本事实:第一,以英国革命为起点,资本主义制度和生产方式在西方的确立,奠定了此后数百年西方统治世界的经济基础。商品经济和近代工业的发育,使西方得以率先实现现代化,拥有了强于世界其他地区的实力。并通过血与火的暴力手段,将原本互不相干的世界各国强行纳入以西方为核心的统一的国际经济体系之中。第二,...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人民论坛》2017年05期
人民论坛

地方经济立法护航供给侧改革

地方经济立法随着“市场与国家间双向互动和制衡”,在中国法制建设和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作用逐渐凸显,中央经济立法与地方经济立法权限划分日益清晰,地方立法系统迫切需要完善。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逐步增加有地方立法权的较大的市数量”,明确地方立法权的改革要求,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依法赋予设区的市地方立法权”,进一步明确地方立法权的主体范围。2015年3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对《立法法》进行了首次修改,地方经济立法从此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至此,地方立法权主体范围被明显扩大,从原有的80个扩大到了351个省、自治区、自治州、直辖市和设区的市。“地方经济立法主体出现的多元化趋势,形成的多层次、多形态、不同权限、不同效力的独特地方立法体制”,其主要的政治经济背景就是新形势下的供给侧改革。供给侧改革与地方经济立法的高度契合2015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上强调树立和贯彻五大创新发展理念,第一次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宁波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2017年03期
宁波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

中小企业成长性问题与经济立法促进政策探讨

一、研究缘起与问题的提出中小企业一般是指规模在标准以下,处于创业阶段和成长阶段的法人企业和自然人企业。由于统计口径与统计数据分散的原因,我国目前还难以得出准确的中小(微)企业户数。据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于2015年4月发布的全国市场主体发展报告显示:截止2015年4月,全国内资私营企业1653.8万户,个体工商户5139.8万户,二者相加接近6800万户。虽然个体工商户并未表现为企业形式,但从事生产经营领域的个体工商户与小微企业在生产规模上大体相当。因此,上述数据在扣减商贩式个体工商户户数和私营企业中的大企业户数后,基本上能反映出当前我国中小(微)企业的总体数量约为5000万户左右。对中小企业成长性问题进行研究,实际上是将企业作为一个生物有机体予以对待。仿生学理论认为,企业同样具有完整的生命周期,包括出生、成长、成熟和衰退等不同阶段,且无法超脱“生老病死”的宿命。英国学者Edit.T.Penrose是系统研究企业成长理论的鼻祖,...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法治与社会》2017年07期
法治与社会

共享经济立法滞后让监管维权难

出行有网约车、共享单车,甚至还有最近出现的共享汽车;吃饭有众多外卖020;家政服务有河狸家、e袋洗等共享服务;甚至还有随叫随到的上门美甲、上门按摩……毋庸置疑,凭借互联网打破传统行业限制的共享经济正在不断改变着人们的生活习惯。然而,新业态的出现也带来了新的问题:骑共享单车发生意外找谁赔偿?共享服务从业者的资质和服务的质量谁来保证?进入共享平台的相关资金如何保障……事实上,分享经济已经对现行的法律法规提出了挑战,不仅由于立法的滞后导致乱象丛生,新模式的出现也令相关职能部门的监管捉襟见肘。网约车出现后很长时间,就因为缺乏法律监管而频发纠纷,即使如今拥有了合法有效的身份,但也时常处于争议之中。相关专家表示,共享经济不是法外之物,新型互联网产业也不能任其野蛮生长,需要强化立法和监管的前瞻性,这正是对于新型经济模式和用户权益的最大保护。监管m新齡麵x“别了!保定!”今年初,一批绿色的共享单车进入河北省保定市,仅仅几天时间后,运营该共享单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