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色彩造型——一个美学范畴新概念

作为物体视觉属性之一的色彩,是大自然赐予人类的一种无处不在的美学资源。对这种资源如何加以充分利用,最大限度地发挥其美学功能和视觉效益,乃是造型艺术和建筑形象创造中的一大课题。这,当然涉及方法与技巧,但首先涉及认识.只有认识的提高与突破,才能带来方法和技巧的提高与突破。鉴此,本文在考察自然世界和人工世界各种视觉对象色彩形象构成的丛础上,提出和论证了“色彩造型”的概念,总结并概括了色彩造型的基本功能和基本类型,以供建筑界和有关领域的同志进一步系统研究和具体实践色彩造型的参照.1一种普遍性 造型是建筑设计的一个重要方而和重要环节。就建筑艺术创作而言,人们所想象和所迫求的一切,最终无不归结为造型,物化为造型,通过建筑的个体、群体、平而、空问、室外、室内、大体、细部的实体造型显现和表达出来.不管建筑艺术的流派如何交替更迭,理论怎样深奥变幻,一概超脱不了建筑的实体造型,跨越不过人们的视觉审验。脱离实体造型的建筑艺术,决不可能存在。造型之于建...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齐鲁艺苑》1992年02期
齐鲁艺苑

崇高与壮美:两个不同的美学范畴

对崇高与壮美这两个美学范畴,过去的美学家们多谈崇高而少谈壮美。即使有个别论及者,也往往将壮美与崇高混为一谈,人们没有在美学范畴中给壮美一席应有的地位。其实,只要我们将二者放到一起加以审视,我们就会发现,崇高与壮美在外部形态、内在精神、审美效果以及与创造主体的关系诸方面,都具有不同的特点,它们是两个不同的美学范畴。 外部形态: 崇高—险峻奇崛的气势 壮美—雄伟壮阔的外观 作为崇高的审美对象,其外部形态大都呈现出一种险峻奇崛的气势。 在美学史上,人们对崇高的这一特点是认识不足的。许多美学家都只把崇高的特点归结为一个“大”字,认为凡是体积巨大,力量强大的事物,均可视为“崇高”。康德在《判断力批判》中,从量和质两个方面把崇高分为数学的崇高和力学的崇高。数学的崇高就是体 8积巨大,力学的崇高就是力量强大①一车尔尼雪夫斯基更是明确宣布,崇高,“在于它的远为巨大的数量(在空间或时间上的崇高),或在于它远为巨大的力量(自然力的崇高或人的崇高)’...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南京社会科学》1992年05期
南京社会科学

美学范畴的系统化问题

美学范畴论不仅仅是对个别范畴的考察,整理以及阐明其会义,而且还要将它们系统化、形成一个范畴体系.个另美学范畴只有处在美学范畴系统中才有可能规定并展现自己的内容.因此,美学范畴论的一个重要任务是要建立一个科学的美学范畴系统. 一、美学范畴系统化问题的历史追沏 范畴的系统化发端于古希腊哲学.在欧洲哲学传统中,范畴来自古希腊柏拉图对普遍性概念的考察.柏拉图在《智者》中提出的“最普遍的种”这一概念,在本体论上就是理型,是界说和评价事物的标准.其含义与范畴相同.后由柏拉图的学生亚里士多德从语言、逻辑和形而上学的综合分析中.把柏拉图‘最普遍的种“这个用语的含义精确地表述为“范畴”.在亚里士多德看来,范畴就是事物的一般属性,因此,范畴就是假设—对象的存在.亚里士多德把存在分为十类,即十个基本范畴:实体、量、质、关系、地点、时间、姿势、状态、活动和遭受. 在美学史上,对美学范畴的分析也是相当早的,但真正对美学范畴进行系统化的尝试,是从德国古典学...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3年02期
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关于我国当代美学范畴的几点思考

美学范畴的形成,是美学学科成熟的重要标志之一,而对于美学范畴理论的深人研讨,则是建立科学的美学体系不可或缺的条件。 我国当代美学,在几十年的发展历程中,己初步建立起美学范畴的基本格局。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我们还停留在“零散的.个别的、阐释性的美学范畴研究”而没有对范畴理论作系统全面的审视。从严格的意义上说,我国“关于美学范畴的专题研究还几乎是个空白”①。为了拓展美学理论探讨的领域,加速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美学学科的进程,我们应当填补这个“空白”,把美学范畴问题的研讨提到议事日程上来。当然,这是一项繁难的工程,需要付出艰辛的劳动。本文拟就几个有关问题提出粗浅的看法,也算是抛砖引玉吧。 美的形态和范畴的区分 长期以来,我国美学界往往把“美的形态”和“美的范畴”两个概念混淆或等同起来,以致在客观上限制了美学范畴理论的深入系统的研究和阐发。 应当说,我国当代美学已经形成了以“美”为逻辑起点的美学分类法的基本框架,即以广义美作为核心概念来划分...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学术月刊》1993年07期
学术月刊

论美学范畴的学科特性

美学范畴作为反映人类审美活动的本质属性和普遍联系的基本概念既是建构科学的美学理论体系的支撑点和生长点,也是美学思想史研究的核心内容。在这种史论结合的研究视野中,美学范畴自身的形成和演化以及诸美学范畴系列的有序化组合甚至成为美学家理论思维的逻辑形式。因此,如何认识和把握美学范畴的学科特性,如何深化对美学范畴的普遍性与特殊性的理解便成为我们推进美学史与美学理论研究的关键性契机,这正是本文探讨的核心间题。我们应当在历史与逻辑、空间与时间、理论阐释与经验描述的有机融合中形成对美学范畴的独特而有效的把握方式,真正认识美学范畴在共性与个性的结合中表现出的学科特性。本文拟从四方面作出初步阐释。 理论性与经验性 美学范畴研究在其发展过程中历史地形成了感性与理性相交融、经验与逻辑相结合的独特思维方式,从而在范畴的成熟形态中具备了理论性与经验性相融合的学科特性。美学范畴的特殊性在于其理论思维的逻辑形式拥有丰富的感性经验的基础,是在对感性直觉体验的概...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文艺研究》1990年05期
文艺研究

中西美学范畴的逻辑发展

美学范畴的形成标志着美学这门学科的成熟。把美学的范畴作为体系来论述是从近代美学即十八世纪英国经验美学才开始的。众所周知,将美学作为一门独立科学的是德国十八世纪的鲍姆嘉通(1750年)。而在这以后的十年中,探讨美的范畴的理论著作相继间世,这就是英国四位美学家:荷加斯的《美的分析》于1753年发表于英国;博克的《论崇高与美》最早发表于1了56年,1757年发行完整的第二版;雷诺兹在《闭散者》杂志上的文章构成了《近代画家》,发表于1758一1759年;凯姆斯勋爵(亨利·霍姆)的《批评的原理》发表于1761年。也正是这个时期美学才开始了从“美”向外扩展的历程。博克的《论崇高与美》中在论述美时,还提出一个“祟高”。当然在这以前也有人提到过崇高,如朗吉弩斯。但是,他不是把崇高看成是美学的范畴,而看成是演说术的修辞格。而博克讲的祟高是将它作为一个独立的范畴提出来的,博克的论点是:“把崇高看做是一种美之外、与美无关的东西”。“崇高和美是根本没有...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