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日军遗华化学武器诉讼案及其前景析——兼论日本的战后责任问题

研究、制造并使用化学武器是日军侵华的重大罪行之一。更为严重的是,为掩盖他们这种违背国际公约的行为,在战败前夕,日军通过掩埋、抛入江中以及随意丢弃的方法故意将这些违禁化学武器遗弃在中国,并销毁资料。导致在战争结束后,不断有中国人遭受当年日军遗弃的化学武器伤害的事件发生。据不完全统计,从上世纪40年代末至今,由未知化学武器造成的伤害事件已有13起。根据中国方面掌握的资料,至1992年,已发现、尚未销毁的日军遗留化学弹约200万发左右,其中由中方销毁或暂作初步处理的化学弹仅约30余万发。已经发现、尚未彻底销毁处理的毒剂近100吨,由中方销毁的毒剂仅20余吨[1]。日本政府尽管与中国政府在1999年7月就签署了《关于销毁中国境内日本遗弃化学武器的备忘录》,承诺对在中国遗弃的化学武器负有安全处理的义务,但是对遗弃化学武器的受害者却没有采取任何赔偿救助措施。中国受害者的民间索赔诉讼属日本未尽的战后责任问题,这不仅涉及受害者利益,而且关乎中日...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甘肃社会科学》2007年04期
甘肃社会科学

战后美国远东战略演变与日本战争赔偿政策的相关性

一、问题的提出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根据国际法的有关规定,作为各个战胜国或者被侵略的国家,有权要求日本进行战争赔偿。对日本来说,战争赔偿不仅是经济问题,也是政治问题,是一个能深刻影响战后日本发展方向和东亚地区国际关系格局的重大问题。然而,日本的战争赔偿却是一个特例。由于美国实行了对日的单独军事占领,完全控制着日本战争赔偿政策及实施,所以日本战后的赔偿方式也随着美国远东战略需要的演变而几经变化。经历了从实物赔偿到劳务赔偿再到资本赔偿的变迁,美国最终将日本对东南亚的战争赔偿纳入东亚遏制政策的轨道,而日本则得以将战争赔偿由惩罚措施转化为向东南亚市场进军的经济外交手段。本文主要从美国远东战略演变对日本赔偿政策的影响这个角度,进行一些基本的历史考察,并就美国政策的变化所带来的影响提出了自己粗浅的看法[1]。二、战后美国对日本的占领政策二战结束后,盟国对战败国的占领政策是有区别的[2],对德国是由美苏英法四国分区占领,而在日本实施的是“单独...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世界历史》2007年01期
世界历史

日本政府内外有别的战争赔偿政策及其成因

战后日本政府推行的战争赔偿政策,具有内外有别、军民不同、官兵迥异即根据对侵略战争的态度和“贡献”大小予以差别对待的鲜明特征,明显具有鼓励国人继续战争犯罪的主观故意和客观影响,不容忽视。本文仅就日本政府对内对外的实际赔偿情况及其内外有别的战争赔偿政策的成因,进行尝试性探讨。一、日本政府对内对外的实际战争赔偿情况战后初期,美国占领当局和远东委员会曾制定了一个拆迁日本工业设施以充赔偿的计划,为的是彻底铲除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的基础。但时隔不久,美国出于冷战政策的需要,着手改变原来制定的对日索赔政策。1951年由美国操纵签署的《旧金山对日和约》,将最初拟制的惩罚性“拆迁赔偿”形式改变成为日本国与索赔国之间平等磋商的象征性“劳务赔偿”形式。依据这份“一字抵亿金”的片面的《旧金山对日和约》,日本政府不仅软硬兼施诱迫台湾当局在1952年的《日台和约》中宣布“放弃”战争赔偿要求,而且以投资贷款、技术合作为诱饵,诱使老挝、柬埔寨等东南亚一些国家也纷纷...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南京工程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02期
南京工程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试析战后初期美国远东战略与日本战争赔偿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作为战败国理应向战胜国进行战争赔偿,这不仅是对受害国的一种经济补偿,也是对日本军国主义应有的一种惩罚。众所周知,日本并没有进行真正意义上的战争赔偿。战后由于美国远东战略的变化,美国对日战争赔偿政策也随之改变。一、战后初期美国远东战略意图与惩罚日本的赔偿政策战后初期,美国在远东的战略意图就是彻底根除日本军国主义势力,消除昔日军事上的敌人和经济上的竞争对手,利用战争赔偿复兴日本周边各国以制约日本,防止日本东山再起。另外,美国政府把国民党执政时期的中国作为最重要的亚洲盟友,通过战争赔偿这一严厉手段惩罚日本的同时,拉拢中国及亚洲各国,遏制共产主义在远东的扩张,确保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利益不受威胁。早在战争结束之前,1945年7月26日,美、中、英三国就联合发布了敦促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波茨坦公告》,其中第11条就提出了日本战争赔偿的原则性规定:“日本将被允许维持其经济所必需及可以偿付实物赔偿之工业,但可以使...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洛阳师范学院学报》2012年06期
洛阳师范学院学报

中共中央放弃日本国战争赔偿的背景与意义

1972年9月29日,中日两国代表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签署了《中日联合声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郑重宣布:“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1]7其实,早在1955年中共中央就作出了放弃日本对华战争赔偿的初步安排,至迟到60年代初已作出正式决定,只是这时才向世人公布。根据国际惯例,侵华长达14年之久给中国带来深重灾难的战败国日本,有责任和义务向中国提供战争赔偿。况且,受战争破坏远较中国为轻的菲律宾、缅甸、印度尼西亚等国家,也都从日本那里获得了数亿美元不等的战争补偿。那么,中共中央何以在1955年就作出了放弃战争赔偿的安排?为什么迟至70年代初才正式公布?这些问题学术界至今很少论及,笔者拟就此问题包括放弃战争赔偿的意义作初步探讨,以期抛砖引玉。一、中共中央放弃战争赔偿的安排及其历史背景1955年3月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讨论通过了由国际活动指导委员会主任、中联部部长王稼祥负责起草的《中共中央关于对日政策和对日活动...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历史教学(下半月刊)》2010年06期
历史教学(下半月刊)

中共关于日本战争赔偿政策的演变

日本的战争赔偿责任是在1945年7月中美英三国发布的《波茨坦公告》中确立的。《公告》规定日本战后仅“被许维持其经济所必需及可以偿付货物赔偿之工业,但可以使其重新武装作战之工业不在其内”[1](p.2),成为盟国关于日本战争赔偿的基本原则。中国共产党作为世界反法西斯战场中国战区人民武装力量的领导者,抗战胜利后中国国内的重要政治团体,自然有其关于日本战争赔偿的诉求和主张。新中国成立后,中共作为执政党,它的对日政策则直接代表了主权国家的政治要求。本文将梳理抗战后中共关于日本战争赔偿政策的演变过程,并努力揭示其背后复杂的国际、国内政治因素。1946年初,由美苏中等参加对日作战的11个国家组成远东委员会,负责制定盟国对日基本政策。该委员会根据《波茨坦公告》所确立的日本战争赔偿责任,规定:“为惩处日本之侵略行为起见,为公平赔偿各盟国因日本而受之损害起见,为摧毁日本工业中足以引起重整军备之日本战争潜力起见,此项赔偿,应由日本以现存之资产设备及...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