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水书传承的社会生态思考

2006年6月,国务院批准“水书习俗”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标志着“水书系一种被压迫民族使用之文字(岑家梧1943年语)”历史的真正终结,标志着水书文化传承被正式纳入国家法律保护的轨道,标志着水书文化抢救保护与世界文化保护接轨的崭新历史时期的到来。水书传承的社会生态问题也因此引起多方的关注。水书赖以生存的社会生态环境,可以分为内部环境系统、外部环境系统两大部分。由于水族社会从属于国家社会,是国家社会内部的小分支,国家政治环境、经济环境、文化环境决定与制约水族社会发展,因此水书的内部环境系统的独立性、自主性显得不那么重要。水书社会生态环境,主要涉及政治、经济、文化等三大环境。其中,受国家政治大环境的制约是最根本的一条。一、政治环境对水书文化生态产生决定性的影响否极泰来,是新中国水书抢救保护的显著特点。改革开放之后水书抢救保护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政治环境对水书文化生态产生着决定性影响。在改革开放之前,阶级斗争为纲的观念左右...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广东艺术》2008年06期
广东艺术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承——与郑暹发先生商榷

郑逞发先生发表于《广东艺术》2008年第5期的《南澳车鼓舞“非遗”的继承和创新》(以下简称郑文),提出了一个具有迫切现实意义的命题,也激发起人们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承问题的深入思考。然而,该文以列入汕头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南澳车鼓舞如何经过改造,创作出新的《开渔欢歌》,作为“继承‘非遗’代表作较为成功的例子”所提出的一系列观点、主张和做法,却是值得商榷的。因此,我愿同郑先生作一些探讨,求得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承问题的较为科学的理解,以免在这项工作中走偏、走歪,乃至可能导致这份宝贵遗产的变味、变样。 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价值 郑文说:“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中文艺作品的继承,绝不仅仅只是保留其‘原汁原味’或者作为活化石来看待。活化石有它的考古价值、博物馆价值,然而一成化石,必定是僵化的。”这里实际上提出了一个对“非遗”的价值判断问题。在该文看来,非物质文化遗产只不过是“僵化”的化石,因而也就只有仅供考古和博物馆收藏的价值...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清江论坛》2008年04期
清江论坛

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守护精神家园

一、什么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什么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非物质文化遗产指各族人民世代相承的、与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各种传统文化表现形式(如民俗活动、表演艺术、传统知识和技能,以及与之相关的器具、实物、手工制品等)和文化空间。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范围包括:口头传统,即作为文化载体的语言;传统表演艺术;民俗活动、礼仪、节庆;有关自然界和宇宙的民间传统知识和实践;传统手工艺技能;与上述表现形式相关的文化空间。在2003年10月通过的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国际公约》中,“非物质文化遗产”涵盖了五个方面的项目:口头传说和表述,包括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媒介的语言,表演艺术,社会风俗、礼仪、节庆,有关自然界和宇宙的知识和实践,传统的手工艺技能。《公约》同时指出,非物质文化遗产概念中的非物质性的涵义,是与满足人们物质生活基本需求的物质生产相对而言的,是指以满足人们的精神生活需求为目的的精神生产这层涵义上的非物质性。所谓非物质性,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文化艺术研究》2008年03期
文化艺术研究

“物”与“非物”之辩——谈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物”的角色

2003年11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以下简称《公约》),2004年8月,我国国务院批准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2003年11月通过的《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2005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关于加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同年12月,国务院下发了《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意见》,阐述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性和保护的必要性,而《通知》则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地位进一步提升,将其与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相提并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取得了与文物、遗址等物质文化遗产同等的地位。此后,全国各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已经如火如荼地展开。随着媒体的大肆报道和非遗保护工作的深入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个拗口的名词迅速为国人所熟知。众所周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提出是相对物质文化遗产而言的,是对1972年《世界遗产公约》的补充,是建立在非物质(intangible,大多数...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三峡文化研究》2008年00期
三峡文化研究

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工作中的遗产价值认定问题

非物质文化遗产具有多方面价值,包括它的历史认识价值、艺术价值、文化价值以及科学价值等等。但是,事实上,上述价值又绝非我们所要保护和申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所独有。那么,我们如何才能从众多的文化事项中迅速判断出何为普通文化事项,何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何为优秀之非物质文化遗产呢?这便涉及到了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价值判定问题。 非物质文化遗产价值度的认定,是由多种因素共同构成的。这既包括认定者是否具有足够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学及相关学科知识等主观方面的因素,也包括被认定事项自身的优秀程度、濒危程度、影响程度以及密集程度等客观方面的因素。一、决定非物质文化遗产价值评估的主观因素 文化遗产的价值既是文化遗产本身所固有的,也是后天所不断赋予文化遗产的。因为从一方面看,无论我们承认与否,文化遗产的价值都已经存在于文化遗产之中。这是一个既定的事实,无人能够否定,但从另一方面看,文化遗产的新价值又会不断被人们所发现。我们保护文化遗产的过程,实际上也就成为了一...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

《三峡文化研究》2008年00期
三峡文化研究

谈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群体传承与文化精神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种“民间记忆”,或者叫“群体记忆”。这是因为:1.个体所拥有的文化资源是群体给予的。2.非物质文化遗产往往在一个文化社区内产生,有的时候则是指在一个族群的范围内,众多的社会成员(群体)共同参与。3.非物质文化遗产所反映的文化内涵具有群体的性质,反映一个群体与其他群体、其他族群的价值观、审美观、文化选择和文化心理。一、非物质文化遗产是群体传承的 1.口头传说和表述在群体中传承 正如生物基因信息的生殖遗传是生物群落得以不断延续的根本条件一样,人类文化信息的传承是靠思维和语言。语言是一种符号。瑞士心理学家索绪尔被公认为是符号学的创始人之一,他的《普通语言学教程》被看作是现代符号的奠基之作。在各种符号系统中,语言是最重要最基本也是最复杂的符号系统。以神话、民间传说、民间故事(狭义)、笑话、史诗、叙事歌谣等等被称为“民间叙事”的传承。这里民间的“间”字具有社会性空间的含义。这里的“民”字也不是抽象的,而是建构了空间含义的...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