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弗洛伊德思想对女性主义的启示——精神分析学的“社会性别”阐释

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开启了女性主义思想者对父权制成因以及性别主体性文化生成的关注与探索。虽然因社会因素的“叙事话语”缺失而导致其对性别文化的表述带有非历史性的缺憾,但是这一理论却依然通过对人类心灵的“无意识”区域的发现,表达了欲揭示父权文化形成之心理动因的愿望与决心。故而,重新审视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中有关男女性别形成的独特阐释,将有助于我们对女性主义理论中的核心范畴——“社会性别”加深理解和认识,也有助于我们对女性主义思想的历史走向作出前瞻性的展望。一、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中的“社会性别”思想“女性主义”文化运动是在西方启蒙主义思潮的影响和熏染下形成并发展起来的。正是伴随着“自我”理性的觉醒,女性才意识到自身受欺凌、被压迫的历史性命运。因此,女性主义者大都承认父权制存在的历史事实,并以颠覆父权制、结束妇女受压迫的现实为己任。但依照传统“生理决定一切”的观念,女性主义者根本无法计算父权制必然寿终正寝的命数。因为男女之间...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行政管理》2007年03期
中国行政管理

倡导两性平等和谐 提高公共管理能力——中国首届“社会性别与公共管理论坛”会议综述

2006年8月26-27日召开的中国首届“社会性别与公共管理论坛”就社会性别理论及其与公共管理、社会和谐的关系以及社会性别视角下的公共政策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提出了许多有创见的观点,丰富了社会性别理论,为实现社会性别主流化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下面对本次会议的一些观点和理论研究成果做一简要归纳。一、社会性别理论及其对我国公共管理和社会和谐的重大作用社会性别是一个动态发展的概念,具有历史阶段性、社会性和共塑性的特征。作为现实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的有力分析工具,社会性别理论的一大任务就是要解构男性话语及其主导的历史和政治陈述,解构现实中不平等的两性关系,重建整个社会关系和社会制度。与会学者认为,社会性别理论的终极目的是要实现男女性别平等。性别平等已不再被狭义地看作女权问题,而成为人权问题、发展问题。性别平等也不是简单地等同于“男女都一样”的绝对意义的平等,也不是要求任何社会政策对男性与女性都绝对的等同。人类两性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共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国外社会科学》2007年03期
国外社会科学

社会性别的再生产:家务和瑞典儿童对家庭中性别平等的态度

儿童通过观察他们的父母而获得对于如何组织家庭生活的第一印象。作为观察结果,多数儿童在幼年时期就已经将“男性”的和“女性”的家务劳动概念化了。成人之间的通常是不平等的劳动分工对于家庭内的社会性别的构建至关重要。而如果家务被孩子们视为性别化的活动,那么不平等的劳动分工在他们当中复制的可能性更大了。本文的总体目的是研究社会性别在瑞典家庭中的再生产,父母的家务分工在多大程度上与他们的子女参与家务和孩子们对待这类劳动的态度有关。分析集中于瑞典这个在1995年被联合国认定为世界上男女平等程度最高的国家,但早期研究的证据并未明确地显示瑞典家庭中家务劳动的性别分工要比别的国家更为平等,本研究的样本中大约有80%的人表示,家庭中的性别平等仍是需要去力争的东西。实现本研究的目标需要一个包含家庭中成年人和儿童的广泛信息的数据库,这里使用的数据包括对10~18岁儿童的访谈,是来自2000年瑞典儿童生活水平调查(Swedish Child Level o...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统计研究》2007年09期
统计研究

论社会性别统计的概念与名称

社会性别统计是推动我国性别平等和妇女发展的重要工具和方法。处于起步阶段的中国社会性别统计,目前在理论上还处在相对混乱的状况,关于社会性别统计的名称和概念都存在一些疑惑认识,本文对此进行辨析并提出自己的看法。一、社会性别统计的名称辨析所谓性别统计是指基于生命形态的统计,是从生物学意义上的性别分类来进行的统计,在统计中所考虑的是男女的生理性别差异,其统计分类的目的不是为了妇女的权益,也不是性别平等发展,而是基于生理分类的其他利益或原因。所谓分性别统计与社会性别统计也是有区别的,分性别统计是在原有的统计指标中加入分性别的统计项目,而不是重新设立更具有性别意识的统计指标和统计变量,因而这种分性别统计并不能真实反映性别差异状况和对社会的不同贡献;社会性别统计则是从性别平等和妇女发展的角度出发,充分考虑到性别的现实差异和性别的不同需求,用更准确、完整、系统化的性别统计资料和反映妇女发展状况的性别指标和统计变量,进行统计生产和数据公布,并通过...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统计与决策》2007年17期
统计与决策

社会性别统计初探

社会性别统计是推动我国性别平等和妇女发展的重要工具和方法。中国的社会性别统计始于20世纪80年代后期。1995年、1999年、2004年中国国家统计局连续出版了三本《中国社会的男人和女人:数据与事实》,公布中国性别平等状况的数据,标志着中国政府在社会性别统计方面的进步。处于起步阶段的中国社会性别统计,目前在理论上还处在相对混乱的状况,关于社会性别统计的名称和概念都存在一些疑惑认识,本文对此进行辨析并提出自己的看法。一、社会性别统计的名称辨析社会性别统计,通常被称为“性别统计”,在政府的文件和学者的文章中,都是如此。但这个名称是不准确的。在英文中,生理的性别(sex)与社会性别(gender)的区别很明确,对于生理性别和社会性别的界定也很明确。生理性别是指普遍存在的、一般不可改变的男性和女性的生理差异,有时简称性别。作为先天的客观存在,生理性别本身并无好坏优劣之分,但在后天的社会认知中,却加上了很多人为的价值评判,性别变成了不平等...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山西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05期
山西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

妇女/社会性别学学科发展网络第二期培训纪要

为了促进中西部的女性研究与教学,加强妇女/社会性别学科的师资队伍建设,广泛沟通不同专业间相关课程的交流,共同分享妇女/社会性别教学和研究中的经验与成果,由全国妇女/社会性别学学科发展网络主办、山西师范大学性别研究中心承办的妇女/社会性别学学科发展网络第二期培训于2007年7月14-17日在山西省委党校举办,来自全国各高校和科研院所的近60名女性研究者参加了培训。出席本次培训开幕式的嘉宾有: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副所长刘伯红,山西省社科联党组书记侯秀娟,山西省妇联副主席郑红,妇女/社会性别学学科发展网络协委会师资培训组负责人张健和黄约,山西省女性人才研究中心及其培训基地主任刘翠兰,山西师大党委书记倪生唐和副校长卫建国。开班仪式由山西师大性别研究中心主任畅引婷主持:倪生唐书记首先代表山西师大对来自全国各高校、科研院所和妇联的专家学者表示欢迎!对妇女/社会性别学学科发展网络,...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