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义务先定论与国际法

国际法的最终目的是实现全人类的共同利益。在这样一个没有明确和具体答案的问题面前,人们也许只能小心谨慎地渐近于它。可是,在日趋复杂的国际实践面前,人们已经没有充分的时间去形成一个美轮美奂、无可挑剔的构想。笔者希望能够提供一种理论方法或者途径,使国际法所追寻的价值能够在最基本的程度上得以实现。于是,有了把义务先定论①纳入国际法律秩序中来的想法。一、义务先定论的内容任何由无序状态转变为有序状态的系统都要依靠一定的约束条件。国际社会也是如此。简单地说,国际背景下的所谓义务先定论,就是要求国际社会中的行为主体遵守有关的行为规则,把按照既定的行为规则去行事视为它们在现实国际社会中的义务。对每一个行为主体在现实国际社会中所享有的权利和自由而言,这种义务具有先在性,而它们所享有的自由和权利相对这个义务而言则具有逻辑上的后生性。法律以权利为本位或以义务为重心归根到底是由时代的法律精神和法律的价值取向所决定的[1]。人们很难在未设定任何前提和背景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权利本位再审视

对权利本位的引用,乃至对任何观点理念理论的引用,都应当建立在正确理解它们的基础之上,这是做学术应有的也是基本的态度。权利本位的出发点是“权利是目的,义务是手段”,理论由此展开。对本位的划分,并不是基于形式对立,而是基于内含的对立。权利本位不是政治的仕途工具,而只能是政治的矫正工具。权利本位之名容易被人误解,在充分了解原汁原味的中国法学界所提出权利本位之前,任何主观臆断的、道听途说的观点都可能会歪曲它的本意。如果没有出现对权利本位的误解误用和错误延伸,就不会出现各种“解、新解、审视、再审视”的文章了。正因如此,本文首先要“再一次”的审视权利本位理论本身,重点在于重申它的核心要旨,使理论的发展与延伸不脱离原有轨道,并且要申明义务的手段价值是权利本位的核心组成部分。讨论本位问题时,对于缺一不可的多个要素,应当脱离纯粹的对各自重要性大小的争执;本位问题应当着眼于对各自功能作用的比较和明确,而不是对各自作用的量化。权利本位不应对权利与义务...  (本文共6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史学月刊》2007年09期
史学月刊

王充“命定论”与加尔文“先定论”思想之比较

翻开王充的《论衡》,特别是前15篇文章,从王充反复论述的“命”中,总使人联想到西方加尔文的“先定论”。王充是中国两千年前封建社会的一位不得志的文人,而加尔文则是代表当时最富有雄心和锐意进取精神的资产阶级宗教改革家。对于加尔文的“先定论”思想,通常认为是在宗教外衣下隐含着自由、民主、平等、理性主义、人本主义和个人主义等现代性因素的精神实质;而对于王充的“命定论”,人们则多有微词,认为是王充思想的弱点,是消极的宿命论。例如关峰先生说:“在这个问题上,他依然坚决地坚持否定一切超自然的力量的唯物主义观点,他依然坚决地抨击迷信思想———虽然他终于也不能不陷入宿命论。”(关峰《王充哲学思想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1957年,第53页)孔繁先生称:“他不了解人的社会本质,他用自然界的规律直接说明社会现象,结果则陷入了命定论。”(孔繁《王充命定论思想分析》,《北京大学学报》(社科版)1963年第2期)蒋祖怡先生说:“王充的定命思想,是他全部光辉思...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发展》2004年06期
法制与社会发展

法律义务新论——兼评张恒山教授《义务先定论》中的义务观

法律义务一直是法学的核心范畴 ,然而却是法学研究中的薄弱环节。长期以来 ,人们习惯于将法律义务视为法律权利的伴生物 ,无形中取消了“法律义务”的独立范畴地位 ,人们对法律义务的认识也仍极为狭隘和肤浅 ,甚至存在着许多似是而非的观念。本文拟就法律义务的含义、法律义务的表现形态、法律义务产生的根源以及人们为什么要履行法律义务等问题 ,提出一些自己的观点 ,以期深化对法律义务的探讨。一、一般意义上的义务概念“义务”概念最早出现在东方国家。早在公元前 2 0世纪 ,两河流域的伊新国写在泥板上的《国王李必特·伊丝达法典》第 1 7条规定 :“倘自由民责成其他自由民以其所不知之事 ,且无报酬 ,则其他自由民可以不履行义务 ,而此自由民应自行担负其所责成他人之事的义务。”①此后 ,在两河流域国家先后出现的法典中 ,都频繁使用“义务”一词。其中公元前 1 8世纪的《汉谟拉比法典》已对“义务”和“债务”做出区分 ,并用不同的词来表示。如该法典第 ...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行政与法(吉林省行政学院学报)》2004年10期
行政与法(吉林省行政学院学报)

国际法与维护世界和平

和平指没有战争的状态犤1犦(p447)。以国家为主体的国际社会中,国家关系越来越重要。国际法作为调整国家间关系的法律,无疑在维护国家主权,建立国际法律秩序,维持国际社会和平方面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建立在平等主权社会基础上的国际法,其基本原则的形成是国际社会和平稳定的基础。一、作用与成就(一)国际法基本原则国际法是主权国家在相互交往过程中形成的,它主要以国家间的协议和国际习惯为其表现形式,他们为国家规定一套调整相互关系的行为规则,为国家规定相互权利和义务。如果国际社会中没有一套共同的行为准则,正常的国际关系将不可能存在。国际法的约束力不仅为各国所公认,在实践中国际法也是为各国所遵守,迄今为止尚没有哪个国家声明否定或不遵守国际法,尽管有些人称它为“弱法”。国际法遭到破坏毕竟只是少数,正如不能因为有强盗而否定国内法的效力一样,也不能因为有侵略行为而否定国际法的效力犤2犦(p9)。如果国际法确已遭到破坏,有关国家有权依法采取单独或集体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安徽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04年04期
安徽广播电视大学学报

从国际法角度对人道主义干涉的再思考

冷战结束以来,人道主义干涉已经成为国际社会中一个颇有争议的议题,特别是1999年科索沃战争的发生更是使这一议题成为国际关系中的一个重大的现实问题。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国家在1999年的春天对南联盟实施了长达78天的空中打击,理由是南联盟在科索沃省“搞种族清洗”,并且拒绝从该地区撤退武装力量和让北约的维和部队进驻科索沃。科索沃战争是冷战结束以来一场典型的人道主义干涉战争,西方国家在这场战争中正式提出了“人权高于主权”和“为价值观而战”等颇具意识形态色彩的口号,人道主义干涉因此又被称为“新干涉主义”。人道主义干涉是不是只是霸权主义和强权主义在新时代里的一种变相出现的新形式,即所谓的“新瓶装旧酒”?还是这种干涉本身也蕴含着一些昭示时代变化的新思想和趋势?下面本文试图分析论述一些与此相关的范畴并从中得出自己的结论。一什么是人道主义干涉?人道主义干涉是一个经常引起混乱和误解的概念。但大致来说,人道主义干涉一般被描述为“国际社会(包括国家或国际...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