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精神分析学与中国“五四”时期性爱文学理论批评——20世纪中国性爱文学与理论批评研究(一)

在20世纪中国新文学中,性爱题材是一个审视不够而又十分醒目的一部分,就其上半叶来说,性爱文学完成了从古代到现代一个类型文学的新生与成熟,重构了主流文学,完成了作为新文化运动充满活力的先锋部队的使命。其理论批评无疑起了很大作用。而无论性爱文学创作还是其理论批评都一无例外得益于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的影响,在某种意义上说,是精神分析学启发与促进其诞生并直接塑造了它们的品质。 (一) 性爱文学理论批评植根于性爱文学创作,当中国历史翻开20世纪篇章的时候,性爱题材还在文学创作中缺席。中国古代封建礼教、理学将性伦理化。政治化,虚伪矫情。从儒学的“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的“非礼”观到理学的“存天理,灭人欲”,消失了光明磊落的性,只剩下阴暗萎缩的欲,在性爱面前,更是鲜有真君子,多为假道学。尤其是清代的全面精神禁欲,将宋明以来的对性爱行为禁铜,发展为性的禁欲,全面建立起精神禁欲系统,文学中几无性描写,偶有涉及...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学术研究》2002年07期
学术研究

论心理史学的成长历程及发展趋势

心理史学 ,顾名思义是历史学与心理学的结合。但事实上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它的成长发展却是与精神分析学这一特殊的心理学派别息息相关的 ;它同精神分析学一起在其诞生地欧洲受到冷遇 ,却在美国找到了生根的土壤 ;它最初的产生不是由于历史学家对研究领域的拓展 ,而是源于精神分析学家检验其理论的尝试。一弗洛伊德在治疗神经症的过程中创立了精神分析学。在其庞大精深的理论体系中 ,“俄狄浦斯情结”是一个重要内容。弗洛伊德对这种男孩恋母忌父的心理极为关注 ,认为它的意义远远超出了临床治疗的范围 ,可以用于解释许多现实中和历史上的现象和问题 ,甚至是解开人类文明之谜的关键。于是他自然不能满足于将之仅仅应用于医学 ,势必会涉足其他人文领域和社会学科 ,而精神分析学与一般正统心理学之间的差异及自身的特点也决定了它对历史学更具亲和力。近代科学心理学继承了哲学心理学的悠久传统 ,其创始人冯特最大的贡献在于使之严密和制度化 ,在他创建的心理实验室里 ,成人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恩施职业技术学院学报(综合版)》2002年02期
恩施职业技术学院学报(综合版)

遇合 磨合 离合——精神分析学与中国现代性爱题材文学理论批评的互动

性爱题材是二十纪中国新文学中一个审视不够而又十分醒目的一部分,就其上半叶来说,性爱题材文学完成了从古代到现代一个类型文学的新生与成熟,重构了主流文学,完成了作为新文化运动充满活力的先锋部队的使命。其理论批评无疑起了很大作用。而无论性爱题材文学创作还是其理论批评都一无例外得益于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的影响,在某种意义上说,是精神分析学启发与促进其诞生并直接塑造了它们的品质。 一、20世纪初:精神分析学与现代性爱题材文学批评激情遇合 性爱题材文学理论批评植根于性爱题材文学创作,当中国历史翻开20世纪篇章的时候,性爱题材还在文学创作中缺席。中国古代封建礼教、理学将性伦理化、政治化,虚伪矫情。从儒学的“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的“非礼”观到理学的“存天理,灭人欲”,消失了光明磊落的性,只剩下阴暗萎缩的欲,在性爱面前,更是鲜有真君子,多为假道学。尤其是清代的全面精神禁欲,将宋明以来的对性爱行为的禁锢,发展为性的禁欲,全面建立起...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南方论丛》2004年03期
南方论丛

身体史研究刍议

“身体”进入西方思想与学术界众多学者的研究视野,某种程度上是西方思想 界对自身学术传统和日益膨胀的“现代性,,进行深人反思的结果,因而“身体,,研 究出现本身就深具后现代色彩与特性。《身体与社会脚]一书的作者特纳认为,“身 体’,在西方人文与社会科学界的缺席,是因为长期以来西方社会科学普遍地接受了 笛卡尔的文化哲学遗产:身心二元对立论,在身体和心灵之间没有互动,至少没有 重要的互动。这种身体的屈从性成为西方认识体系中的一个重要的特征,因而在人 文与社会科学领域中,“心灵,,抑或“灵魂,,才是研究所需要关注的,而‘身体,,则 被纳人以科技为主的自然科学领域内。 但是,西方思想界历来也存在着另一种哲学传统,即对理性主义的质疑。在这 种传统下,“身体,,受到了为数不多的研究关注。尼采在《悲剧的诞生》{2}中,将历 史设想为代表性力、迷狂、激情的酒神狄奥尼索斯和代表秩序、形式、理性的太阳 神阿波罗之间的竞争。他认为只有两者结合起来,一个...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新余学院学报》2017年02期
新余学院学报

死亡、爱情以及革命叙事——精神分析学视域下薛忆沩小说论

湖南籍作家薛忆沩可以说是当今中国文学界最“迷人的异类”,美国文学教授卡罗琳·布朗称他的作品“既贯穿着数学般的精确又洋溢着浓郁的诗意”[1]。“魔女作家”残雪认为他的小说已经达到了“博尔赫斯的高度”。中国官方文学界认为薛忆沩作品的冷漠是“中国的羞耻”。[1]作为一名海外华文作家,薛忆沩用他的作品颠覆了既定的文学秩序和流行的审美趣味,他抗拒权威与大众之间的契约,他以人在死亡、爱情与革命中的困境作为文学永恒的主题,以极具个性的审美方式拨开“时代精神”的迷雾,将人的困境充分和机智地呈现出来。本文将从精神分析学视角阐释薛忆沩小说中关于死亡、爱情与革命的叙事主题,以此实现对其小说主题的重新认识。一、死亡叙事——不由自主的经验“文学的真正的诞生地是死亡,没有死亡,就没有文学。”[2]8中国当代文学中,薛忆沩应该是对“死亡”最情有独钟的作家,他曾说:“我在很小的时候,在还‘不省人事’的时候,就对‘死亡’有奇特而强烈的恐惧。这种恐惧伤害着我的身体...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海外英语》2017年05期
海外英语

从精神分析学角度分析自我意识的建构与丧失——以《玩偶之家》中娜拉为例

易卜生的《玩偶之家》在戏剧舞台释放出光辉璀璨的光芒,揭露了男权社会对妇女的压迫,直到今天仍然有着积极的实际意义。这部剧作给观众和读者提出了问题却没有做出回答,给他们留下了很大的思考空间,对剧中娜拉和丈夫海尔茂的评论至今未止。在中国,娜拉一向被看作女性争取平等和独立的楷模。学者们多从女性主义来分析该剧,除此以外,也有学者从翻译学,哲学等角度对该戏剧做出探讨。在西方,娜拉的丈夫被看作男权社会的拥护者。早期的女权主义者认为娜拉深受男权社会的迫害;1890年,英国社会改革家Ellis称娜拉给一种新的社会秩序带来了“希望”;五十多年后,剑桥大学教授Bradbrook仍然把“男权社会中女性的痛苦”作为该剧的主题。一百多年来,人们对这部经典剧作从不同角度和不同层次展开了研究。本文从拉康的精神分析学理论探讨了娜拉的自我意识的转变,这种由自我意识建构到丧失的变化很难说是真正的觉醒。1拉康的精神分析学理论学术界普遍认为,法国的雅克·拉康是当代西方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