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内地与香港关于保险人监管法律制度的比较

一、组织监管制度比较 (一)保险人的设立制度 根据内地《保险法》和《保险公司管理规定》的 要求,申.清设立保险公司应具备:(l)在全国范围内 经营的保险公司实收货币资本金不低于人民币5亿 元,在特定地域内经营的保险公司实收货币资本不 低于人民币刘乙元;(2)其高级管理人员应符合保监 会任职资格;(3)经营寿险业务的全国性保险公司 至少要有3名认可的精算师,区域性的寿险公司至少 要有1名认可的精算师;(4)其他应具备的条件。其 后又规定了详细的申请程序,包括申请筹建和开业 申请,以及《保险机构法人许可证》和《经营保险业 务许可证》的取得和管理等事项。 依香港《保险公司条例》规定,要在港拟经营 某类别保险业务必须获得保监处的书面授权,该授 权包括授权成立新的保险公司和授权已有公司经 营新的业务类别,而获得授权必须具备相应的条 件。(l)对资本的审核,包括资本金和偿付能力两 个方面,如保险人拟经营一般业务或长期业务其最 低实缴资本为1...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保险》2005年10期
中国保险

三者险诉讼中保险人不应成为被告

《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后,一些在道 路交通事故中受到伤害的人或家属常依据 该法第七十六条规定,作为原告,把为肇事 车承担保险责任的保险人当成被告推上被 告席,要求人民法院判决保险人在承保的 “机动车辆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范田内. 赔偿其人身受到伤害而造成的损失;部分 人民法院也常常将保险人当作适格的被告, 判决其在承保的“机动车辆第三者贵任保 险”限额范田内向原告赔偿损失.针对这 一问题,我们有一些肤浅的认识在此谈谈, 供与会专家参考. 笔者认为:进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 偿诉讼中保险人不应成为被告,一般情况 下,保险人也不应向事故中的受害人赔偿. 有四个方面的理山。 O门INA IN份UR几NC厄 “机动车辆第三者资任保险” 与“机动车第三者资任强翻保险” 不是同一险种。 “机动车辆第三者责任保险”(以下简 称合同三者险)是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实 施,至今已实施多年的险种.投保人(被保 险人)与承保人(即保险人)按照契约自由 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医院管理》2005年12期
中国医院管理

论医疗责任保险中保险人抗辩义务的实现

医疗服务是一项科技含址较高的“高危作业”,任何医疗 活动,甚至是一些看似简单的活动都包含有一定的风险,同 时,医疗行为的交互性和个性化等特点也决定了其后果的复 杂性川。这就使医疗风险难以预测,发生风险损失后难以处 理。如何有效地规避风险,减少意外事故损失,成为医务工 作者必须面对的问题。医疗责任保险作为分散医疗职业风险. 化解医患矛盾的一项重要措施,通过国际上几十年的经验证 实,不仅可以有效平衡医患双方的利益,而且对医师队伍的 稳定,医学小业的发展以及社会的稳定都起到十分重要的作 用。具体地讲,医疗责任保险不仅有消除被保险人承担损失 危险的价值,还可以使被保险人免受因抗辩受害人提出的各 种形式的索赔而不得不承受的紧张(STRAIN)、不便(INEONVE- NIENEE)和劳顿(HARASRMENT)[2]。而后一种功能的体现主要就 体现在保险人抗辩义务的实现上。保险人的抗辩义务是指当 第三人即患者本人或其家属以及有民事利害关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律适用(司法案例)》2018年08期
法律适用(司法案例)

互联网保险人说明义务履行标准司法判例实证研究

一、互联网保险人说明义务履行的争议案例保险人说明义务一直是我国保险领域理论以及实务界争论的焦点问题。互联网保险由于其特殊性,在保险说明义务履行方面与传统保险业务存在区别,而现行法律对互联网保险方面缺乏具体规定,这也导致了司法实践中出现不一致甚至矛盾的判决意见。我们通过对近年来有关互联网保险合同纠纷案件判决书的分析,可以发现其中争议点一般多为免责条款是否有效。而决定免责条款是否有效的关键因素在于保险人是否依照法律规定完全履行了保险人说明义务。由于立法的滞后,现有法律没有规定互联网保险人的说明义务履行标准,导致在司法实践中判决不一致。例如在蒋某某等与某保险公司保险合同纠纷一案[1]中,案件的争议点就是保险人是否对免除责任的格式条款尽到明确说明义务。在该案中,原告的保险产品购于互联网保险销售平台“慧择网”,慧择网的说明义务履行模式,是将保险人声明与保险条款设置为网页链接,投保人可以点击查看,然后在“我已查看并同意”选项前打钩即可。但投...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武汉金融》2016年11期
武汉金融

论保险人建议义务

一、前言我国现阶段关于保险的论文著作,大都着重于讨论投保人或被保险人的告知义务与保险人的说明义务,皆在于调节双方的利益平衡,维护整体社会效益。然而,关于保险人的建议义务却鲜有人讨论,肖和保(2005)曾撰文指出保险法修改应确立保险人建议义务,其指出保险人建议义务逐渐在域外立法中得以确认,建议义务具有多重价值,符合我国的现实需求,是21世纪保险立法的趋势。但是,我国保险法2009年修订时未确立建议义务,且司法解释也未涉及;学者对这一问题也未进一步讨论与研究,造成理论与实务的空缺,最终使得投保人的权益保护处于不完善状态。在我国,保险消费者权益侵害问题十分严重,其中之一便是保险经营者为获取高额佣金,往往期望消费者提供真实可靠的保险信息以减少经营成本,但其自身却迫于经营与生存压力,向投保方推荐一些能够获取高额佣金回报却不能满足投保方需求的保险产品,存在误导销售,损害保险消费者的利益。而保险人建议义务着重于将适合性商品提供予合适的投保人,...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政法论坛》2017年03期
政法论坛

保险人恶意违约制度研究——以美国保险判例为视角

(2)一方面,我国《合同法》和《保险法》均未规定恶意违约制度;另一方面,根据在中国裁判文书网、open law、神州律师网的搜索结果显示,保险人被诉承担责任的形式主要是违约责任(包括支付保险金及相应利息),并没有法院在保险违约诉讼中认定保险人构成恶意违约并承担恶意违约责任的判例。现有法院判决均未涉及保险人因迟延给付、恶意拒赔等行为给被保险人造成精神损害而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和惩罚性赔偿责任的内容。引言资料显示,保险“理赔/给付纠纷”已经成为我国最为显著的一类保险合同纠纷。根据中国保监会发布的从2013年至2016年一季度的保险合同纠纷统计数据,在财产保险涉及保险公司合同纠纷类投诉中,理赔/给付纠纷分别占合同纠纷投诉总量的80.66%、75.11%、76.87%和77.80%。(1)中国保监会指出,理赔/给付纠纷主要包括损失核定争议、保险责任认定争议、理赔不及时、拒赔理由不合理等等。由此可见,保险“理赔/给付难”已经成为一个严重制...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