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另一番世界——田园诗人王绩与民间诗人王梵志

唐初时期 ,无论是南方诗人浮华绮艳的宫廷诗 ,还是北方诗人道德说教的教化诗 ,从总体上说 ,它们都呈现出贵族化、宫廷化的趋向。当大多数诗人追随梁、陈宫掖余风 ,沉溺于歌功颂德 ,应制奉和的陋习时 ,田园诗人王绩、民间诗人王梵志以平易率真、自然淳朴的诗风 ,拔于流俗之外 ,可谓别具一格 ,开辟了另一番世界。王绩出身于一个有着高度文化和教养的世家 ,他的世祖“六世冠冕” ,并人人都有著述 ,他的父亲和哥哥都是大教育家、儒学家。受家庭的影响 ,少年时期的王绩是一个思待诏、觅封侯 ,有着强烈追求 ,一心想成就一番事业的志者。但他一生数度出仕 ,皆遭打击 ,随后旋即归隐 ,所以他的主要生涯都是在隐居田园中度过。王绩一生著述很多 ,但大多数散失了 ,现存诗只有五十余首。他的诗冲破了初唐宫廷诗、艳情诗的樊篱 ,开拓了诗歌的题材 ,写出了一些内容较为充实、思想性较为强烈的作品 ,为初唐的浮靡诗坛 ,带来了一股清新之气。王绩现存诗大体归为 :①揭...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古典文学知识》2001年02期
古典文学知识

再议王绩饮酒诗

如果有什么能使初唐诗人王绩出名的话,便是嗜酒。五卷本的((王绩集》中超过35%的内容都提到他好酒。而在三卷的节本中甚至有50%①。不幸的是,王绩因嗜酒而声赫后世,他因此而被人们称之为“醉酒诗人”、“醉酒隐士”,其诗歌成就得到较低的评价。 当然,我们承认酒激发了王绩的诗歌创作②。但是,同时我们也必须认识到以饮酒为文学主题来表达特定的思想感受,早在王绩之前的几个世纪就已很广泛地使用了。学习中国文学史的学生都清楚,在东汉末期魏晋初期,饮酒往往伴随着诗人对短暂易逝人生的痛苦思索。醉酒被描写成慰藉心灵与灵魂的良药,忘记痛苦及时行乐的手段。以后,以隐士自居的陶潜赋予这个主题以哲学意义。他陶醉其中,表明醉酒不仅是痛苦的慰藉,而且还是摆脱樊篱之后的个体获得自由的状态。 王绩自己塑造的醉酒隐士形象使我们想起了《世说新语》中记载的魏晋文人的怪异行为以及陶潜的嗜酒农夫文人的人生观。但是,王绩使用这个文学传统主题有其全新的目的,这也是他的饮酒诗还没有被...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滨州职业学院学报》2009年03期
滨州职业学院学报

平生唯乐酒 作性不能无——论王绩饮酒诗的思想主题

我国诗歌与酒很早就联系起来了,在《诗经》中就有:“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周南.卷耳》)、“微我无酒,以敖以游”(《邶风.柏舟》),“我有旨酒,以燕乐嘉宾之心”(小雅.鹿鸣)这样的句子。其后的《楚辞》中也有“奠桂酒兮椒浆”(《九歌.东皇太的》),“援北斗兮酌桂浆”(《九歌.东君》)的句子,曹操有:“何以解忧,惟有杜康”(《短歌行》),曹植有:“归来宴平乐,美酒斗十千”(《名都篇》),这都是描写酒的诗歌。此后,专门写酒的诗文也数不胜数,汉代邹阳、杨雄各有《酒赋》一篇;西晋刘伶嗜酒,而作《酒德颂》;东晋陶渊明更是体会到了酒之深味,“有人疑陶渊明诗中篇篇有酒”(萧统《陶渊明集序》),“是陶渊明把酒与诗的关系直接联系起来,从此,酒和文学发生了更密切的联系,饮酒所得的境界可以用诗表达出来。”[1]酒到了盛唐的李白这里,已经成为他生命的重要组成部分,“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答十二寒夜独酌有怀》),更有《将进酒》、《把酒问...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北方文学》2019年03期
北方文学

酒中隐者——王绩

自古以来,中国文学史就有许多隐逸之士,在君主和百姓眼中,隐逸之士是德操的体现,是气节的体现。在唐宋之际,对于隐逸者也更为推崇。《新唐书·隐逸传》曾将隐者归为三类:第一类为上焉者,身藏而德不晦,故自放草野,而名往从之,虽万乘之贵,犹寻轨而委聘也;其次,挈治世具弗得伸,或持峭行不可屈于俗,虽有所应,其于爵禄也,泛然受,悠然辞,使人君常有所慕企,怊然如不足,其可贵也;最后为末焉者,资槁薄,乐山林,内审其才,终不可当世取舍,故逃丘园而不返,使人常高其风而不敢加曹焉。但到了唐代,出现了这样一群人,他们身在仕途但心似归隐。唐代白居易也曾将隐逸分为大隐、中隐和小隐。王绩,作为隋唐之际著名的诗人,他的一生历隋唐两朝,三仕三隐,才高位低,在他的诗文中大都反映他隐逸的生活和思想。但这种人在仕途,心向田园的作家是否是真正的隐逸呢?首先作为一位如此有才学之人为何会在官场中浮沉不定呢?从时代背景分析,动乱的社会环境是归隐产生的主要原因,而身处隋唐易代时期...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苑(经典美文)》2019年04期
文苑(经典美文)

王绩,最早的唐代诗人

野望唐·王绩东皋薄暮望,徙倚欲何依。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牧人驱犊返,猎马带禽归。相顾无相识,长歌怀采薇。王绩,字无功,绛州龙门(今山西龙门)人。隋大业末,官为秘书正字。不久,义兵四起,天下大乱,隋朝政权有即将崩溃之势,他托病辞官,回到家乡。李唐政权建立后,武德年间征集隋朝职官,王绩应征到长安,任门下省待诏。贞观初年因病告退,仍回故乡,隐居于北山东皋,自号东皋子。以诗赋著名,其文集名《东皋子集》。隋文帝杨坚结束了南北朝对峙的历史,在政治、经济、文化上统一了中国。南北两个文化系统逐渐趋于融合。但是杨坚的政权被他荒淫无度的儿子杨广断送了,统一的新文化没有来得及发展。在初唐的几十年间,唐代文化,特别是文学,基本上是隋代的继续。王绩生于隋末唐初,文学史家一般把他列为最早的唐代诗人。我们选讲唐诗,也从王绩开始。《野望》是王绩的著名诗作,这首诗一共八句,每句五字。古人称一个字为一“言”,故每句五字的诗,称为五言诗。第三句和第四句词性一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三峡》2018年04期
中国三峡

王绩的万里游

“此日长昏饮,非关养性灵。眼看人尽醉,何忍独为醒。”小时候读《唐人绝句精华》,读到隋唐诗人王绩(590-644)这首诗,眼前便浮现了一个“不愿独醒”的饮者形象。后来读王绩长兄王度所著传奇《古镜记》,其中大半篇幅讲述王绩早年弃官后的万里游,一个少年行侠江湖的形象,让人振奋。王绩生于儒学世家,十五岁游长安,与越王杨素纵论政事,被称为“神仙童子”。二十四岁应孝悌廉洁举,射策高第,授官秘书省正字,不喜拘束,转任扬州六合县丞,更加不堪。次年,大业十年(614),“托以风疾,轻舟夜遁”,第一次辞官回乡,准备远游。此时正是隋末,天下将乱,盗贼充斥,长兄王度流泪劝阻,但弟弟很坚决,“意已决矣,必不可留”,又引用了孔子的话说,“匹夫不可夺其志”——王绩的一生,大致就是这一句话的注脚。王绩借了长兄手上的古镜,一件绝世神物,开始了他杭志云路、栖踪烟霞的传奇之旅。第一站是河南嵩山少室。晚上栖止于山中一个石室,月夜二更后有两人来谈话,“往往有异义出于言外...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