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把握历史科学观念是正确理解马克思哲学的关键

如何理解马克思的哲学观和马克思所开辟的哲 学道路,是马克思哲学研究中的一个核心问题。我 们对于马克思哲学自身规定性的研究一定要以尊重 经典作家自己的判断和论述为前提。马克思、恩格 斯在合著的《德意志意识形态》一书中清楚地表明: “我们仅仅知道一门唯一的科学,即历史科 学。”〔’1‘附,。此后,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 也指出,马克思的逝世“对于欧美战斗的无产阶级, 对于历史科学,都是不可估量的损失”〔’〕(P77‘’。阿尔 都塞更进一步明确指出,马克思主义就是历史科学, 是继数学和物理学之后的第三门真正的科学。可 见,“历史科学”对于理解马克思、恩格斯的思想来 说是具有全局性的重要观念。尽管我们长期以来把 唯物史观看成是马克思、恩格斯的标志性贡献,但对 于马克思、恩格斯关于“历史科学”的提法没有给予 足够的重视。深人了解马克思、恩格斯的“历史科 学”观念,有利于我们更为准确地把握马克思主义, 尤其是马克思的哲学思想。本文旨在对...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0年03期
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谈历史科学为无产阶级服务

不久以前,北京史学界的一些同志曾就历史科学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问题进行了讨论。有的同志主张今后不要再采用这种提法,以免产生种种流弊;但另外一些同志则认为这个口号本身并无根本性的错误,仍能成立。我认为,历史学与政治有密切的关系,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但作为一个口号,我们最好采用“历史科学为无产阶级服务”之类的提法,去掉“政治”二字,以免产生一种误解,以为历史科学应当从属于临时的、具体的、直接的政治任务。本文不打算对口号本身做更多的讨论,仅想就这个问题的实质试作一些分析。以下谈四点意见,向同志们请教。 一块试金石—革命性与科学性的内在的、不可分割的结合 历史学从来都是为一定阶级服务的。例如,封建史学是为地主阶级服务的。司马光编《资治通鉴》,目的就在于为宋王朝提供统治经验,求得长治久安的办法。资产阶级史学家中有的人不隐讳历史与政治的关系,如西利(J .R.Seeley,我们后面还要讲到他);有的人虽然标榜“为历史而历史”,实际上还是为资...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2012年03期
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

市民社会:“历史科学”的理论题域

作为“追求着自己目的的人的活动”,历史本真地向我们敞开了什么?“历史科学”在马克思那里究竟有何意指?它又为何被赋予“唯一”的重要地位?我们在解析马克思“历史科学”的发源地时,不可避免地遭遇到市民社会理论,在人这个历史主体性的中介下,市民社会成为“历史科学”的理论题域。市民社会被指称为全部历史的真正“发源地”和“舞台”后,遂在马克思哲学中成为一条具有“枢轴性质”的重要线索。马克思在解剖市民社会形成的过程中,对人的存在方式做出论证,指明“人的科学”与“历史科学”的同源同质性。一、市民社会:“历史科学”的源始出生地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以下简称《形态》)中提及:“我们仅仅知道一门唯一的科学,即历史科学。”①这成为我们研究马克思关于历史科学可资援引的直接文本依据,显露马克思对一个新领域思索的端倪,然而马克思却随即删除了这句话,这给后人留下广阔的诠释空间。论及“历史科学”,我们可能会自觉不自觉地借用自然科学的范式对它进行规约,这种实...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史学理论研究》2002年01期
史学理论研究

20世纪下半叶国际历史科学的新潮流

历史科学就好比一座拥有许多房间的大楼。在世界各国 ,它具有不同的形式与内容。与其他国际性学科相比 ,例如与国际经济学相比 ,国际历史科学的总画面则显得更丰富多彩。因时间有限 ,我这一关于国际历史科学的报告 ,不能面面俱到。我只能集中讲讲我个人认为极为重要的几个新趋向。我涉及到的主要是西方国家 ,如德国、英国、法国与美国的历史科学。最后 ,我将讲讲全球性问题。在历史阶段上 ,我主要涉及的是近几百年来的近现代史。首先 ,我想讲讲近几十年中西方历史科学的三大新潮流 :第一潮流是指社会史潮流。社会史研究 ,自 2 0世纪 50年代开始立足 ,到了 6 0、70年代 ,获得了国际史坛的中心地位。第二潮流是指新文化史潮流。文化史潮流 ,起源于 70年代 ,在 80与 90年代获得了主流地位。第三潮流是指新世界史或全球史潮流 ( globalhistory)。它是目前最引人注目的史学潮流。在讲完这三大潮流以后 ,我将简略地谈谈国际历史学会的情...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安徽史学》1960年20期
安徽史学

从历史科学中吸取智慧

从历史科学中吸取智慧默根古老的历史学在现时代还有什么意义?它对今天的社会发展和人类生活到底有什么作用?人们可以根据自己对历史的不同理解,从不同角度对此作出不同的回答。根据我的理解,历史这门学科对于今人不仅具有传授知识的作用,而且有启迪和增强智慧的意义。从历史科学中吸取智慧,这应该成为现代文明人重要的精神生活内容,也可以说是历史科学进一步繁荣发展的关键所在。智慧是建立在知识基础上的对宇宙人生的洞见,是人们对事物认识、辩析、判断、处理和发明创造的能力。大至历史人生,小至具体事件,处于不同智慧层面的人有不同的认识方式和处理方式。智慧源于知识,但却又高于知识,主人有“运用之妙,存乎一心”的说法,这便是指人的智慧而非知识。人们把从事哲学的研究看作追求智慧的活动,这自然不错。许多人还不了解,通过对历史学的学习和研究,同样可以随着对历史知识的掌握和运用,“转识而成智”,增强自己的智慧;而且,人们的历史智慧也只有从历史科学中吸取。具体说来,从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咸阳师专学报》1995年02期
咸阳师专学报

历史科学

通常指科学的历史学。在马克思主义以前,世界各国积有丰富的历史著作和史科,也有各种各样的史学思想和观。久。但那时,由于时代和阶级的局限,严格地说,历史学还不成其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