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唐代妇女离婚改嫁实践的差异性分析

唐代妇女的离婚和改嫁问题始终是学界研究的热点。但对于唐代上层妇女和下层妇女在离婚和改嫁实践上的差异性,则少人论及。笔者将唐代妇女划分为上层妇女和下层妇女两个群体,上层社会妇女包括后妃、公主、外命妇、官僚的妻女和一些旧日士族的妻女;非官员、非贱民出身的普通女性列入下层社会。本文试图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对唐代的上层和下层妇女离婚改嫁处理上出现的差异性问题上做些有益的探索,以求教于学界师友。一、女性的离婚自古以来,合法成亲的夫妇双方是可以因某些因素而离异的。但自儒家思想传播并达到独尊地位后,片面要求女子不改嫁或不失身的贞洁观念使女性离婚和再嫁成为难事。隋文帝曾下诏:“九品已上妻,五品已上妾,夫亡不得改嫁。”[1](卷2,高祖纪)然而在唐代,这种情况又略有改观,法律上也为离婚提供了一定的依据,女性离婚也不再受到世人的非难。唐律中规定夫妻解除婚姻关系的方式可以分为三种:一为协议离婚。“若夫妻不相安谐而和离者,不坐。”[2](卷14,《户婚...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江苏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02期
江苏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太平广记》所见唐代妇女的婚恋生活

宋初李?主编的《太平广记》,收录上讫两汉下逮五代(一部分作者入宋)的作品,成书500卷,目录10卷,91大类。由于此书集录范围极广,包括史料、传记、诗文、琐谈、地理、制度、朝典、文物、传说、列女、艺术、医药、卜筮星相等,成为价值极高的百科资料集。特别是其中的唐代小说,所反映现实的深度和广度,非前代作品可以比肩,其间亦有许多婚姻、爱情和妇女问题的作品,对于研究唐代妇女地位意义深远。本篇即以《太平广记》(北京:中华书局1961年版)所载史料为据,对唐代妇女的婚姻、恋爱生活状况进行考察,冀此管窥唐代妇女社会地位之一斑①(以下凡出自《太平广记》者,均直接写为卷××,不再特别标注)。在中国古代封建社会中,婚姻是妇女生活的重要内容,而家庭则是其活动的主要范围,要了解唐代妇女地位的真实状况,婚姻是最先着眼点。唐代高度开放的社会风气,使得这一时期的妇女在择偶、离婚再嫁、丧夫改嫁、贞操名节等方面与前后朝代相比,有较多的自主权、较少的束缚性。一、择...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重庆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01期
重庆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近十年来国内学界关于唐代妇女的研究综述

唐代妇女研究是“寻找妇女在过去历史中的声音”或者改变人们对社会历史妇女问题清晰认识的研究。这或者可以进一步理解为,唐代妇女研究是关于“对历史真理和确定性的研究,它更多的是在于解释和商讨的过程:在文字和实物,现在和过去,历史学家和历史话题之间”[1]的研究。唐代妇女研究是中国古代妇女史学研究的重要内容,占据重要地位。学界关于唐代妇女的研究取得了明显进展,产生了一系列颇有价值的研究成果,形成了一系列的学术著作和学术论文。关于唐代妇女研究涉猎的范围日益广泛,其研究成果主要集中在整体研究、部分研究和个案研究三个部分。一、唐代妇女的整体研究关于唐代妇女整体研究方面,随着史料的挖掘与整理、考古挖掘出土的材料陆续公开以及海外学者对唐代妇女研究著作的相继引进,推进了唐代妇女整体研究的深度。杜芳琴主编的《发现妇女的历史——中国妇女史论集》一书中专设了“中国历代女主和女主政治略论”章节,就唐代武则天女主统治、男主权力交接和分配与后宫妇女的关系进行了...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2018年02期
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

唐代妇女的发型多样化及其原因探析

唐代妇女的发型、发饰的多样性,在唐代历史文化上创造了一出繁荣昌盛的视觉艺术文化,它形象直观地反映了唐代文化的开放性、包容性、多元性,特定人群的精神风貌以及唐代的流行风尚,深刻揭示了当时社会的审美标准、妇女的观念与政治、社会、经济等环境的影响。本文将通过探讨唐代妇女几种典型的发型和发饰研究,以期对唐代妇女生活风貌有进一步的认知。一、唐代妇女几种常见发型唐代是中国封建社会发展的一个巅峰时代,国力强盛,经济繁荣、思想开放、兼容并蓄,受社会风气的影响,唐代妇女的发型样式也是与时俱进,层出不穷。根据宇文氏《妆台记》、段成式《髻鬟品》、唐传奇《红线传》等书记载,唐代妇女发型样式有数十种。唐代妇女发式有半翻髻、反挽髻、乐游髻、愁来髻、百合髻、蹄顺髻、盘桓髻、变环望仙髻及各种鬟式等。如下将就唐代妇女几种常见的发型样式进行分析:(一)平顶式顾名思义,即发型较为平贴,而这种发型主要是唐代初期沿袭隋代的发型样式,只是唐代妇女的发型顶部不如隋代妇女发型...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山西青年》2017年03期
山西青年

从婚姻生活看唐代妇女的社会地位

唐朝时期社会环境较为轻松,其经济繁荣,政治清明,文明开化,法律较为完善,因此,唐代妇女在婚姻生活中的社会地位也得到了相应的提高。首先,唐朝的妇女在婚姻自主中获得了极大的权利。她们除了遵循基本的六礼及年龄、血缘关系的限制外,传统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1]也有所松动。女性获得了一定的自主择偶权和自主离婚权。唐朝的历史文献、典籍中的记载非常多,例如在《开元天宝遗事》卷上《选婿窗》中记载:唐代宰相“李林甫有女六人,各有姿色,雨露之家,求之不允。林甫厅事壁间,开一横窗,饰以杂珠,幔以绛纱,常日使六女戏于窗下,每有贵族子弟入谒,林甫即使女于窗下自选,可意者事之。”[2]既反映了女子自主择偶权。而且唐朝首创和离制度,在夫妻之间提倡的是“好合好散”。唐朝还规定了“三不去”[3],即“有所取无所归”;“有更三年丧”;“前贫贱后富贵”,“三不去”是防止男方随意以“七出”为由,而提出离婚。唐律中也允许妇女主动提出离婚,例如《云溪友议》中记载:“颜...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社会历史评论》2016年00期
中国社会历史评论

“立塔写经”与“内外之际”:唐代妇女的佛教功德活动

日常生活史强调“目光向下”,妇女因是“历来被忽视的人群”之一?,而成为了日常生活史研究的重要课题。唐代是中国佛教发展的全盛时期,信奉佛教的妇女人数众多?,宗教活动构成了其时妇女日常生活的重要内容。本文即基于“内外有别”理论,对唐代妇女的宗教活动展开讨论。功德,是指能为人带来福报的功能福德之事,在佛教经典中,多有宣传建立功德以获福佑的文字。如隋阇那崛多译《大方等大集经》云:菩萨摩诃萨复有四法成就三昧。何等为四?一者造佛形像,劝行供养;二者书写是经,令他读诵;三者慢法众生,教令发心;四者护持正法,令得久住。③唐实叉难陀译《地藏菩萨本愿经》云:我观未来及现在众生,于所住处于南方清洁之地,以土石竹木作其龛室,是中能塑画,乃至金银铜铁,作地藏形像,烧香供养,瞻礼赞叹。是人居处即得十种利益D?唐玄类译《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云:若有净信善男子善女人等,欲供养彼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者,应先造立彼佛形像,敷清净座而安处之,散种种花,烧种种香,...  (本文共2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