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人权发展的四个阶段

0引官当前,人权问题已成为国际国内社会普遍关心的重大问题之一,在国际上,西方资本主义闷家极力推行“人权外交”政策,干涉其它国家特别是不发达国家的内政。其实,人权是“历史的产物”,它的内涵是随着社会发展而不断丰富变化的。从历史的长河考察,人权可上溯到原始社会,其发展经历了四个发展阶段:即:原始人权阶段、前资本主义人权阶段、资本主义人权阶段、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人权阶段,现分述于下。l原始人权阶段人权的产生是人类文明、社会进步的一个标志,起始于原始社会。“‘人权’不是天赋的,而是历史地产生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次讨论会卜强调:“人权作为一种伟大的道德价值信念,并不专门是西方或犹太基督对世界的贡献。在人类所有重要的文献中,以及自原始时代(着重号为引者所加)以来,所有人类的愿望中都可以见到这种文献。”“人权”这一名同虽然出现在17-18世纪的西方,但在原始社会中,追求生序权确是人类的渴望和实践活动的内容。就是在今天生存权仍然是全世界人...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
武汉大学

人权司法化问题研究

本文旨在探讨如下问题,即在我国社会主义法治建设重心已经实现从强调立法完善向更加注重法律实施转移的时代背景下,积极探索司法主导法定人权现实化的方法与途径,以期通过增强司法在人权法治保障方面的实效性以克服当前司法实践偏重于诉讼权利保障的潜在不足,一方面为我国未来的人权司法保障制度的健全与完善提供一种可能的理论参考与模式选择,另一方面也为本世纪中叶“中国梦”实现之际我国人权现实化目标的最大化实现提供一种更加周延的人权法治保障路径。在考察“人权司法保障”不同语义及其价值属性基础上,本文尝试性地提出了“人权司法化”的理论命题并就其制度性实践机制等相关问题进行了积极探索。“人权司法化”,或称“通过司法的人权保障”,是指当任何公民的任何法定人权在遭受不法侵害且该利益受损人有获得公权力救济的现实诉求时,那么就能够通过直接诉诸司法的方式获得全面、及时、有效救济。“人权司法化”主张司法在人权保障问题上应当秉持“当为性”与“完整性”立场,强调司法在人...  (本文共20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省教育学院学报》2009年04期
吉林省教育学院学报

劳动权在人权体系中的定位

“作为一个共同体成员的特别之处便是享有权利,没有权利就没有共同体。”[1]权利作为人类社会具有的实质要素之一,是人依其自然属性和社会本质所应享有的权利,既是人的基本追求,也是文明进程的驱动力量。劳动权是与劳动紧密关联的劳动者的全部劳动权利,即“劳动权是劳动者享有的一系列与其社会劳动有密切联系的具有人权属性的权利,指具有劳动能力的公民支配自己的劳动力,并要求国家或社会为其提供劳动机会、保障其劳动安全以及为其提供职业发展条件的权利。”[2]劳动权不是孤立的单项权利,而是以劳动就业权为轴心、不同程度为外延的权利系统。人权是特定历史条件下权利之特点的表现形式,是权利的最一般形式。劳动是人们生存与发展的基本手段,劳动者是社会生产中的主体,劳动权体现了劳动者对人的尊严与价值的追求,因此劳动权必然在人权谱系中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一、劳动权在人权体系中的基础性地位人权是指人可以被正当保护的需求是指在一定的社会历史条件下,人为维护人的尊严与幸福享...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家》2015年12期
社会科学家

人权的新分类和新概括

一、第一代人权——“别管我”第一代人权主要是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这些权利的基本特性,要而言之,就是国家“别管我”。这种人权观把人权享有与国家(政府)权力对立起来,视国家权力为侵犯人权的最大威胁,人们是在向国家权力要人权;人们要求摆脱国家权力对个人权利的干预,享有免于国家权力干预的自由;我的领域我做主,“风能进,雨能进,但国王不能进”;国家别妨碍我,让我享有充分的自由,“自由就是指有权从事一切无害于他人的行为”;政府权力来源于公民权利,其目的是保障公民的权利和自由,当政府权力不能保障公民权利和自由时,公民有权把它推翻,代之以新的政府,直到满意为止;人权是天赋的、人身所固有的,跟国家没有关系,国家只是负有尊重和遵行的(消极)义务;等等。第一代人权之所以具有“别管我”的特性,是因为:1.这是由过去国家(政府)权力的恶劣表现造成的。此前的国家几乎都是专制国家,其权力无法无天、恣意妄为、残酷暴虐,个人无权利可言,国家权力侵犯个人权利是司空...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湖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06期
湖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中国公民人权的法治保障探讨

中国是一个具有13亿多人口的发展中国家,人权保障面临的艰巨任务和突出问题,过去是现在仍然是公民的生存权和发展权问题。生存权是公民关键的人权,发展权是公民最基本的人权,脱离基本国情和基本人权状况,奢谈公民人权保护是没有实际意义的。本文拟就公民人权尤其是发展权的法治保障略陈管见,以请教于大家。一、中国公民人权的基本概念及其内涵生存权和发展权是公民的首要人权。“生存权”是指国际人权公约规定的人的基本生活“水准权”。这个“水准”是指在一定的自然环境和历史条件下,人们为了维持生命的存在、维持正常生活所必须的基本条件的权利。譬如,为了维持人的生命存在所必须的足够的食物、衣着和住房的权利。这种国际法意义上的“基本条件的权利”,既包括维持个人生命在生理需求上的权利,也包括个人的生命安全、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人格尊严获得尊重的权利等。这里的“发展权”概念,是20世纪70年代由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委员卡巴·穆巴耶在题为《作为一项人权的发展权》的演讲中率先...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商》2014年06期

浅议少数民族人权保障制度——以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县为例

一、人权概述(一)人权的历史形成和产生人权,其英文意思是Human Rights,翻译过来就是人类权利①。依据字面意思看人权的概念以及形成是与其主体人类密不可分的。人类作为人权的主体,其主要表现便是人是有思维和行动能力的个体,因此就可以看出人权的最主要的表现便是人类思维和行动能力两者权利的实现。人权一词是由最早的资产阶级革命时期的资产阶级提出的斗争口号,是资产阶级为了战胜中世纪神权和封建特权的说辞之一。与此同时资产阶级也成功的将“权利与自由”载入了1679年的《人身保护法》、1682年的《权利请愿书》以及1689年的《权利法案》等关于人权斗争的文献之中。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在18世纪盛行一时,其中约翰洛克、卢梭等思想家提出了自由、平等的观念。同时“天赋人权”说法也在此时非常流行。对人权学说影响最深的文件是1776年美国的《独立宣言》②受美国《独立宣言》的影响,法国于1789年颁布了《人权和公民权宣言》。③人权是伴随着资产阶级革命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商》2014年06期
《贵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05期
贵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生存权与发展权比较视域中的最低生活保障制度

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设立如果仅仅是对贫困人口生存权的保护,那么现实情况可能是,获得基本的物质生存保障的贫困人口在此基础上维持着原来的贫困,在激烈的社会竞争中甚至会将贫困“世袭”下去。这种结果显然不符合当下正在构建之中的和谐社会的根本要求。因此,国家在构建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时,应该超越传统的生存权保护的视域,将生存权与发展权的保护联系起来,在确保贫困人口能够维持其生存的同时,为其“可行能力”的发展提供各种支持,以使贫困人口在生存的基础上逐渐摆脱贫困,从而真正实现社会的科学发展与和谐。一、生存权与发展权的基本内涵目前国内学界对生存权概念的界定,可谓是见仁见智,在生存权的内容、标准等方面远未达成共识,甚至在很多方面还存在曲解。尽管如此,笔者认为生存权基本内涵所涉及的以下几个方面,学界观点还是比较统一的:首先,生存权不是与生存有关的各种权利的总和,而是一项有着特定内容和含义的独立的权利。过去曾有学者主张生命权、尊严权、财产权、劳动权、社会保...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