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德意志意识形态》的文本认定及其意义

自1932年首次公开发表以来,《德意志意识形态》一直被看作是马克思恩格斯早期最重要的哲学著作,而由《德意志意识形态》第一次系统阐发的唯物主义历史观则一直被看作是马克思最具原创意味的哲学思想。但是,如果我们注意到《德意志意识形态》的公开发表正值20世纪20至30年代传统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形成与发展的特定历史背景,就不能不承认这是一种带有明显“以苏解马”模式印记的文本解读。本文拟深入到马克思1859年《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所提供的《德意志意识形态》的理论语境和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形成与发展的历史语境之中,实现对《德意志意识形态》及唯物主义历史观的全新解读。一在1859年《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马克思曾简要地回顾了他早在1842—1843年就已经开始的政治经济学研究,同时也对《德意志意识形态》的写作及出版情况做了简要的说明。马克思指出:“自从弗里德里希·恩格斯批判经济学范畴的天才大纲(在《德法年鉴》上)发表以后,我同他不断通信交...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社会主义研究》2009年01期
社会主义研究

《德意志意识形态》中的马克思自由观阐释

自由是人类崇高而又美好的理想追求,人类从诞生之日起就开始探寻着自由。自由究竟是什么哲学家们给出了各种各样的回答:亚里士多德说它是一种由正直有德的人确立的行动;庄子认为自由是精神的逍遥;孔子认为自由和生命并重,主张不自由毋宁死;霍布斯说自由就是外界障碍不存在的状态;斯宾诺莎认为自由是对必然的的认识和顺从;康德说自由是指意志除了道德法则以外再不依靠任何事情而言的;黑格尔认为自由是绝对精神的基本特征……如此等等。然而,在马克思主义产生之前,哲学家们对自由的论述虽然有一定的合理性,但从根本上说都带有各自的片面性和抽象性,是非现实的、不能真正实现的自由。马克思在批判地继承前人思想成果的基础上,给自由以科学的解释,使自由真正成为现实的、可以实现的自由,从而实现了自由观的革命性变革。一、《形态》以前马克思关于自由观的探索为人类争取自由解放和幸福是马克思终生奋斗的远大理想和伟大事业。中学毕业时期的马克思尽管是一位有神论者,认为神是最高的伦理实体...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湘潭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01期
湘潭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德意志意识形态》中的“历史”概念研究

“历史”概念是马克思创立唯物史观过程中探讨的一个重要内容,《德意志意识形态》被认为是马克思第一次系统地阐述其历史唯物主义思想,因而“历史”概念内涵的探讨构成了《德意志意识形态》的重要内容。弄清这一问题,无疑对于认识马克思早期思想以及唯物主义历史观的基本问题都具有重要意义。一历史是人类社会的历史在手稿的第一卷第一章《费尔巴哈》的开头,马克思删去了下面一段话:“我们仅仅知道一门唯一的科学,即历史科学。历史可从两方面来考察,可以把它划分为自然史和人类史。但这两方面是密切联系的;只要有人存在,自然史和人类史就彼此相互制约。自然史,即所谓自然科学,我们在这里不说;我们所需要研究的是人类史……”[1]。尽管马克思当时出于何种考虑删去了这段话我们无从得知,但是我们仍应该把它看成一段含义非常丰富的话,在理解《德意志意识形态》中的“历史”概念时就更是如此。因为这段话中隐含着对“历史”一词广义和狭义的区分。当马克思谈及“历史可从两方面来考察,可以把...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重庆科技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02期
重庆科技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德意志意识形态》中交往理论的时代意蕴探析

马克思恩格斯合著的《德意志意识形态》突破了以往理论家忽略从人类社会关系这一视角来研究的历史局限性,在一定历史发展阶段,从物质生产活动中的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关系的总和中来探讨交往。“交往”这一概念与生产力、分工、生产方式等重要内容密切相关,同时又与社会历史的发展和社会形态的更替密不可分。马克思、恩格斯的交往理论是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重要组成部分。正确认识马克思关于交往范畴和交往思想的科学界定,对于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唯物主义史观具有重大的理论意义。一、马克思恩格斯阐述的交往理论(一)交往是生产的前提,是人的存在方式马克思指出:“人们用以生产自己必需的生活资料的方式,首先取决于他们得到的现成的和需要再生产的生活资料本身的特性。”[1]24众所周知,人类最基本的存在方式是物质资料的生产活动,而物质资料的生产活动得以进行必然需要人类之间的互相往来,只有交往存在,人才得以存在,生命才得以延续和发展。人们在物质资料的生产过程中,他们如何表现自...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02期
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的利益思想

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以下简称《形态》)中,马克思对人类社会历史前提的考察,为其科学历史观的形成提供了一个正确的立足点。物质利益关系是人类社会中最基本的关系,物质利益问题是马克思研究现实生活的出发点,“思想一旦离开利益,就一定会使自己出丑。”[1]正是由于对物质利益问题的关注,才使马克思早期的思想发生了转向。马克思从现实的物质利益关系的原则和本质出发,研究了人的现实活动即物质资料生产,研究了人的经济关系、政治关系、思想关系以及在这些关系中产生的利益矛盾和冲突,阐释了理性的法与国家问题,阐释了人的解放问题。一、利益是解读马克思唯物史观的重要范式对物质利益的关注和研究可以说是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出发点。从莱茵时期马克思由于对《关于林木盗窃法的辩论》、《摩塞尔记者的辩护》而接触到的客观现实,同他自己头脑中的黑格尔的理性、法和国家问题发生了矛盾。根据黑格尔的看法,国家是理性的体现,而实际上普鲁士国家竭力维护林木所有主的利益,维护一定阶层...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消费导刊》2009年06期
消费导刊

《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实现人的全面发展的条件及其现实意义

《德意志意识形态》是马克思、恩格斯与1845~1846年合著的一部哲学巨著。马克思恩格斯在文中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和方法深入地探析了人的全面发展问题,第一次系统地阐述了马克思关于人的全面发展理论,论述了实现人的全面发展的条件。《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指出:“在共产主义社会即在个人的独创和自由的发展不再是一句空话的唯一社会中,这种发展正是取决于个人间的联系,而这种个人间的联系则表现在下列三方面,即经济前提,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必要团结一致以及在现有生产力基础上的个人的共同活动方式。每个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取决于分工和私有制的消灭,有待于得到全面的发展。”[1]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关于人的全面发展的含义的论述可以从三个方面去理解:首先是指人的体力和智力、才能和志趣以及思想道德等各个方面的全面的发展,既能从事各种体力劳动,又能从事各种脑力劳动并能自觉按照社会需要从一个生产部门转到另一个生产部门;其次是指人的一切才能和各种个...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