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雪莱诗歌的思想艺术

在诗人的群星谱中,有一个灿烂的星斗,他就是雪莱,他生前是人间的启明,死后是烛照夜空的长庚。在他的笔下,无论是放荡不羁的西风、边飞边鸣“开始迅急远征”的云雀、“蓝天里轰然大笑,走过雷声”的白云,还是反抗暴君的战士、创造财富受苦受难的人民……几乎任何题材,都被雪莱塑造成不拘一格的艺术珍品,生动地传达出他的忧虑和希望,以及对人民的同情,对反动统治者的鞭鞑之声。正象马克思所说:“他是一个真正的革命家”,而且如果不死,他会是一个“社会主义的急先锋”。一、抨击强权压迫富于反叛的精灵雪莱出生在一个男爵家庭,青少年时期就接受了十八世纪启蒙主义思想,英国早期的空想主义思潮更给他以深刻的影响,在伊顿中学时就下决心要同强权压迫进行斗争,“我誓必正直、明慧、自由,只要我具有此种力量。我誓不与自私者、权势者为伍共谋祸人之事,而且我必加以抨击。我誓必将我整个生命贡献于美的崇拜。”[1]启蒙主义的理想深深地教育了他,使雪莱年青的生命一开始便这样富于反叛与斗争...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石家庄理工职业学院学术研究》2009年03期
石家庄理工职业学院学术研究

《西风颂》赏析

雪莱(1792—1822),是19世纪英国浪漫主义运动的代表诗人。出生在一个古老而保守的贵族家庭。少年时在皇家的伊顿公学就读。1810年入牛津大学学习,开始追求民主自由。1811年,诗人因为写作哲学论文推理上帝的不存在,宣传无神论,被学校开除,也因此得罪父亲,离家独居。1812年,诗人又偕同新婚的妻子赴爱尔兰参加反抗英国统治的斗争,遭到英国统治阶级的忌恨。1814年,诗人与妻子离婚,与玛丽小姐结合。英国当局趁机对诗人大加诽谤中伤,诗人愤然离开祖国,旅居意大利。1822年7月8日,诗人出海航行遭遇暴风雨,溺水而亡。诗人一生创作了大量优秀的抒情诗及政治诗,《致云雀》、《西风颂》、《自由颂》、《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暴政的假面游行》等诗都一直为人们传唱不衰。被马克思和恩格斯赞誉为“真正的革命家”和“天才的预言家”。1融入诗中,感受作者思想《西风颂》写于一八一九年,是雪莱“三大颂”诗歌中的一首。一八一九年八月十六日,英国国内的激进派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工业学院学报(综合版)》2017年04期
黑龙江工业学院学报(综合版)

雪莱《诗辩》的道德审美思想

雪莱(Percy Bysshe Shelley)是享誉世界诗坛的英国浪漫主义时期的经典诗人。他创作出260多首抒情诗,多首哲理诗、散文随笔,其中大部分诗歌已成为世界经典。《诗辩》是继伊莉莎白时代锡德尼的《诗辩》之后的又一部经典诗论。作为对其好友讽刺小说家托马斯·洛夫·皮柯克的《诗的四个时期》否定浪漫主义诗歌的社会作用的反击,雪莱在《诗辩》中从诗的性质、诗的目的与功用、诗人的历史使命方面对诗歌的社会功用进行辩护,指出诗歌具有愉悦人类心灵的道德功能。诗人的灵感、想象与感受力是诗歌创作的质素,从道德的视角阐发诗歌的审美意义,寄予诗歌的道德美学精神进行人类心灵和社会风气的净化与完善,推动社会变革与文明进步,建立理想世界。一、诗歌的道德本质:永恒的心灵愉悦《为诗辩护》将诗歌划分为“广义诗”与“狭义诗”。“广义诗”的工具和素材是语言、颜色、形相、宗教和文明的行为习惯。“狭义的诗”是语言,特别是韵律语言的特殊配合。[1]“狭义诗”是韵律语言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2017年08期
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

雪莱诗歌中的自然意向研究

珀西·比希·雪莱(Percy Bysshe Shelley),英国文学史上璀璨的明珠,为世人留下诸多珍贵的杰作,创作了大量的浪漫主义诗歌。通过研究雪莱的诗歌我们可以发现,雪莱诗歌中从多个维度、不同角度表现出自然意向。浪漫主义诗人本来就喜欢歌颂大自然表达自我的浪漫主义情怀,而雪莱的诗歌就像一幅色彩浓艳的油画,在这幅诗歌的画卷里,让读者无法忽视如浓艳色彩般热烈的冲击。一、雪莱诗歌中所反映出的不同角度的自然意向1.审美视角下的自然意向研究雪莱诗歌中的自然意向,就离不开对于从审美视角出发进行研究。因为作为研究十九世纪浪漫主义文学一项重要的考量因素,“审美超越了人类正常的计量标准,是指过于庞大和强大地被理解或掌握的东西。”而在审美视角下研究雪莱诗歌中的自然意向,我们可以发现,雪莱在他的诗歌中或明或暗的引入了许许多多具有意境的大自然风光。无论是蜿蜒不绝的亚平宁山脉,还是波澜壮阔的海洋,无论是清风拂面的瑞士日内瓦平静的胡,还是他童年熟悉的山岭...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上海文化》2017年03期
上海文化

论光 雪莱刍论

随着剧情的进展,天光逐渐明亮。——诗剧《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第一幕开篇说明半野蛮人T.S.艾略特并不总是贬低雪莱。一如晚年具有致歉性的再论弥尔顿,在讲演《但丁之于我的意义》(1950年)中,艾略特援引并褒美了雪莱。评述《生命的凯旋》的“但丁特点”时,艾略特也许并不知道,这篇未完成的长诗预示了一位鲜为人知的雪莱继承人。在艾略特发表讲演的同一时期(1950—1955年间),皮埃尔·保罗·帕索里尼完成了《葛兰西的骨灰》,这首长诗是“总结半岛的一切的一个机会”。小说家莫拉维亚坚持帮助发表了这首长诗(莫拉维亚终生认为“最伟大的意大利现代诗人”是帕索里尼,而非蒙塔莱)。随后,另一个小说家卡尔维诺称这首长诗“开辟了意大利诗歌的新纪元”。同时,长诗招致了当时意大利诗歌界狭隘思想的非议,帕索里尼也为自己诗作的读者过少而感挫败。《葛兰西的骨灰》第五章,出现了雪莱的身影:是沉默,这儿,罗马沉默,在憔悴、躁动的柏树丛中,在你身旁,精神的雕刻呼唤雪莱……...  (本文共26页) 阅读全文>>

《文学教育(上)》2017年11期
文学教育(上)

雪莱诗歌的认知诗学解读

一.引言作为英国浪漫主义时期的伟大诗人之一,雪莱的诗歌的取材、风格和思想可谓独树一帜,因此也引发了学界对其诗歌的广泛研究。关于雪莱诗歌研究的文献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将雪莱的诗歌做总体宏观的考察以发现其诗歌的及其思想的宏大主题,如罗义华(2008:133)研究了雪莱诗歌和道德之间的关系并指出“博爱、平等、自由构成了雪莱诗歌世界中关于人类德性的基本精神底蕴”。占多数的第二类研究是从微观角度出发对雪莱的诗歌进行解读,如对其诗歌《西风颂》(陆建德,1993;李世荣,2012)、《奥西曼迭斯》(袁宪军,2005)、《含羞草》(刘晓春,2011),等等。目前尚未见从认知诗学角度来研究雪莱的《爱的哲学》这首诗歌。二.认知诗学研究认知诗学研究范式的兴起要溯源到20世纪的认知科学研究以及语言和文学研究中的认知转向(刘文,2007;熊沐清,2008)。西方学者一般认为将认知科学引入文体学并进行文本分析有助于对文本进行新的解读(Stockwell...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