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行政救济程序中建立行政协调机制之研究

目前在我国存在两种法定的解决行政争议的途径,即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制度。毋庸置疑,这两种法律制度的施行,在维护相对人合法权益,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政方面起到了积极有益的作用。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两种法律制度也日渐暴露出其在解决行政争议时的不足和无奈,笔者以为有必要对之进行完善和规范,使之成为更能体现效率和公平的行政救济程序。一、现行立法行政争议解决机制之缺陷纵观现行的《行政复议法》及《行政诉讼法》之规定,不论是行政复议机关还是人民法院(以下通称为审查机关),主要是对争议的具体行政行为合法性进行审查,合法的予以维持,违法的予以撤销,而不能以调解、协调等方式审结案件。因此,在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中不适用调解成为我国行政救济的一大特点。之所以不能以调解或类似方式解决行政争议,其理由是:第一,公权不可处分。调解以当事人有权处分自己的权利为前提,而国家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做出相关具体行政行为,进行行政管理,是代表国家行使职权,履行职责,其行使...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私权救济的时间限度

本文将“时间”这一范畴引入私权救济理论,探询私权及私权救济的相对性、局限性和经济性,运用法律经济学的分析方法寻找私权救济的“时间限度”,从而使私权救济程序的时间资源配置达到最大程度的合理性,实现私权救济的效率目标。核心内容是:论证了研究关注法律制度和法律生活中的时间问题的必要性,阐述了法学研究时间问题的价值意义和工具意义。论述了因权利的相对性导致权利救济的有限性,而私权救济特有的经济性特征,决定了时间是私权救济程序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救济程序制度设计过程中,时间因素的运用必须掌握在科学合理的幅度之内,“时间限度”这一概念具有其特有的客观内涵、正当基础和制度意义;而救济程序主体的时间观对救济程序有不可忽视的影响。最后,以私权救济的“时间限度”为切入点,对我国构建私权救济体系提出自己的思考与建议。  (本文共20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郑州大学
郑州大学

民事案外第三人权利救济程序研究

案外第三人是指被生效法院裁判所侵害的因不能归结于自身的原因没有参加原诉讼,对诉讼标的具有独立请求权或与生效判决结果存在法律上的利害关系的人。我国现行案外第三人权利救济程序包括执行异议、执行异议之诉、第三人撤销之诉、审判监督程序。由于以上四种救济程序在适用范围、程序设置、管辖主体等方面存在模糊和混乱,因此需要对我国案外第三人权利救济程序进行优化配置。文章对我国各项案外第三人权利救济程序及相关理论问题进行了分析,案外第三人权利救济的程序法理论起点为既判力制度的缺失以及当事人主义诉讼模式的弊端;宪法性理论基础为诉权理论以及私权利对抗公权力理论;实体法理论基础为民事侵权理论以及司法裁判导致不当得利理论。之后文章对大陆法系以及英美法系国家和地区案外第三人权利救济程序进行了比较研究,英美法系偏重于事前救济,大陆法系偏重于事后救济,我国案外第三人权利救济程序的完善可分别参考两种法系之长处。文章将我国案外第三人权利救济程序存在问题分为理论上存在...  (本文共5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知识产权》2014年04期
知识产权

商标权利复合救济程序的排除适用探析

现行立法为商标权利设置了一套复杂的救济程序体系。从纠纷化解主体的视角来看,其包括行政救济程序和司法救济程序;从纠纷解决的方式来看,其包括和解救济程序、行政裁决救济程序和司法判决救济程序;从救济程序内容的视角来看,其包括商标无效行政确认程序、行政调解程序、行政裁决程序、不侵权司法确认程序、侵权诉讼程序等。商标权利救济程序具有非常明显的复合性,其意味着当事人在遭受权利损害时可以通过多种途径获得救济。在司法实践中,立法对于当事人如何有序援引各种救济程序规定得并不明确,当事人重复援引相互并列的救济程序的情况时有发生。这导致了行政、司法资源的浪费,甚至引发了相互矛盾的裁决结果。如何协调各种程序间关系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本文拟从相互并列的商标权利救济程序是否相互排除这一视角来对此进行探讨,以期有益于相关立法的完善和相关实务问题的化解。一、商标无效确认救济程序的排除适用(一)商标无效确认救济程序的排除适用——以《商标法》第44条为中心现行《商标...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沈阳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01期
沈阳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刑事普通救济程序功能的类型化分析

刑事诉讼中的救济程序包括对未生效裁判的救济和对已生效裁判的救济,前者属于审级范围内普适性的救济程序,可称为普通救济程序,后者属于审级之外的非常态的救济程序,可称为特别救济程序。普通救济程序一般也被称为上诉审程序,但上诉实际上只是引起该程序的方式,与上诉审程序的称谓相比,普通救济程序的称谓则更能体现出该程序本身的特点与功能,因此本文拟采用普通救济程序的称谓。一、刑事普通救济程序的功能分类所谓功能,是指事物的功效和作用。[1]事物往往既具有正面的功效和作用,又可能产生负面的功效和作用,刑事诉讼中的普通救济程序亦不例外,因此我们可以将其功能分为正功能和负功能两个方面,其中正功能又可以被分为目标功能和附带功能两个方面。(一)刑事普通救济程序的正功能1.目标功能刑事普通救济程序首要的目标功能就是其救济功能。救济是指纠正、矫正或改正业已造成伤害、危害、损失或损害的不当行为[2],救济程序的救济功能正是指通过对案件的再次审理或审查以纠正给当事...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政法论坛》2004年03期
政法论坛

中日刑事非常救济程序比较研究

以建立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审判监督机制为目标的审判监督改革,正在全国审判机关中紧锣密鼓地进行着。①审判监督程序作为法律救济特别程序,已成为有中国特色的现代诉讼程序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改革与完善现行审判监督机制,是构建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司法制度的重要环节[1 ] 。而借鉴国外的成功经验,是推进和深化我国的审判监督改革,健全和完善我国审判监督制度的有效途径之一。裁判一经确定,程序就告结束,不能再反复进行。但是,裁判确有重大错误而置之不理是违反正义的[2 ] ,因而就产生了非常救济程序。刑事非常救济程序是刑事诉讼的最后一道屏障[3] ,其设计得科学与否,直接关系着刑事审判的质量和程序的公正。此一程序在我国只有刑事审判监督程序,而在日本则包括刑事再审程序和非常上告程序。日本的刑事司法主要以法国和德国法为样板,二战后又受到美国法的影响,大量吸收了当事人主义的合理因素,形成了颇具特色的刑事诉讼制度[4] 。本文试将中日两国的刑事非常救济程序进...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