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罗莎·卢森堡对列宁“社会主义运动中实行党的极端中央集权”观念的批评

1922年,罗莎·卢森堡的一部名为《论俄国革命》 的手稿在德国共产党(KPD)及共产国际(KJ)内部激起 了巨大争议。卢森堡的一位亲密战友,自1919年3月 开始出任德共领导职务的保尔,勒维(Paul玩vi),公 开批评德共中央委员会不该参与到1呢1年3月在德国 中部举行的暴动中,他称这次暴动为“盲动”,尤其是这 次行动还是某些来自共产国际的俄国顾问极力主张的 结果。在因此而被驱逐出德共之后,勒维于1蛇1年底 公开了罗莎·卢森堡这部一开始并不为人所知的手 稿—《论俄国革命》,试图以此为宣传武器来对抗他 的政敌。一方面,勒维强调的是卢森堡于1918年对布 尔什维克政策的批评;但另一方面,卢森堡的老朋友、 克拉拉·蔡特金(口。及重拓司与阿道夫·瓦尔斯基 (Adolf Wa比ki)又保证说,在卢森堡生命的最后几个星 期里,也即在1918年德国“十一月革命”至1919年1月 15日她逝世的这段时间里,她已经放弃了对列宁及布 尔什维克的批...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山东社会科学》2006年06期
山东社会科学

罗莎·卢森堡关于“社会主义还是野蛮状态”的概念

社会主义是由经济所决定的历史发展的必然产物,或者仅仅只是道德上的选择、正义与自由的理想?在1914年以前,在由纯规律决定的决定论与纯意志决定的道德论①之间的“无力的困境”在德国社会民主党内产生了。1915年,罗莎·卢森堡在“尤尼乌斯小册子”中提出了一个著名的口号“社会主义还是野蛮”,因而正确地辩证地解决了这个困境。从这个意义来说,PaulFroclich是正确的,他指出,尽管列宁批评过它的一些错误和不足之处,但这本小册子不仅只是意味着一份历史文件,而且它还是走出我们这个时代迷宫的Ariadne的线索②。我们将试图去追溯这个口号的方法论意义,它告诉我们,虽然我们似乎理解马克思主义思想的极端重要性,但是却往往没有充分地去理解它、评价它。自从伯恩施坦1899年在《社会主义的前提和社会民主党的任务》一书中提出对马克思主义的“修正”以来,社会主义在资本主义的矛盾和阶级斗争中,就不再具备客观的、物质的基础。事实上,对这些现象的否定正是他此书...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山东社会科学》2006年06期
山东社会科学

罗莎·卢森堡思想中的民族与国家

在波兰,罗莎·卢森堡是一个至今仍不受欢迎的女性社会主义者。为什么?因为她一直站在反对波兰民族主义和重建波兰民族国家的立场上。她来自一个犹太的家庭。但是她反对犹太复国主义和犹太国家的建立。她反对所有的民族主义和基于民族主义的民族国家。因为所有的民族国家都压迫它们国内的少数民族和弱势民族。她没有忽视民族本身的存在。她认为,如果人类能从国家的束缚下解放出来,那么所有的民族就能够彼此相互尊重他们的文化、风俗和民族身份,共同生活在一个自由平等的社会里。因此,1917年2月16日,也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她在狱中写信给她的朋友马蒂尔德·乌尔姆:“你说这些犹太人受苦的细节干什么?那些在普鲁玛牙的橡胶种植园里的可怜牺牲品(在南美洲的亚马逊地区),以自己的肉体供欧洲人做抓捕游戏的非洲黑人,离我如此之近……犹太人在我心里没有特殊的位置。”为什么罗莎·卢森堡问她的朋友“你说这些犹太人受苦的细节干什么”,因为她希望同等地尊重包括犹太人在内的所有民族。...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06年04期
马克思主义与现实

罗莎·卢森堡的自发性理论及其政治意义

罗莎·卢森堡是第二国际马克思主义的左派领袖,她因最猛烈地抨击伯恩施坦的修正主义而成为捍卫马克思主义革命性的典范。著名马克思主义学者戴维·麦克莱伦把罗莎·卢森堡奉为德国社会民主党内最杰出的激进派斗士。她对马克思主义的虔诚信仰,她激扬飞越的革命热情,她坚贞不渝的斗争意志,她抛头颅洒热血的崇高献身精神,使她无愧于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无愧于“革命之鹰”的光荣称号。然而,令人寒心的是,罗莎·卢森堡被右派残酷地杀害,却遭到左派最无情的批判。20世纪20年代,德国共产党的激进分子费舍尔(RuthFischer)把“卢森堡主义”比作“梅毒病菌”。1931年,斯大林为了从理论上彻底肃清托洛茨基的余毒,竟宣称罗莎·卢森堡要为“不断革命论”负责。好像在理论上不谈论罗莎·卢森堡的错误就算高抬贵手了,她哪里还有什么理论上的原创性!就像科拉克夫斯基所说:“罗莎·卢森堡政治上和理论上的卓越点并没有引起重视,它如同一纸空文,人们口头上颂扬她、人们记起她,只是...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06年04期
马克思主义与现实

罗莎·卢森堡对“资本主义适应论”的批判

19世纪90年代之后的较长一段时间之内,资本主义的崩溃问题曾经是马克思主义思想领域中讨论最广泛和最热烈的论题①,资本主义适应论与崩溃论之间的对立被看成是政治实践立场中改良与革命对立的理论基础。如果说资本主义适应论能够成立,甚至由此承认一种非批判的资本永恒论,那么,整个马克思的资本主义理论、社会革命理论和科学主义社会理论都将全部崩溃。可以说,崩溃论与适应论之间的争论决不是一个枝节,而是关系到整个马克思主义思想体系的根基,关系到人们对历史最基本的理解。然而,随着实践的发展,争论逐渐地冷却了,问题被无限期地延宕和遮蔽。一些庸俗的马克思主义者出于操作的立场不愿意或者说根本没有信心讨论资本主义的适应或崩溃问题,在他们的心目中,发达美好的资本主义还是我们现实生活的“彼岸世界”。这种潜在的资本优越论无形中为资本主义的适应论乃至永恒论提供了支持。苏东剧变之后,资本主义的永恒论更是再度登场,“资本主义没有替代物”成为全球主流的意识形态,尽管近年又...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现代哲学》2006年04期
现代哲学

“罗莎·卢森堡思想及其当代意义”国际学术研讨会综述

2006年3月20日-22日,由武汉大学哲学学院、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所联合主办的“罗莎·卢森堡思想及其当代意义”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武汉大学举行。本次会议的主题是罗莎·卢森堡思想及其对当代哲学、政治经济学和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理论的贡献。讨论的专题有:1.罗莎·卢森堡的《资本积累论》及其当代研究;2.罗莎·卢森堡与马克思、列宁;3.罗莎·卢森堡与当代社会主义、帝国主义理论;4.罗莎·卢森堡论世界历史进程;5.罗莎·卢森堡与西方马克思主义;6.罗莎·卢森堡与中国;7.罗莎·卢森堡的政治学。与会者分别来自美国、德国、英国、奥地利、西班牙、波兰、荷兰、意大利、日本、巴西、南非、中国等十二个国家,共62人。国外专家学者中,有大学教授、有罗莎·卢森堡研究专家,有罗莎·卢森堡协会主席、秘书长及成员,还有卢森堡基金会的负责人等等,国内的专家学者主要来自中山大学、南京大学、南开大学、北京大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武汉大学等全国重点大学的马克思主...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