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权利能力与未出生者的民法地位

作者在拙作“法律关系要素的内涵改良探讨—兼论 后代人利益的保护”中曾就团体性“后代人”的法律地位和 利益保护谈了一些自己的观点①。在本文中,则仅就自然 人个体未出生者的民法地位加以探讨。鉴于环境法的综合 性和交叉性,作者期望这类民法问题的探讨,既对我国民法 典立法有所助益,也对研究环境法中的后代人权益保护问 题有所裨益。 一、权利能力 (一)权利能力之由来与演变 在罗马法中,自然人称homo。除h帅。外,罗马法另有 两个表示人的概念:CaPut和pe~a。caPut原指人的头颅 或书籍的一章。罗马早期,只有家长在户籍册上占有一章, 家属则名列其下。当时只有家长享有家族权,caput就被转 指权利义务主体,以区别hom。,并引申为法律上的权利资 格,即主体资格。pe、na表示各种身份,如家长、官吏、监 护人等I‘]。 在法学史上,权利概念的提出,无疑具有重大的意义。 严格地说,法学之成为法学,就是从提出权利概念开始的。 在提出权利...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河北法学》2003年02期
河北法学

司法实践中未出生者的民法地位

在我国 ,关于未出生者 ① 的民事立法较少 ,只有《继承法》第 2 8条一条。司法实践中有关未出生期间的损害赔偿纠纷 ,缺少相应的法律依据。加强有关未出生者的民法理论研究 ,进而落实到实证法中去 ,是非常必要的。本文主要从比较法研究以及继承、财产损害赔偿等方面探讨了司法实践中的未出生者民法地位 ,以期对制定我国具有时代精神的民法典具有参考价值 ;对依法科学、合理地解决司法实践中的未出生者民法地位有所助益。一、德国案例中的未出生者民法地位(一 )生父传染梅毒于子案 (受孕时之侵害 )有某A明知患有梅毒 ,仍与其妻B性交 ,致出生之子C感染梅毒。B以其子C之名义 ,提起诉讼 ,向A请求损害赔偿。地方法院认为被告为侵害行为之际 (即性交之时 ) ,原告尚未出生 ,不具权利能力 ,不符合德国民法第 82 3条第 1项② 规定 ,不法侵害“他人”生命、身体、健康、自由之要件 ,不成立侵权行为。高等法院不采此项见解 ,肯定原告之损害赔偿请求...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
山东大学

论胎儿利益的民法保护

胎儿是未来的法律主体,近年来针对胎儿的伤害案件不断发生,对胎儿利益的民法保护也急需完善。自罗马法以来,各国都在法律上设定若干制度以保护胎儿利益,但随着新生物技术和现代医学技术的发展以及社会政策的变化,胎儿利益的保护问题变得更加复杂。而我国对此立法却失之于简单,在实践中难以操作。笔者有感于这一现状,选择胎儿利益的民法保护作为学位论文,希望通过自己的研究,推动立法的完善,进而推动整个社会发展。本文引言旨在明确世界各国的相关立法状况及对本课题的研究意义,并对论文内容作一综述。本文正文共包括四部分:第一部分:胎儿的法律涵义。首先明确胎儿的定义:法律保护的胎儿是指出生之前尚未露出母体,并且处于孕育中的生命体。另外将胎儿与民法中的人联系起来,认为未出生胎儿是一个生物学意义上的人,而非法律上的人,并分析了胎儿与人的界限。第二部分:胎儿利益受保护的理论依据。本部分首先列举了各国对胎儿利益保护的立法例,然后论述了保护胎儿利益的法理基础,包括从生命...  (本文共5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权利能力研究

一、研究方法权利能力是整个民法的基础。对它的深度透视将决定着民法典的精神气质。在德文里,权利能力这个词是“Rechtsfaeigkeit”。该词由“Recht”和“Faeigkeit”两部分组成。在中文的理解里,这个词又可被译为“权利义务能力”、“法律人格”、“权利主体”。看来,不但“Recht”有三种不同的理解,而且“Faeigkeit”也可分解为三个意思。显然,“权利”、“权利义务”以及“能力”、“人格”与“主体”的等同性,在我们的文化传统上并不存在,我们是否能够接纳这些舶来品?从“Rechtsfaeigkeit”一词的构词法而言,反映的应当是“Recht”和“Faeigkeit”之间的关系,并且从构形上而言“Recht”仅仅是修饰“Faeigkeit”的词汇而已,“Faeigkeit”理当是根基。我们在探讨时,主要集中于“Recht”一词的理解,很少触及到后面的“Faeigkeit”,几乎没有从“Recht”和“Faeig...  (本文共25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

论对未出生者利益的民法保护

自罗马法开始,各国民法学界针对未出生者利益的民法保护问题的讨论从未停止过,半个多世纪以来,有关未出生者利益遭受侵害的事情频繁发生,各国民法也对未出生者利益的保护做出了不同程度的规定。相比之下,我国民法对未出生者利益的保护十分薄弱,我国民法有必要加强对处于极度弱势地位的未出生者的法律保护力度。本文从民法的角度出发,围绕着未出生者利益保护的理论基础和立法完善等问题进行研究,探讨对未出生者利益进行民法保护的理论基础和社会必要性,比较各国民法对未出生者利益进行保护的法学理论和立法规定,分析我国现行民法规定对未出生者利益保护的不足之处,在坚决立足于自身国情的前提下选择性地借鉴其他国家在未出生者利益民法保护问题上的法学理论和立法规定,最终对我国未出生者利益民法保护的法学理论基础和相关立法规定进行思考并加以探索,从而提出一些民法上的建议:赋予未出生者“准人格”的法律地位;采取总括+列举的立法模式;提出对未出生者重要人身利益和财产利益民法保护的...  (本文共4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行政与法》2009年07期
行政与法

论对未出生者利益的民法保护

人的生命源于胚胎的发育,对未出生者利益的保护问题从罗马法开始即有争论,各国对未出生者利益的保护出于国民情感和立法技术的考量亦有不同。我国民法对于未出生者利益的保护非常的不完善,①学界对该问题的争论不断,一直没有达成统一的意见。本文以未出生者的利益为视角,在学者争论基础上进行梳理,以期为未来民法典对该问题的解决提供立法建议。一、对未出生者概念的界定随着生物干细胞技术和现代医学技术的发展,加之社会政策的不断变化,对胎儿利益的保护问题面临新的挑战。在胎儿的利益受到侵害而给予保护的法律关系中,首先要清楚权利的主体“胎儿”的法律定义。何谓法律上的“胎儿”,我国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在学者的争论中,存在对该定义的外延认识不清的问题。纠其原因有二:第一、未分清胎儿和未出生者两个概念的外延,并产生了混淆,用对胎儿保护的概念替代了对未出生者的保护。第二、受医学或生物学上胎儿定义②的影响,认为“胎儿是指尚在其母子宫中的胚胎或者尚未出生的胎儿。”[1](...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