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戏曲唱腔曲体界定的“否定之否定”

楔子在极具权威性的工具书中,对内容相同的诸如梆子腔、皮簧腔([西皮]、[二簧]),赫赫然出现两种不同的界定:“板式变化体”(1983年版《中国大百科全书·戏曲曲艺卷》11页载“周‘大风’说”)、“板腔体”(1989年版《中国大百科全书·音乐舞蹈卷》720页载“刘‘国杰’说”)……流播至20世纪50年代初的中国戏曲唱腔,多属无版权、无曲谱、无曲文的口语文化,任谁只要其需要和可能均无一例外、与生俱来地具有参予其唱腔曲牌发展的权利。因此,当对其中某一相同实体进行理论性规范时,出现上述看似荒唐而其实又情有可原的“界定两说”现象是极正常的。是故,对诸如京剧(弹戏)[西皮]([北路])、[二簧]([南路])等戏曲唱腔曲体界定,为接近真理而出现种种对其的“否定之否定”,当亦无须大惊小怪。杨荫浏先生著1985年版《中国古代音乐史稿》下册931页载:“……称同一曲牌,经由各种板式变化发展而成的乐曲为板腔体。”如果集中杨文中由笔者加黑的字便有:“‘...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戏剧文学》2005年07期
戏剧文学

戏曲唱腔的声乐学研究

中国戏曲唱腔,作为中国所独有的民族声乐艺术之一,以其独特的 艺术魅力自立于世界声乐艺术之林。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多年以来,就 连戏曲唱腔究竟是不是“声乐”,尚存在较大争议,因此,关于唱腔的声乐 学研究,就明确地带有商榷性、探索性、讨论性乃至开拓性特点。而作为 声乐人,理应知难而进,对这一学术问题进行较深入的研究,并得出较为 科学恰切的结论。为此,笔者结合个人多年来的声乐教学实践与理性思 辨,对这一问题发表若干浅见,以就教于专家和同行。 一、戏曲唱腔的声乐学内涵 “名正言顺”,“名不正则言不顺”,要确立戏曲唱腔的声乐学研究体 系,首先就必须明确它自身的声乐属性。也就是说,必须承认它是声乐艺 术中的一种,即声乐本体内涵。 这个看来十分简单的问题,实际上却十分复杂。唱腔到底是不是声 乐?有人承认有人否,有时承认有时否。 不承认唱腔是声乐者,大有人在,有的甚至是音乐权威人士。不仅有 公开的理论主张,而且体现在具体艺术实践中。著名音乐理论...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戏曲艺术》2005年01期
戏曲艺术

戏曲唱腔设计-被忽视的作曲群体

一、独具中国特色的作曲群体如今 ,最时髦的专用词之一是“中国特色”。综观世界的艺术舞台 ,中国的戏曲无疑是古老而又最具中国特色的综合艺术。尽管当今的戏曲已经呈现衰退迹象 ,但至今仍然有三百多个戏曲剧种流传着 ,专业或民营的戏曲院团则有数千个 ,占全国表演艺术团体总数的四分之三。可见 ,在众多娱乐形式中 ,观看戏曲仍然是人们最主要的选择。戏曲是中国特有的舞台艺术 ,千百年来 ,戏曲艺术以它无以伦比的魅力 ,成为中国大众文化娱乐的绝对统治者 ,这在世界历史上 ,也是非常罕见的甚至是独一无二的文化现象。从这一角度说 ,戏曲真正是具有中国特色的舞台艺术。“戏因曲传 ,无曲不成戏” ,而为戏曲剧团设计唱腔的作曲家们 ,应该是独具中国特色的作曲家群体。假设每个戏曲团体有一位唱腔设计 ,那么 ,全国就有数千名唱腔设计者 ,相对于全国上百个歌剧院团的作曲家来说 ,从事戏曲唱腔设计的作曲家无疑是人数最多生产能力最强的音乐创作群体。戏曲是以演唱和演...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戏剧之家》2016年24期
戏剧之家

论中国戏曲唱腔与民族声乐的再认识

戏曲和民族声乐在我国历史悠久,不仅有着明显的民族特色,同时在欣赏以及审美方面也有着独特的价值,尤其是在演唱方面,其风格以及形式都有着浓厚的中国特色,戏曲唱腔能够将人物的思想以及性格鲜明地刻画出来。当然,其表现最明显的也是唱腔。民族声乐则是在传统曲艺、民歌以及戏曲的基础上形成的一种唱法。中国戏曲唱腔和民族声乐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都能够给观众以美的享受。一、简述中国戏曲唱腔以及民族声乐(一)民族声乐民族声乐从广义上来讲主要包含曲艺说唱、民间的民歌演唱以及传统的戏曲演唱几个部分。狭义的民族声乐就是民族唱法。当前我国民族声乐的主要代表,就是音乐院校中的民族声乐,这种民族声乐是以传统演唱艺术为基础,与西方科学发声相融合的一种新唱法,充分体现了时代性、艺术性、科学性以及民族性的特点。(二)中国戏曲唱腔戏曲作为一种舞台艺术,它将多种艺术方式融为一体,其中主要包含武术、美术、音乐、杂技、文学、舞蹈以及表演艺术等。戏曲的唱腔是其中最为重要的组成部...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戏剧之家》2017年12期
戏剧之家

浅谈地方戏曲唱腔“倒字”现象

所谓“倒字”是指演唱中违反四声规律,造成声调和字的音调值错位;让观众对唱词中的字音、字意产生误解的现象。汉语拼音对普通话语境下所有汉字都进行了声调规范(即四声规律)。同理,地方话在声调方面也有自己的四声规律。演唱地方戏时,应充分尊重地方话的四声规律。使唱词(字)的音调与唱腔音乐有机结合,才能符合观众对本地剧种唱腔的欣赏习惯。反之,不仅会给观众造成欣赏障碍,甚至会对唱词产生错误理解。如某句唱词“我不要利我要名”,可能会误听为“我不要‘理’我要‘命’”。这种“倒字”现象如果在一台剧目中频频出现,就会让观众大倒胃口,长期下去,必然导致观众与地方戏渐行渐远。必须说明的是,这种“倒字”现象在许多地方剧种的演出中已成为普遍,并没有引起业内人士,尤其是戏曲作曲老师们的高度重视。笔者作为一名戏曲演员经常受到“倒字”问题的困扰,初步认为,造成“倒字”现象,应该有以下几方面原因。一、对地方戏的本质特征认识不足《现代汉语词典》对地方戏的解释是:“产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四川戏剧》2007年05期
四川戏剧

戏曲唱腔演唱的创新

唱腔是戏曲艺术的核心与主干,演唱又是唱腔的生命和灵魂。而戏曲唱腔演唱的创新,直接关系到戏曲艺术的兴衰成败、生死存亡,因为没有创新,便没有活力和动力,因而也没有生机和良机,更谈不上繁荣和发展了。戏曲唱腔演唱的创新,可分为如下四大视角和四大层面。一、发声新方法发声是演唱的基础与前提,没有发声就没有演唱。发声的新方法,是戏曲唱腔演唱创新的先决条件和“物质”现在,戏曲院(团)的许多演员,早已告别了传统的“喊嗓”(常在清晨到空旷之地大声发出“唔”、“咿”、“啊”等单音,由低至高再由高到低,反复练习)和“吊嗓”(用一两件乐器伴奏,多为胡琴、鼓板,每天选唱一、二剧目中的全部唱段,通过不间断的练唱,可使嗓音嘹亮圆润、气息充沛、口齿清晰有力)的原始状态,而运用美声唱法科学的发声方法,即把呼吸、共鸣、视唱练耳等内容全部涵盖进去,并采用民族乐器与西洋乐器相结合的伴奏方法,取得了显著的艺术成效。一是声带振动轻松自然、科学合理,确保音质、音色、音准,避免...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