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婆媳冲突:内隐的男权世界——从祁太秧歌“婆媳冲突”型剧目中看近代家庭的男性权威和长者意者

近年来,民间文化的收集、整理、研究与保存受到社会各个阶层的关注,就民间戏曲而言,自上世纪始进入学者们的视野以来,其作为民间宝贵资源的重要性越来越得到了各界人士的认可,研究视角开始出现多元化趋势,研究深度逐渐从形象艺术上升到了学科和学理的高度。这一良好的发展态势为陷入低谷的民间戏曲开辟了一条文化上的出路。在当今重视文化发展的大背景下,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一、研究对象的选择山西素来被认为是民间艺术的海洋,拥有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许多宝贵的民间传承都在这里获得了长足的发展空间。就主要流传于我国北方的秧歌戏剧种而言,山西从北到南就有数十种,并且由于晋北、晋南、晋西、晋东南、晋中等几个大的地区地域文化特色有所区别,而呈现出各自独特的风格。其中,流传于晋中地区的祁太秧歌名声较大,由于其所流行的地区具有深厚的农业和商业文化相交织的氛围,因此从内容和形式上和其它主要以农业文化为主的地域形成的秧歌都有较大的差异。祁太秧歌是指流传于以祁县、太谷为中...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黄河之声》2016年23期
黄河之声

祁太秧歌传承主体发展与传承能力探究

收集、整理闽剧打击乐介头(锣鼓经)最具闽剧特色的唱腔介头和科白介头中的小介等,比如,代表介头有俗称五大介的“脱壳”、“火炮”、“四不象”、“清鼓介”、“双蝴蝶”、“冒头仔”、“老鼠尾”、“间排仔”、“十八槌”等,进行归类研究,艺术细化。成立闽剧打击乐非遗保护中心,全面征集有关闽剧打击乐的艺术文献,组织艺术专业人员调查研究、挖掘,并汇编成集。并利用现有的打击乐谱例、实物、音像、图片资料等,以文字记录、数码录音、数码摄像等现代化手段,全方位进行记录,条件成熟时著书立作或视频模式等予以传承。另一方面,加大社会资本引进,扶持艺术生产。同时,建立现有的名家进行传承和办培训机构形式,编写闽剧打击乐教材,定期举办各艺术院团、艺术院校以及中小学生、民间团体等的闽剧打击乐的讲课、演唱比赛活动。最后,设立专业与民众结合的闽剧打击乐保护网站,实施资料数字化,资源共享化。从而大大提升闽剧、打击乐的保护力度。五、结语综上所述,在打击乐中闽剧打击乐的乐器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艺术评鉴》2017年14期
艺术评鉴

祁太秧歌调式研究

祁太秧歌调式从形式上来讲,有两种类型:一是单一调式的曲式结构;二是非单一调式的曲式结构。其中,非单一调式的曲式结构在祁太秧歌中有重要地位,包括调式交替、转调两种主要类型,以及很有特色的“句尾色彩性呼应”的转调形式。祁太秧歌中也大量使用了不稳定的角调式、大二度的远关系转调,这在汉族民歌中是很少见的。一、单一调式单一调式指一首曲调中只有一个主音和一种调式。这种形式不具有戏剧性色彩,没有起伏,多用于叙述性的历史故事和社会生活题材中。主要包括徵调式、宫调式、羽调式、角调式四种,其中,商调式的使用比较少见。(一)徵调式徵调式在祁太秧歌中使用最多,是比较有代表性的一种调式。在祁太秧歌的作品中,主要有五声徵调式、六声徵调式、七声徵调式这三种形式,数量居多的是五声徵调式和七声徵调式。徵调式的运用比较灵活。在别离戏中,表现抑郁,沉闷们的情感时,除主音外一般强调下属音;在庆祝丰收的劳动生活戏中,一般强调属音,色彩明亮,表现愉快潇洒的情绪。如《刘三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北方音乐》2017年09期
北方音乐

祁太秧歌的教化功能

孔子有句名言:“移风易俗,莫善于乐”。在我们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音乐的教化功能很早就被人们所认识。传统戏曲由于所富含的信息量比较大,覆盖范围比较广泛,对中华民族文化传承起到了重要作用。在封建时代,戏曲也被称为“高台教化”。而祁太秧歌作为晋中地区的传统戏曲,其教化功能也是不可忽视的。一、道德教育,塑造意识在封建社会中,能去学堂接受教育的人很少。最底层的人民群众唯一的文化活动就是观赏戏曲艺术。这也成为了他们学习历史和文化知识,培养个人性格、思想情感的重要途径,也是让民众乐于接受的最简单的途径。在晋中地区,识字的人很少,缺少文化的民众想了解历史,认识人生只能通过祁太秧歌等戏曲形式,传播社会文化离不开祁太秧歌。民众对于社会地位、生活追求、历史神话传说、意识形态以及道德价值的接受、理解和再创造,都依赖于祁太秧歌这种既有表演娱乐,又通俗易懂的民间艺术形式。从古至今,当地的民间价值观念中包含着“仁、义、忠、孝、”“礼、义、廉、耻、”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音乐时空》2015年21期
音乐时空

源于生活的艺术瑰宝——祁太秧歌

祁太秧歌流行于山西晋中地区的祁县、榆次等地,广义上亦可称之为“晋中秧歌”。其因与当地人民生活息息相关,且兼具教育与娱乐性质,深受人们的喜爱。作为少数存活至今的小剧种之一,其文化内涵不可低估,丰富的艺术价值正等待人们的积极探索。一、祁太秧歌的萌芽据《祁县志》康熙四年版记载,“置里置市集奠居民而通民财也”,“县市奇日各街轮开自辰至午……悬花灯,放烟火,聚欢弦歌,有太平景象。”由此可见当时祁县一带一幅繁荣和谐之景,百姓生活富裕祥和的同时,文化生活也非常丰富,音乐已然成为了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其实在当时的晋中一带,较为活跃的民间艺人们互相传唱的小曲至今依旧存在,在祁县文化馆中收录的众多古代小曲中可知,那时的民间小曲大都反映了当时的民间趣事、百姓生活等元素,因此这些小曲都独具浓厚的乡土色彩和生活气息,且涉及内容广泛、曲调也颇具特色,故受到当地百姓的喜爱与推崇,这也激发了艺人们努力学唱和创作的热情,曲目传播也很快。根据专家学者的推断,祁太秧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音乐生活》2009年03期
音乐生活

去了,最后一个祁太秧歌大师

衬岁末,荒郊,新坟,旧友,秧歌声尸…。。.“香蛮旦”,一个蜚声晋中平原的祁太秧歌艺人,以八十岁高龄,刚刚安息于太谷乡下团场村外。2008年12月13日,以研究祁太秧歌著名的太原师范学院音乐系阎定文教授、任俊文讲师,正在晋中学院开设“祁太秧歌课程”的晋中音乐家协会主席、晋中学院音乐学院常士继教授,以及晋中学院音乐学院年轻教师常晓菲、学子弓宇杰、李国英等一群祁太秧歌研究者、爱好者,一字儿排在“香蛮旦”的坟前,向这位痴心祁太秧歌表演与传承并做出巨大贡献的一代宗师,以檀香,以纸钱,以烈酒,以秧歌,表达了来自内心深处的崇敬。一曲诙谐而经典的《偷南瓜》,一曲悲凉而缠绵的《梁祝·十八相送》,一曲凄婉而伤感的《上包头》,这些秧歌艺术的爱好者,和“香蛮旦”的家人,在坟头,放声高歌。深冬的风呼啸而过,把“香蛮旦”唱了一生的歌,带到天堂…….“这小鬼嗓子铜铃铃地,将来打了戏吧!”“香蛮旦”生于1929年9月28日,本名王效端。在他童年时代,正是晋中商...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