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人权发展的四个阶段

0引官当前,人权问题已成为国际国内社会普遍关心的重大问题之一,在国际上,西方资本主义闷家极力推行“人权外交”政策,干涉其它国家特别是不发达国家的内政。其实,人权是“历史的产物”,它的内涵是随着社会发展而不断丰富变化的。从历史的长河考察,人权可上溯到原始社会,其发展经历了四个发展阶段:即:原始人权阶段、前资本主义人权阶段、资本主义人权阶段、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人权阶段,现分述于下。l原始人权阶段人权的产生是人类文明、社会进步的一个标志,起始于原始社会。“‘人权’不是天赋的,而是历史地产生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次讨论会卜强调:“人权作为一种伟大的道德价值信念,并不专门是西方或犹太基督对世界的贡献。在人类所有重要的文献中,以及自原始时代(着重号为引者所加)以来,所有人类的愿望中都可以见到这种文献。”“人权”这一名同虽然出现在17-18世纪的西方,但在原始社会中,追求生序权确是人类的渴望和实践活动的内容。就是在今天生存权仍然是全世界人...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广东教育学院学报》1940年20期
广东教育学院学报

社会主义人权发展初探

社会主义人权发展初探刘俊智18世纪的天赋人权论者认为人权是天赋的,不可改变的神圣权力,否认人权的历史发展性。当代西方一些资产阶级人权学者和政客宣称只有他们才实现了人权,把他们的人权看作是完美无缺的最终发展并向发展中国家强行灌输,干涉别国内政。社会主义国家的有些人也曾一度认为,实现了公有制、共产党的领导就是实现了彻底的人权,而还有一些人讳谈人权,认为人权只是资产阶级用来实现其政治和经济利益的法律工具和意识形态工具,视人权为资产阶级的专利。深入研究社会主义人权问题,揭示出社会主义人权发展的本质、特征和途径,不仅是为了同资产阶级的固定不变的人权划清界线,揭露资产阶级人权的虚伪性、片面性,更是为了促进社会主义人权事业的发展。一、社会主义人权发展的内在依据马克思主义认为,“人权不是天赋的,而是历史地产生的”, ̄①处于不断的发展过程之中。尽管一些资产阶级学者否认这一点,但人权产生、发展的历史却越来越证实了这一思想的正确。人权,从作为一种理想...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首都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40年50期
首都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人权与社会文化背景

人权与社会文化背景陈新夏【内容提要】人权是人的社会性权利。人权社会性的一个重要方面是:人权的发展状况要受到社会文化传统和条件的制约。人权与其文化背景的关系是普遍性与特殊性的关系。人权与文化背景的关系主要表现在:文化传统影响着对人权的理解,保存和发展民族文化是人权的重要内容,人权的实现要受到文化发展水平的制约。【关键词】人权,文化,文化背景,文化传统人权是历史地产生的,人权的内容、形式及人权的实现,归根到底要受到社会条件的制约。首先是经济和政治条件,同时还有社会的文化条件。人权是普遍性与特殊性的统一,其特殊性的一个重要方面,就在于人权的具体状况及人权的实现程度,总是与一定的社会文化背景密切相关。一、人权的普遍性与人权的特殊文化背景人权与文化背景的关系,从本质上看,是一种普遍与特殊的关系。人权是包含着一般性内容的普遍性概念,是一种普遍性权利;文化背景和传统则因国家、民族和时代的不同而各异。因此,要正确理解人权与文化背景的关系,就应从...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北京社会科学》1950年30期
北京社会科学

发展社会主义人权与建设社会主义文化

发展社会主义人权与建设社会主义文化王利耀1、人权是一种历史现象,是社会发展的产物,在每个特定社会都有看具体的内容。随着社会历史的发展,人权的性质也在变化,人权的状况也在改善。一定社会的人权,植根于该社会的经济生活条件及与之相适应的政治、文化生活条件。因此,要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人权,归根到底要靠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加强社会主义民主法制建设和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本文讨论的是发展社会主义人权和建设社会主义文化的关系。2、文化就其构成来说,有各种不同的划分。通常人们把它分为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两个方面:美籍华人学者杜维明认为可分为三个层次:实物、风俗习惯和“自我意识”的体现;孙显元教授认为有四种表现形态:观念形态、规范形态、行为形态和技术形态。本文所讨论的文化指的是精神文化,或杜维民所说的后两个层次,或孙显元所说的前三个形态。无论如何划分,文化的内核是由价值系统构成的,正是由于价值观的不同,造成了一定的文化对社会行为自由评价上的不同,...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河北学刊》1950年40期
河北学刊

简论我国人权的基本观点

简论我国人权的基本观点崔云鹏西方国家有些人认为,社会主义中国不讲人权,并且以此为借口干涉中国的内政。我国也有人认为“人权”与社会主义是不相容的。对此,我们必须弄清,社会主义绝不是不讲人权,更不是与人权不相容的,而是怎样讲人权,讲什么人的人权。正如邓小平同志指出的:“什么是人权?是多少人的人权?是多数人的人权,还是少数人的人权,还是全国人民的人权?酉方世界的所谓‘人权’和我们讲的人权是两回事,观点不同”o。这就揭示了社会主义中国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权观截然不同,有着本质的区别。我国的人权观是以马克思主义科学世界观为指导,建立在生产资料公有制为主体的经济基础之上的社会主义的人权观。其基本观点是:一、人权的阶级性和广泛的人民性人的本质是社会关系的总和,在阶级社会,人始终是阶级的人,因此,人权只能是阶级的人权。资产阶级学者谈什么“普遍的”“超阶级的”的人权。其实质是为了维护资产阶级的特权。马克思主义在揭示资产阶级人权理论的阶级实质时指...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研究》2005年01期
中国研究

评中国的《美国人权报告》——一个埃及人的视角

一导言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在国际范围内人们对于人权问题的兴趣有所高涨。联合国在1948年所采纳的针对全人类的人权宣言,强调了此种权利的普适性,并且给予它们一个新的国际的合法身份。联合国还草拟了四份国际人权公约,它们实施合法的约束,但很难进行强制。公约涉及种族灭绝、种族歧视、公民的和政治的权利以及经济和社会权利的问题。只有半数的联合国成员国认可了这些公约。美国只认可了关于种族灭绝的公约,它以其他公约不能提供足够的权威性为由拒绝认可它们。联合国还成立了一个人权委员会,以监控世界范围内对人权的侵犯。人权问题被卷人了冷战的敌对之中。这一问题几乎不可能被忙于争夺势力范围的任何一种超级力量所追求。它仅仅被用于使自己的对手陷于尴尬。美国利用这一问题去迫使苏联给予苏联犹太人移民的权利,并通过支持对立面将系统的变革导人苏联的系统。这反映在1975年的《赫尔辛基协议》之中,它将尊重人权作为协议之中的三组合作的一个部分,这一协议被视为是相互联系的各组...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