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雪莱诗歌的思想艺术

在诗人的群星谱中,有一个灿烂的星斗,他就是雪莱,他生前是人间的启明,死后是烛照夜空的长庚。在他的笔下,无论是放荡不羁的西风、边飞边鸣“开始迅急远征”的云雀、“蓝天里轰然大笑,走过雷声”的白云,还是反抗暴君的战士、创造财富受苦受难的人民……几乎任何题材,都被雪莱塑造成不拘一格的艺术珍品,生动地传达出他的忧虑和希望,以及对人民的同情,对反动统治者的鞭鞑之声。正象马克思所说:“他是一个真正的革命家”,而且如果不死,他会是一个“社会主义的急先锋”。一、抨击强权压迫富于反叛的精灵雪莱出生在一个男爵家庭,青少年时期就接受了十八世纪启蒙主义思想,英国早期的空想主义思潮更给他以深刻的影响,在伊顿中学时就下决心要同强权压迫进行斗争,“我誓必正直、明慧、自由,只要我具有此种力量。我誓不与自私者、权势者为伍共谋祸人之事,而且我必加以抨击。我誓必将我整个生命贡献于美的崇拜。”[1]启蒙主义的理想深深地教育了他,使雪莱年青的生命一开始便这样富于反叛与斗争...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科学中国人》2017年02期
科学中国人

如何看待诗人雪莱书中的“爱”与“和谐”

在传统的诗集阅读中,我们很容易形成这样的观念:东方的诗集充裕着较高的文化色彩,诗的整体内容讲求流畅和谐。西方的则不同,他们极大地宣扬着西方世界的美好,同时贬低着东方文化,认为东方世界十分野蛮,与他们的浪漫主义色彩截然不符,因而他们的诗,充斥着对东方文化的厌恶,很多时候将自身对于东方的鄙视心理运用到了诗集的写作当中,最终写出的诗集也较为偏激,与东方诗集有着较大的冲突。而雪莱则不同,她对东方文化有着独特的认识,对于东方也有着浓厚的兴趣,渴望探索这片神奇的土地,因而,在她的诗集中,免不了表露内心对于东方的感觉和认识。相比其他西方诗人而言,雪莱的诗更为真切,没有对东方文化一味地贬低,更没有渲染西方文化的优秀,读起来能够更多地感悟东方优秀品质。雪莱在诗中充分实现了东西方文化的高度融合,并产生了核心的思想:爱与和谐,这是东西方文化融合的结晶,孕育着太多祖辈的心血和向往。在雪莱的诗集中,体现爱与和谐的内容十分多,比如在《阿特拉斯的巫女》中,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外语与外语教学》2009年10期
外语与外语教学

雪莱精神中的自我删除研究

雪莱于1822年,不满30岁时,乘船回家突遇风暴,舟覆落水而死。雪莱的死表面上看是一场意外,然而从深层剖析,可以发现雪莱在精神上对死亡是早有准备的,甚至说是欢迎的。雪莱一生都生活在纯真情感所建构的理想世界里,忽略了现实本身。因而雪莱虽然坚持纯粹的利他主义思想、坚持纯洁博爱的观念,却被现实社会视为罪人。由此可见,雪莱的死亡从现实角度看,是因溺水而死的意外;从精神层面看,雪莱的死是一种“自杀”行为,是对理想顶礼膜拜的最高仪式,是对丑陋现实的最深鄙视,更是对雪莱一直无法适应、却坚持反抗的现实社会的最后弃绝。一雪莱是纯粹的理想主义者,他从未用现实的眼光看待过他所生活的现实世界(安德烈·莫洛亚,1981:7)。现实生活中的不公与屈辱激起的是雪莱对理想世界的渴望,现实生活中的人越丑恶可鄙,雪莱就越希望把自己竖成一个理想人格的标本。“浪漫主义的创作方法是以幻想性、抒情性见长来抒发作家们对理想世界的热烈追求和表达人内心渴望的。他们往往用热情奔放...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装饰》2004年03期
装饰

法国服装设计师——让·路易·雪莱

~~法国服装设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装饰》2004年03期
《文史哲》1956年08期
文史哲

雪莱评传(下)

六 在“意大利峙期”,作场特人和政渝家的雪莱础定了他的葵衍形式的最重要的特黔。脊魔借极文湃率则鑫力把遭简题弄得混淆不清。捉最初的、舆特人同特的、到其作品的抨渝阴始,反勤牲贰“爱丁堡秤渝”、“每季汗渝”等即控造了一涸傅岔,渝誉莱的夙格诬踢姚懂,或浅乎不能了解。此俊,瓷魔借毅的编款者也然意龄展示雪莱履秀作品中的真正革命的意接,便抓住遭侧傅能加以傅播。 遣些权坡文攀家把雪莱i没成是他们的“先级者,,、“禅师”,而育除上是在粗秘地歪曲他的作品。他们把雪莱作品的内容和其葵衍形式割裂,想要邀反真育把他渝成是佃幻想的持人,赞脚凌空的萝想家,越葵衍的创造者。‘遣搽一侗臆造出来的雪莱和“普辍米修斯的解放,,、“孟L阂都勺假面剑,,、“拾英团人的歌”的生氧勃勃的作者是毫燕共同之虚的。 其置,雪莱持作的婆衍形式特默只能在它和内容的不可分割的杭一巾,在它和作品的深刻生活社金意羲的杭一中求得了解。 雪莱的誉衡形式所有的最夜份的特黔—他的养多作品的幻想性臂...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1956年03期
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

试论雪莱的“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

雪菜,一位十九世耙漳大的革命浪漫爵人,一百三十多年以来,一向被西方青逢隋极歪曲着,蔑砚着。以“爵籍究是人生的批部”一藉为标榜的焉修·阿诺尔德,策到雪莱时,就作出了这样的枯确:“雪莱是一个美丽的和不切实际的安琪兑,在空中毫热效果地拍着他的光亮的翅膀”(一)。可是我俩知道,雪莱的特,恰恰相反,是现实的反映,人生的批郭。普罗米修斯决不是个安琪兄。莱斯里·史蒂文在“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里看到下面一行: 平等,没有陪极卜没有部落,搜有圃家。他就大放厥祠,挽道:“那么,我俩可以加上曰句,,没有婚姻。这就是吟我摺同到最野蛮的深渊去”(二)。史文朋更拯翩蔑之能事,在一篇础雪莱的文章里,他越样窝道:“雪莱这个人实在是疯了,而且雪莱的爵也不完蚕健康。在日常生活中,雪菜确是一个美丽和璨绷的誉示,可是热济于事啊”(三)。阿里德在他的“爵之用途与批郭”一睿内窝道:“我承韶我打开他的(雪莱的—作者按)爵集时,不是为了去藉我所要覆的爵,而是为了须要参考。我党...  (本文共2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