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最低限度联系”与网络管辖权──美国有关网络管辖权的判例及其发展

计算机网络环境下,如何对虚拟空间的行为确定管辖权?这一问题之复杂和微妙,为原本纷繁复杂的国际民事管辖制度提出了新的难题。美国作为计算机信息技术最为发达的国家,法律框架最早受到网络的挑战并由此进行了相应的调整和发展,其管辖权规则亦如是。 一、网络与网络曾出权 计算机信息网络为信息的传递、资源的共享提供了一个跨越了地域的限制的平台,然而网络的无地域性,为传统管辖权规则的适用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与困惑。 地域管辖是各国用以作为确定管辖权的一般原则,除在某些情况下当事人合意选择的管辖法院外,各国确定管辖的依据如住所、居所、国籍、被告人的出现、财产所在地、诉讼原因发生地等等,都具有很强的地域性。而在网络案件中,被告与法院地的地域联系可能降到最低,被告可能既不是法院地国(州)的国民或居民,亦无财产存在可供扣押,甚至可能从未在法院地出现过,当然也很难同意接受法院地的司法管辖,在网络环境中又很难认定侵权行为地、合同签订地等地理因素,而仅仅通过网...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2014年04期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

菲律宾在提起诉中国南海争端案之前应履行的法定义务

一、《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关于诉前义务的规定《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第288条针对强制程序的管辖权问题规定:“第287条所指的法院或法庭,对于按照本部分向其提出的有关本公约的解释或适用的任何争端,应具有管辖权”。即国际法院或法庭审查其是否具有强制管辖权的条件包括申请方是否按照《公约》第十五部分向其提出争端。而在第286条中则更为详细地规定了提起限制:“在第三节限制下,有关本公约的解释或适用83的任何争端,如已诉诸第一节而仍未得到解决,经争端任何一方请求,应提交根据本节具有管辖权的法院或法庭。”那么,在第十五部分第一节中(第279—285条)究竟规定了哪些前置义务,而菲律宾对这些义务的履行情况又如何?二、用争端各方自由选择的和平方法解决争端的义务《公约》第279条规定了“用和平方法解决争端的义务”,并根据《联合国宪章》第33条第1项提供了以下解决方法:“谈判、调查、调停、和解、公断、司法解决、区域机关或区域办法,或该...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宝鸡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年03期
宝鸡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浅论在因特网案件中管辖权的扩张

因特网 (Internet)是现代计算机技术与通信技术相结合而形成的集合体 ,已发展成为覆盖面极大的电子信息库。国际上对这种相对于物理空间而存在的虚拟世界称为“网络空间”(Cyberspace) ,也反映了其客观存在的特点。同时 ,网络也以其全球性和管理的非中心化极大地影响着我们的生活 ,特别是当网络作为一种法律关系要素时 ,对法律适用构成了严峻的挑战。网络的全球化源于物理连接的极大覆盖面以及信息交流的大容量、即时性 ,同时也使国家之间有形的地理界限被置于忽视的状态 ;网络的核心技术也促成了互联网管理空间的非中心化。没有中心 ,没有集权 ,没有哪个国家现在能有效地控制网络 ,因而 ,由网络而产生的许多问题并不能被故有的法律所解决。近几年 ,随着网络在社会经济生活中的日益深化和普及 ,电子商务、网上侵权纠纷不断产生。虽然这种现象目前大量存在于发达国家 ,但随着世界经济技术一体化的加快 ,这种情况在我国也势必会增多。而发达国家在审理...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进出口经理人》2014年S1期
进出口经理人

管辖争议若干问题分析

1 管辖争议的基本概念 管辖争议是指人民法院之间因执行管辖所发生的争议。有管辖权产生就不可避免地存在管辖争议,尤其是执行管辖涉及范围较广,同一类性质的案件,因作出决定的机关不同就会对应产生不同的管辖权限,极易在执行过程中因利益驱动、地方保护或其他原因而导致管辖争议,这就必须确立一个标准以作为解决争议的尺度和准则。同时必须指出:解决法院之间执行争议的权力,应有共同的上级法院行使,而解决争议的原则是争议法院间先行协商,协商不成时,报请争议双方的共同上级法院指定。这既体现了同级执行法院之间的平等关系,也昭示了上级 法院对下级法院执行权的限制和监督,体现了执行权是行政权的本质属性。管辖争议的处置实践也带来了执行方式的改革和创新,经过多年执行实践经验的积累和总结,执行方式已有原来的单一本级执行扩展到了提级执行、交叉执行和指定管辖等,使执行理论B臻完善,执行方式日渐多样化,而且随着市场经济日益发展和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建立和完善,执行方式改革...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长春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08期
长春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1963年《东京公约》修订焦点之不循规旅客的惩治

在民用航空刚刚诞生之际,其活动规模还很小,虽然人为的干扰行为也同时产生,但对民用航空的危害并不大,所以人们的关注点也并未汇聚于此。直到“二战”以后,民航业的迅猛发展使其逐渐成为各国经济复苏的支柱产业之一,对航空的需要以其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长,针对民用航空的违法犯罪行为也随之增多。随着针对机上非法暴力行为立法工作的不断展开,1963年国际航空保安公约发展史上的开山之作——《关于在航空器内犯罪和其他某些行为的公约》,即《东京公约》应运而生。《东京公约》对在民用航空器上发生的违法犯罪行为和扰乱机上秩序的行为作出了规定,为国际民用航空保安公约的发展与完善奠定了坚实基础。然而无论是《东京公约》,还是随后签订的《海牙公约》、《蒙特利尔公约》以及新近的《北京公约》等,都将大部分的注意力集中到了恐怖主义制造的诸如劫持、破坏使用中的航空器以及将使用中的航空器作为武器严重破坏地面目标等行为上,对不循规旅客事件则少有关注。作为一部应对航空器上危险行为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7年20期
法制与社会

国际民事诉讼管辖权冲突与原因分析

一、国际民事诉讼管辖权概述国际民事诉讼管辖权的基础立足点在于各个国家的主权,确立这一制度的初衷就是为了寻求国际社会中民商事案件管辖权的合理配置,这就在本质上区别了主权国家内部的司法系统之间基于级别、地域对国内民商事案件管辖权的分配,应该说二者的区别十分明显。在法国的诉讼法学界,有学者提出了如下的观点:把国际民事诉讼管辖权称为“一般的管辖权”,而将国内法院的管辖权称为“特别管辖权”;我国学者已经一以贯之按照英国延续至今的区分权力的来源进行划分,来源于国际民事诉讼法的称为“国际民事管辖权”,相对的基于国内民事诉讼法的叫“国内司法管辖权”。对于国际民事诉讼管辖权两个基本方面的含义,学界已经取得了共识:第一步是明确处理国与国之间对于民商事案件管辖权争议的,即确定某个具体的国家形式案件的管辖权,这点主要依据的是国际条约或者国内立法;接下来要处理的问题就是确定国内法院的管辖权,也即根据国内的民事诉讼法确定某一级别和地域的法院具体审理该案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